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法西斯主义将自食其果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8-21 00:52:00

《卫报》2021年6月20日刊登米国前劳工部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赖希(Robert Reich)题为《米国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中国,自己才是更大的敌人》的文章说,米国今天面临的最大危险并非来自中国,而是米国自己“转向法西斯主义”。

六十多年前,对苏联突然超越自己的恐惧感,让米国摆脱了战后的自满情绪,进而激发米国去做了一些早就应该去做的事情。尽管米国做的这些事都以国防为借口的——例如出台《国防教育法》和《国防公路法》,依靠米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进行半导体、卫星技术和互联网的基础研究——但带来的结果是提高了一代米国人的生产力和工资水平。

后来,当苏联走向解体时,米国又找到日本充当下一个“陪练”。当时,日本制造的汽车正在从米国三大汽车制造商手中夺走市场份额。同时,日本企业三菱地产还收购了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大量的物业,索尼公司收购了哥伦比亚影业(Columbia Pictures),任天堂也在考虑收购西雅图水手队。到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围绕着日本对米国竞争力带来的“挑战”,以及日本对米国就业市场的“威胁”,米国国会曾经举行过无数次听证会。

赖希认为,米国没有看到自己的金融体系类似赌场,只追求立即获利。

文章提到,当时米国社会涌现了一大批妖魔化日本的书籍。比如帕特·乔特(Pat Choate) 的《影响的代理人:日本在米国的游说者如何操纵米国的政治与经济体系》(Agents of Influence : How Japan's Lobby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Manipulating Wester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ystems)声称,东京花钱收买有影响力的米国人,旨在实现“对米国的有效政治统治”。

而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 (Clyde Prestowitz) 的《交换地位》(Trading Places) 认为,由于未能充分应对日本的挑战,“米国的实力和米国人的生活质量在各个方面都在迅速下降”;威廉·S·迪特里希 (William S Dietrich) 《在旭日的阴影下》(In the Shadow of the Rising Sun)则声称日本威胁米国人的生活方式,最终威胁米国的自由,“就像过去纳粹德国和苏联的危险一样”。

罗伯特·齐林斯基(Robert Zielinski)和奈杰尔·霍洛威(Nigel Holloway)的《不平等权益》(Unequal Equities)认为,日本操纵其资本市场来破坏米国公司。此外还有断言日本不断增长的实力,将使米国面临成为“敌对的日本(所主导的)世界秩序”牺牲品的风险,或是宣扬米国和日本开战之类的著作,不一而足。

赖希指出,但是这些恶毒的阴谋其实并不存在,米国没有注意到的是,日本在本国的教育和基础设施上进行了大量投资——这使日本有能力生产米国消费者想要购买的高质量产品。米国也没有看到自己的金融体系类似赌场,只追求立即获利。米国也忽略了自己的教育系统让近80%的年轻人无法阅读理解新闻杂志,还有许多其他人并为就业做好准备。不安全的桥梁和坑坑洼洼的道路基础设施,正在使米国的生产力水平降低。

文章还写道,就如今的中国例子来说,中美之间存在地缘政治竞争是显而易见的。

赖希说,自己并不是要淡化中国对米国的挑战,但纵观战后的米国历史,责备他人比责备自己更容易。

赖希认为,米国今天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来自中国,而是米国向原法西斯主义(proto-fascist)的转变。赖希提出,米国必须小心,不要过度妖魔化中国,这样会鼓励一种新的偏执狂,进一步扭曲米国的优先事项,鼓励本土主义和仇外心理,并导致军事支出越来越大,而挤占对米国未来繁荣和安全所依赖的教育、基础设施和基础研究的公共投资。

赖希在文章最后指出,当今的米国社会在日益多样化,经济与文化正在与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与文化迅速融合,而米国的核心问题是:是否有可能在不创造出另一个“敌人”的情况下,重新发现米国的身份和米国人的共同责任。

 

米国本来就是法西斯国家,国会,国徽,林肯纪念堂都有法西斯束棍和斧头标志【梅十金】

proto-fascism其实就是玩族群政治,马来西亚的UMNO, 莫迪,蔡英文都是玩这些的。

UMNO被马哈蒂尔玩了一道之后,就从默许纵容穆斯林极端势力转向公开和穆斯林政党联姻了。

族群政治其实就是多数群欺负少数群,一旦玩得飞起,除了军事政变之外或者外敌入侵,没法改变轨迹的。象埃及,玩选举穆斯林兄弟会必胜的,所以只能军事政变。

米国2020大选其实是liberal成功地压制了proto-fascism。

未来,随着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极端穆斯林化(马来西亚意识形态上比印尼更极端,向云南沙甸输出了各种极端宗教思想),中国军队恐怕迟早要进入马来和印尼反恐的。但这些是解决台湾问题之后。【非驴非马】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8/2285.html

本文话题: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