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疾控人员主张“与病毒共存”、大号流感——张文宏不是一个人

作者:江宇 来处:共和国经济史 点击:2022-04-02 22:45:12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2日上午从吉林赶赴上海调研疫情防控工作,孙春兰强调,要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犹豫不动摇,态度坚决果断,行动迅速有力,把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疫情防控的决策部署落到实处,加紧推进应检尽检、应收尽收、应隔尽隔、应治尽治

上海跪舔西方香港躺平疫情,药代网红猖獗,病例疯涨,贻害全国,中央出手有望阻断疫情

上海疫情事件反思:中国经济命脉到底掌握在谁手里?殖味最重?阶级差距有多大?

张文宏能要点逼脸吗?张文宏脑残粉跪舔的样子,真的很丑

江宇 共和国经济史 2022-04-02 22:17

4月2日,网上传播一段录音,自称是上海浦东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科主任朱渭萍与群众的电话录音(共22分钟)。鉴于该录音已经传播很广,且多个自媒体声称是上海市浦东新区疾控中心某负责人。(见“上海疾控电话录音事件”原贴之一

如果这段录音是真的,那么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十分危险的。如果是其他人编造的上海疾控中心的电话录音,那么制造该谣言的目的就是借着该“上海市疾控中心人员”之口,宣传“与病毒共存”论,放弃现行的“动态清零”政策。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上海市有关方面都应该尽快表明态度,反对这种观点。如果是谣言就辟谣。

如果不是谣言而是真实的录音,特别是如果这种“共存”“躺平”的观点能够代表上海市疾控系统一部分干部的观点,那么问题就更大,必须采取有力措施进行纠正。现在的上海是战场,是前线,是必须令行禁止的地方,任何不遵守中央战略部署、散布和传播消极言论的行为都是要反对的。特别是,从网上传播的情况看,这个录音短时间在大量公众号传播,不太可能是个别人的偶然行为。

这段录音中,该“疾控中心负责人”的观点可以概括为三点:

1、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没发现这个问题吗?我告诉他,轻症无症的,你不要把人家转走了,就在家里隔离,我都提了n次了,有人听过啦?没有人听的啊!你现在还来指责我。

2、要被逼疯了知道吧?我们专业机构也要被逼疯了,知道吧?专业人员说的话根本就没人听。现在全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治性的一个疾病。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在做一个防流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3、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好好休息,关键是要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了,免疫力上去了,过了几天病毒该排的排出去了呀,就阴性了呀。

这三点观点的共同基础是认为奥密克戎是“流感”,认为当前防疫是“政治性”的,认为应该放弃现在的防疫措施,向其他国家学习“躺平(“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这些观点都是错误的、危险的。是和中央确定的防疫方针背道而驰的。如果这些观点影响了上海疾控系统的医务人员,就会造成严更加严重的后果。

关于第一个观点:主张轻症无症在家隔离 ×

这个观点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一部分人能够在家自愈,和总体上采取集中隔离收治的办法,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一部分人能够在家自愈,并不说明所有人都不会变成重症、都不会传染。从前期武汉和其他地方的经验教训看,一旦放弃集中收治,患者导致社区传播的风险就要大得多。目前完全不能够放弃集中收治。

确实,方舱医院不如家里舒服,一些群众也对上海市集中隔离点的条件提出了意见。但要看到,出现这种状况,并不是因为集中收治这个做法,而是因为前期耽误了集中检测和收治的宝贵时间。要反思也要从这个角度反思。疫情常态化防控之后,包括这次奥密克戎变种毒株流行之后,全国内地30多个省、市、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部采取的都是集中收治的办法,是被事实证明成功的。

要强调的是,上海目前防疫中出现的种种乱象,根源在于应对疫情的迟缓、拖延和动摇,而不是“动态清零”政策本身。除了上海之外,其他实行“动态清零”的地方,包括经济总量、国际地位和上海相当、人均GDP还要高于上海、又临近香港的深圳市,通过果断的措施,在一个传播周期内就实现了新增病例清零、全市低风险。因为出手及时、措施果断,并没有出现医疗资源挤兑等乱象。

