胡乔木、文化部与云南昆明80年代跪舔日寇篡改聂耳墓志铭:“不幸而死于敌国,为憾无极”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8-03 03:28:00

1954年,中共云南省人民政府决定重修聂耳墓地,请郭沫若题写墓碑和墓志铭。这年2月,郭沫若书题“人民音乐家聂耳之墓”碑和墓志铭:

聂耳同志,中国革命之号角,人民解放之声鼙鼓也。其所谱《义勇军进行曲》,已被选为代用国歌,闻其声者,莫不油然而兴爱国之思,庄严而宏志士之气,毅然而同趣于共同之鹄的。聂耳呼,巍巍然,其与国族并寿,而永垂不朽呼!聂耳同志,中国共产党党员也,一九一二年二月十四日生于风光明媚之昆明,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七日溺死于日本鹄沼之海滨,享年仅二十有四。不幸而死于敌国,为憾无极。其何以致溺之由,至今犹未能明焉!

如今的聂耳墓地,已是20世纪80年代初迁葬、新建的了。镶刻在墓地左屏风墙上郭沫若撰书的墓志铭,也删去了“不幸而死于敌国,为憾无极。其何以致溺之由,至今犹未能明焉!”的话。其中原因何在?

聂耳溺水身亡的1935年,正是日本逐步实行侵略中国计划之际。聂耳的死讯传回中国国内后,众多爱国人士和文化界人士,都为失去这样一位音乐天才而深感痛惜,纷纷在《晨报》、《电通》、《中华日报》、《新音乐月刊》、《大公报》等数十种报刊撰文纪念,共同怀念这位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吹响了警醒号角的先锋斗士。郭沫若也写下了悼念聂耳的诗。

1954年2月,郭沫若为聂耳题写碑文和墓志铭时,中日两国尚无外交往来,彼此仍以“敌国”视之。故郭沫若在墓志铭中有“不幸而死于敌国,为憾无极。其何以致溺之由,至今犹未能明焉!”之语。

在郭沫若题写墓志铭的9个月后的11月1日,日本人在藤泽市鹄沼海岸聂耳遇难地附近,建立了聂耳纪念碑。1963年,随着中日民间的贸易往来,日本人民又重建“耳”字形的花岗石纪念碑,日本戏剧家秋田雨雀先生撰写介绍聂耳生平碑文,并请郭沫若题写纪念碑。郭沫若书题了“聂耳终焉之地”六个大字。

1972年,中日建交。1980年5月,聂耳殉难地的日本藤泽市官员在昆明市聂耳墓地手植云南名花杜鹃花和藤泽市市树——藤树,表达对聂耳的怀念之情,并希望两市以聂耳为纽带,建立友好城市。中共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回应日本人的热情,决定迁葬、重建聂耳墓地。墓碑仍用郭沫若所题字。 1982年年初,云南省文化局将这一想法,报请文化部批准。最终经批准,墓志铭继续使用,但在墓碑重刻前,先用水泥抹去后两句,在颜色上要尽可能与原石碑一致。

按照文化部的指示,昆明市人民政府在墓地左屏风墙上 重新雕刻了郭沫若的墓志铭,并删去了后两句话。

 

1982年初,云南省文化局将这一想法,报请文化部批准。

接到云南省文化局的报告后,文化部代部长周巍峙认为,郭沫若已经去世,此事如何定夺,还需请示中央主管意识形态的胡乔木。文化部办公厅将云南省文化局的报告呈送胡乔木,并附上了郭沫若在1954年所题墓志铭全文。

2月24日,胡乔木让秘书黎虹复信周巍峙:

来函乔木同志已阅。郭老为聂耳墓碑题词,乔木同志已删去最后两句(见送来附件)。

2月26日,周巍峙将黎虹的复信批转文化部办公厅:

按此复一信给云南省文化局。在墓碑重刻前,先用水泥抹去后两句,在颜色上要尽可能与原石碑一致。

3月3日,文化部办公厅根据胡乔木和周巍峙的批示,给云南省文化局发去公函,要他们“遵照执行”。

按照文化部的指示,昆明市人民政府在墓地左屏风墙上重新雕刻了郭沫若的墓志铭,并删去了后两句话。

 

  • 删除这两行字,应该得到胡乱邦的示意。 (81步枪)
  • 那货和那谁都像光头,挑队友不顾形象。 (太极肥猫)
  • 如果我是日本人,在80年代我也看不起中国人。太TM贱了! (浪花一朵朵) 
  • 80年代真是妖孽横行,这种下贱之人身居高位真是耻辱 (xdr311)
  • 体制内对外的软骨头跪族反而得势能上高位~! (鼎盛本色)      
  • 中国对外交往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自作多情。 (外置猫)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8/2276.html

本文话题: 抗日 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