上海的现象再次说明,只要“动态清零”的方针有丝毫动摇、贻误时机,导致病毒扩散,就必然导致医疗资源挤兑,那时候无论是新冠患者,还是其他疾病的患者,都是救治不过来的。

一个专业的隔离酒店,尚且因漏洞造成大规模疫情扩散,所谓“居家隔离”其实跟“共存论”是等价的,而且在抗击武汉疫情的实践中“居家隔离”已经被证实是失败的,必须旗帜鲜明予以反对。

上海有足够的能力建设更多的放舱,也有足够能力让放舱更舒适。现在的问题是思想上要坚定,不能滑坡和动摇。

有人用“只有新冠是病,其他的病不是病吗”这种具有煽动性的语言来攻击“动态清零”,主张放弃“动态清零”,躺平、共存。但是,放弃“动态清零”只会导致更加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那时候就不仅仅是疫情爆发时占用医疗资源了,而是进行核酸检测、治疗成为常态。如果按照美国的死亡率计算,中国如果放弃动态清零,每年因新冠死亡的人口就将达到400万以上,而常态下我国每年死亡人口是1000万左右。这还没有考虑到我国人口密度和社会交往频率比美国大得多的因素。

请问,让一个国家的死亡人数比正常状况下增加40%的疾病,是“流感”吗?这么多死亡病例的背后,又该有多少重症、多少中度症状呢?如果放任这一切变成现实,就会导致严重的医疗资源挤兑问题。

关于第二个观点:“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在做一个防流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

第二个观点就是所谓“大号流感”的观点,这位女领导连“大号”都不说了,干脆就把新冠变成了“流感”。

目前,一切认为奥密克戎是“大号流感”的观点,都停留在个别自媒体、“网红”的口里,而没有任何实践和研究的依据。笔者想问这位自诩“专业人员”的女士,是根据什么依据判断新冠是“大号流感”,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目前的奥密克戎变体,远远不能同“流感”相提并论。这是因为,起码有三个问题还没有解决。

第一,病毒溯源还不清楚。人类认识流感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即使这样也还是出现过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实际上是美国大流感)那样的恶性传染,约四分之一的人口(5亿)感染,夺去1700万至5000万条无辜生命。当时世界上只有17亿人口,相当于3个人就有一个感染,100个人就有1-3名死亡。人类是经过长期的经验,才判断出今天的流感危害性不大的。

而新冠疫情刚刚在地球上出现两年多,病毒源头到底来自哪里,是自然产生的吗?病毒到底有哪些特性,目前掌握的还很不够。特别是俄乌战争中,俄军发现美国在乌克兰以及世界很多地方的实验室,这同新冠病毒是否有关?这些问题都还有待回答。

关系生命安全、国家兴衰的事情,必须要有底线思维,必须防止出现最坏的结果。我国之所以一些人认为新冠是“大号流感”,是因为我们防疫做得太好了,人们感受不到病毒的可怕,只能感受到防疫带来的不方便,所以会产生这是“大号流感”的错觉。但是在目前的客观证据还远远无法证明新冠就是流感的情况下,主动放弃武装,就是主动放弃了安全的底线。这是绝对不可取的。

第二,病毒变异的前景还不清楚。两年多来,奥密克戎一直在变异中。目前,一些人假设病毒一定会向毒性越来越小的方向变异,这是没有充分依据的。如果我们放弃“动态清零”,一旦病毒大面积感染,在短期“共存”之后又出现严重的新型变异,那时候岂不是会出现像2020年初那样灾难性的后果?

另一种病毒可能的来源是人工干预的变异,甚至刻意的投放。如果我们“放开”“躺平”,对方再精准投放传染性和致病性更强的病毒,到时候如何收场呢?如果走到这一步,就是历史性错误。

所以,在病毒变异前景尚不清楚的情况下,贸然放弃“清零”措施,就蕴含着严重后果。这种时候就必须坚持“宁可十防九空,不可一失万无”。

第三,新冠疾病的后遗症还不清楚

感冒的后遗症有,但是是轻微、可控的。但新冠是一种新病毒,有哪些后遗症,今天还不能完全暴露出来。就目前公开报道的新闻和研究来看,新冠导致的后遗症遍布人体各个系统。从侵入大脑、影响睡眠、导致精神障碍,到影响生育功能,等等。

作为一种新型传染病,其后遗症要多年之后才能被人们比较充分地认识,在这种情况下就轻率断定为“流感”也是没有依据的。

另外,奥密克戎的传染性远高于流感,导致的绝对死亡规模也远大于流感。

目前主张新冠是“流感”的,只是看到了奥密克戎的病死率相对较低,但是病死率并不是判断一个传染病的唯一标准,对社会影响更大的是绝对死亡人数。事实是,奥密克戎的绝对死亡人数高于德尔塔。

正如这篇《奥密克戎的真正威力藏在超额死亡里》指出的那样:同疫情之前的正常年份相比,新冠流行带来的超额死亡(比正常年份平均值增加的死亡人数),美国2020年和2021年是120万,而2022年前六周就是11.15万。其他国家:

德国、瑞士、比利时,超额死亡5%;

法国 15%

意大利12.75%

西班牙14.39%

芬兰 多死了15.4%

新西兰,17%

爱沙尼亚15%,斯洛文尼亚17%

保加利亚 37.39%

美国31%

接种率奇高无比的以色列,35%。

这些国家都是“躺平”“共存”的典范。

既是按其中最低的一档,10%计算,就相当于每年全国多死100万人,上海每年多死1.33万人(根据上海2019年死亡13.3万计算)。

如果按上述国家平均水平,20%计算,相当于每年全国多死200万人,上海每年多死2.66万人。

如果按美国的35%比例计算,相当于全国每年多死350万人,上海每年多死4.65万人。

上海每年超额死亡4.65万人是个什么概念呢?

一架飞机失事,132名同胞不幸罹难(抱歉我使用这个不恰当的比方)。而如果放弃“清零”,就相当于上海每年多摔352架飞机!

上海的面积是6340平方公里,如果放弃“清零”,就相当于上海每平方公里多死7.3人。

这么惨痛的结果,怎么还能大言不惭说是“流感”呢?这是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吗?!

关于第三个观点,把政治和科学对立起来,自榜“专业人士”,把“动态清零”看成是“政治”。×

这种观点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这位女士关于“专业人员说的话根本就没人听。现在全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治性的一个疾病”“世界上哪个国家这样防流感”的表达,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

任何专业人员,都不应该把自己的专业看的高于一切。防疫当然是重大的政治问题。防范疫情,是重大的社会系统工程。现代医学分工很细,即使在医学内部,也没有哪个医生敢说自己包治百病,即使是临床医生,也常常通过多学科会诊才能诊断疑难杂症,有很多疑难杂症现有知识还解决不了。那就更遑论公共卫生和疾控专业呢?病毒传播不仅是一个生物学事件,更是有重大经济、政治、社会和国际影响的事件,仅凭公共卫生专业,无法给出完整的、相对科学的防控措施。更不必说,我国多年来医学界存在着一种唯西方马首是瞻的空气,他们认为西方“躺平”我们只能“躺平”,而瞎着眼睛装看不到我国以最小的经济代价、至今最有活力的经济发展成果,实现了世界上最低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我国的历史证明,成功的公共卫生措施,无不是“党的领导+群众路线+专业知识”三位一体的结果。没有专业知识固然不行,但是如果只有“专业知识”(不仅仅是公共卫生的专业知识),没有党的领导、群众路线,只靠专业知识,就什么也干不成,美国和欧洲死亡上百万人,难道是因为没有公共卫生专家吗?

在上海疫情肆虐的浦东,就居住着一位可敬的老人。她的名字叫王桂珍,身份是新中国第一位赤脚医生。不知道上海疾控去年有没有参加党史教育。当年赤脚医生专业知识远远不如今天的“网红”们,但是首要的要求是政治挂帅,什么叫“政治挂帅”?政治挂帅就是把人民的健康而不是个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是要做一个好医生首先要做个好人。如果所有的医生都做到这一点,那么关于抗疫的噪音就会小很多。

在武汉暴发疫情早期,上海网红专家不是说武汉不应、也无法全民核酸吗?他说满打满算一天就只能做单位数的万人吗?这就是典型的书呆子思维。结果,武汉“三结合”一来,速度、效率那是书呆子专家能够想象得到的呢?当年抗击血吸虫,也是上海的专家说,这个困难那个困难,总之,就是不行。电影《古木逢春》中的那个专家形象,据说,原型就是上海的某位专家。上海有过十里洋行的历史,有“洋气”,这是历史的痕迹,这个痕迹使许多人总有文明程度高人一等的感觉,因此,对于新中国经验,用觉得它“土”,不够西方的文明、人性。个人有这种看法,无所谓,但上海是中国共产党诞生地,怎么能对新中国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创造的经验也那么无感、那么漠视呢?

参见《防疫当然是政治问题》一文。

最后,再说说关于经济的影响。

事实证明,实行“清零”政策不仅不会影响对外开放和人民生活,而且是能够保障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顺利进行的成本最小的方式。

西方一些媒体鼓吹中国“和病毒共存”,拿出来的说辞是:实行严格的防疫措施会影响经济增长和对外开放。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其制度决定了人的生命健康不会被纳入统治阶级考虑的重点目标,因为即使没有疫情,人民大众也只是资本增值的工具。所以西方是按照这个标准来计算抗疫对经济的影响的。去年年初,之所以美国不愿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一个主要考虑就是担心影响经济增长。但事与愿违,一旦疫情到难以扑灭的程度,整个社会生活在对疫情的恐惧当中,不仅会影响经济正常运行,而且新冠疫情给国民健康带来的伤害将在根本上损害未来的经济竞争力。

在国际疫情严重反弹的情况下,我国必须坚持对入境人员实施严格的监测、隔离等防控措施,这不是切断与世界的联系,而是对人民健康和国家安全高度负责的表现。

我们采取的“清零”政策,丝毫没有影响对外开放。2021年与2019年同期相比,进出口、出口、进口分别增长23.4%、24.5%和22%……我国第一世界贸易大国的地位更加巩固。这一切数据继续展示着中国对外贸易增长快于GDP增长的格局。

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恰恰是因为我们实行了“清零”政策,广大工厂企业可以正常开工,人民可以正常消费。如果放弃“清零”,造成病毒流行,结果不可能是“有利于对外开放”,只能是破坏对外开放的大好形势。

在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斗争形势下,这只会导致亲者痛、仇者快。

当前我国的疫情防控,是在国内外各种斗争严峻复杂的形势下进行的。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表面上看起来的技术问题,背后都涉及全局。必须把技术思维和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结合起来。

面对世界变局,面对周边动荡的局势,如果疫情防控出现任何闪失,后果都将是严重的。一些外部势力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所以对我们的抗疫方针有各种议论和误导。国内有些地方也或多或少接受了一些“网红”的误导,导致了今天疫情外溢其他省份的局面。越是这样,我们越是要在党的领导下自觉和坚定地坚持被实践证明有效的方针。

上海从市委到基层以及专家组内都混杂着大量“躺平共存派”,消极怠工甚至阳奉阴违

这几天看了好多类似的说法了,有412 715,有第五次反围剿、长征,有西路军,有皖南事变,有三叉戟,有1976……

现在最像的局面,感觉就像皖南事变:大家都在劝说啊,中央在劝说,叶挺军长也在反对,下级将士也不同意。从过江,到包围,到突围,哪怕到全军覆没前几个小时,都有希望冲出去,就是没有任何动作,决策者和死了一样

在西路军西进既成事实之后,中央于11月3日、11月11日、11月20日三次电示河西部队安排东返退路,此时“徐陈”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发电“主张主力速来”

 

【侠客岛】上海无症状感染者病例为何远高于其他地方?http://k.sina.com.cn/article_3057540037_b63e5bc502001f9iy.html

这些无症状感染者,有没有可能未来会居家隔离?

陈尔真:这种可能性是有的。看整个形势的发展,如果量太多的话,有条件可以居家隔离。

 

@烧伤超人阿宝:

上海的疫情不比武汉严重,物资和支援能力也不比武汉弱。但武汉疫情时候,是上下同欲,万众一心,执行是层层加码。而上海这次,完全没有上下同欲众志成城的感觉,给外界感觉是很多人对清零没有达成共识,总想自搞一套,结果就是思想混乱,各种消极应对甚至阳奉阴违,执行力度被层层消减。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上海能否清零,关键在于能否做到统一思想。所谓上下同欲者胜,如果从市委到基层干部以及普通市民,能够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齐心协力搞清零,那清零是能做到的。就怕思想不统一,离心离德,从市委到基层以及专家组内都混杂着大量“躺平共存派”,内心不认同中央清零决策,在具体工作中消极怠工甚至阳奉阴违。

我党是民主集中制,民主讨论,民主决策,但一旦形成决议,就必须毫无保留的执行,而且思想行动都要和党保持高度一致,不得在党外妄议制造思想混乱。地方领导要想改变中国防疫政策,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表达和争取,但决不能先斩后奏,流毒全国,绑架经济,胁迫中央。

上海现在需要好好统一思想,解决路线问题。 ​​​2022.4.3

 

@张忆安-龙战于野

上海市民向疾控中心反映,健康云上显示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但疾控中心流调电话又打电话通知说是阳性。目前上海已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

录音我听了。有件事我挺意外,我要是没记错,至少两三天前就有人发帖说过自己手机显示核酸阴性,接电话通知说是阳性的情况。也就是说从那时候到现在,上海疾控系统根本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直到今天才开始查。对吗?

录音里那位疾控中心的女士明确讲,接种三针疫苗以后奥米克戎跟流感差不多,还说自己作为专业人士反复建议轻症和无症状居家隔离。这个说法与近期上海其他专家在正规媒体上的表达是一致的。看来这不是上海一两个人的认识,而是一种共识。

就在这两天,有一种说法甚嚣尘上。称目前上海各条战线的紧张和混乱是严格防疫造成的,如果放松政策,问题就不存在了。

这实际上就是在试图扭曲群体记忆。

同样发现疫情,武汉在遭遇突袭的情况下顶住了,其他城市一个又一个的清零了,深圳也是超一线城市,封城几天问题解决了。连吉林的疫情在坚决执行隔离封城政策之后,感染人数都开始下降了。

上海的问题究竟是严格防疫造成的,还是消极怠工阳奉阴违造成的。我相信上海人民和全国人民心里都有一本账。不是几个自称“专业”的人信口雌黄几句就可以改变的。

 

 

上海医疗圈中上层的共存派倾向一直都存在,在这波疫情开始前,论坛里diss张文宏我还替他说过几句话,现在看来我当时还是有点天真。因为我当时觉得就是个技术路线争议,还没考虑到政治路线。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共存派的思想,在疫情前在魔都医疗圈上下应该都有入脑。我有很多毕业的学生在一线基层工作,他们在疫情前抱怨一线人员的例行核酸检测的时候就会提到大号流感之类的词。而且我在疫情前曾经和人讨论过张文宏是不是有点过于出跳的问题,他在博士论文那事之前,几乎啥活动走穴都参加,还和王安忆等作家一起开过什么江南文化座谈会,天天上各种新闻,简直匪夷所思。现在看来,他确实不安于做一个专业技术人员。

 

 

制造共识还是制造分裂?再评朱主任电话录音事件

子夜呐喊2022-04-07 11:59 https://mp.weixin.qq.com/s/GiFWdVuw-JXwjjDRAXJ3yQ

文/子午

身处上海的余亮先生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他所住的小区做志愿者,在他的个人公众号“壹寸灰”里,记录了他昨天亲眼目睹的一幕:

十来个小区居民“围着防疫人员,控诉某楼道有阳性病人没有被拉走,而且在家不戴口罩,那家里人肯定都传染了,给楼道居民造成极大威胁。”

事情的起因是4月3日这家有老人测出来阳性,女儿认为老人身体差,有糖尿病,需要注射胰岛素,不信任方舱的条件,坚决不同意集中隔离。居委会及民警均劝说无效,最终……拒绝成功!

姑且不去说老人明明只有70多岁却被女儿谎报成80岁的事,老人女儿的说法与4月2日广泛传播的浦东疾控主任“朱主任”电话录音的说法如出一辙:“去方舱条件很糟也没啥治疗”、“方舱条件差,你不肯去,那你就在家里隔离呀”……

“共存派”接力传播朱主任的电话录音,把朱主任塑造成“敢于讲真话”、“为民请命”的上海亲民官员形象,把电话录音说成是某地专家、基层官员、老百姓的“共识”。

我们从余亮记述的这件事可以看到,朱主任的电话录音似乎是替这户居民的老人女儿“说了话”、“出了气”、“撑了腰”,代表了这户人家的意见;那么,这个小区大多数居民的意见和“共识”谁来代表?居委会、社区民警的意见和“共识”谁来代表?

上海阳性感染者已达10万,这就可能涉及10万个家庭、30万人口。且不说电话录音能否代表这30万人口的“共识”,上海还有2500万未被感染的人群,他们的“共识”呢?还有全国其他省市近14亿人的“共识”呢?

余亮所在的小区居民担忧有没有道理呢?

2020年初武汉初期轻症居家隔离的做法导致大面积社会传播这是已经发生的惨痛事实,气溶胶传播确实是存在;

阳性老人在家不戴口罩,正常活动,家人有被感染的风险,而老人家人每天还要在小区里面活动,这更增加了小区其他居民被感染的风险;

有阳性病例居家隔离,就意味着这个小区可能迟迟不能解封,小区绝大多数居民迟迟不能恢复正常的工作生活——最后“撑不住”了,只能逼着全上海在有大量阳性感染者的情况下直接解封,其他省市的近14亿老百姓怎么办?

上海处于目前的防疫管控措施当中,还在发生大量感染者外溢其他省市的事,真要是放开了、“共存”了会是什么后果?

昨天杭州通报了一起奇葩案例:4月5日早上,上海一对阳性母女关掉手机,借用上海南站核酸检测点工作人员绿码乘车到杭州,然后逛遍了半个杭州,购物、吃饭、喝咖啡,一路还不戴口罩,直到晚上才被杭州警方寻获。

被防疫人员寻获时这对母女还在很得意地笑

这样的行为不就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表现吗?笔者不知道她们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如果是故意的,实质上不就等于在向杭州“投毒”吗?如果是无意的,她们或许就是因为听信了某些网红专家的话,认为这就是个“大号流感”,在“用脚抗议”吧。但是,站在杭州老百姓的角度,这还是在投毒啊。

这起案例处处透着诡异,不讨论这对母女的想法和动机,就问她们是怎么“借”到绿码顺利坐上高铁,又怎么顺利从杭州出站的?这不处处都是漏洞吗?

杭州的案例并非个例。成都这几天搞得风声鹤唳、本土病例连续几天两位数增长,起因同样是来自上海的旅游者一落地就专找人多的商圈,一个900多人聚集的酒吧最终成了此轮成都病毒扩散的爆点;三亚同样遭遇了两位旅游者一落地就去人群密集的景点导致病毒扩散的事;合肥刚刚也通报了一起类似案例,旅游者深夜出火车站,立即到合肥最繁华的步行街逛街……

豆瓣上,某个网友突发奇想:招募上海博主去全国景点打卡。虽然只是“奇想”,但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奇想”呢?

笔者就不去猜测什么“行走的50w”了,这是某些部门应该去调查的事;而且这些旅行者大多可能也并非什么“50w”,即便如此,他们以及支持他们行为的网民不正是“共存派”鼓动的结果吗?——这就是一个“大号流感”,搞什么“动态清零”?你要“动态清零”,我偏偏让你清不了零。

最近,有不少上海市民在网上爆料自己接到境外“机器人语音”电话,鼓动上海人民放弃抗疫:

从美国的中文媒体、英国的中文媒体一直到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最近一直在为“动态清零下不堪重负的魔都百姓”代言,呼吁中国放弃清零搞“共存”,“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中国人民的生存问题了?这无关什么阴谋论,别忘了,美国前总统奥马巴在10多年前对着公开媒体讲:“如果10多亿中国人都过上了和美国与澳大利亚同样的生活,那将是人类的悲剧和灾难,地球根本承受不了。”

而国际垄断资本正在操纵媒体和专家不断制造着这样的伪学术“共识”:他们拿奥密克戎表现最好的英格兰和流感表现最差的新西兰对比,言之凿凿地宣称奥密克戎就是普通流感,死亡率还比不上流感,所以应该全面放开防疫管控;对于新冠后遗症的研究,他们一概斥为不严谨;他们宣称Modena和辉瑞有最好的疫苗,宣称辉瑞有有效率高达89%的口服药,足以让感染者待在家里自愈……

他们忧心忡忡中国始终不肯接受这样的“共识”,于是鼓动起中国的某些官员、专家、自媒体一起在中国制造着这样的“共识”,最终演绎成了发生在上海的一幕幕。

而这样的现象又不是孤立的。远的不说,就说同样关乎人民健康的问题,如福岛核废水“保证安全”、转基因食品“实质等同”,不都是国际垄断资本“制造共识”的结果吗?

美国学者赫尔曼和乔姆斯基有一本专著就叫《制造共识》,通过对数十年间的一系列案例研究分析,详细描述了美国资产阶级是如何操控舆论、欺骗民众,维护对国内社会、国家以及全球秩序起主导作用的精英阶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议程。

这些被制造出来的“共识”不仅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社会,也影响到了中国社会,如“资本全球化”就已经成为中国主流精英的共识。

具体到这场持续了两年多的新冠大流行,一方面是坚持“动态清零”的中国在GDP增长率上的较好表现,让急于转嫁危机的跨国资本如坐针毡;另一方面是辉瑞、Modena这样的跨国药企巨头,急于让中国彻底转变防疫政策,以便它们在新冠预防、治疗领域尽快撬开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大门。这才是它们竭尽全力联合起中国的某些专家、官僚以及媒体,在中国推广欧美“共识”的根本原因。

而中国实行的“动态清零”+中医药主导治疗的措施,阻碍了它们的这个意图,于是中国人民便看到了铺天盖地的“中医黑”的舆论轰炸,看到了就是要让你无法清零的舆论鼓动和行为“倒逼”。

“动态清零”能否顺利执行,不仅依赖于行政系统的组织协调能力,更依赖于人民群众的配合以及群众路线的贯彻。只要破坏中国社会原有的“共识”,制造新的“共识”,瓦解人民群众的团结斗志,“动态清零”就将难以为继。所以,回过头来看,某些媒体人将电话录音热捧为“xx共识”,究竟是在“制造共识”,还是在“制造分裂”呢?

当然,“动态清零”绝非没有代价的,而且这个代价的确主要在由底层百姓承担。如管控导致的小生产者经营困难甚至破产以及这个过程中资本垄断化趋势的加剧,如管控措施导致无法工作、房贷还不上,如买菜难、买菜贵,如其他疾病的急症得不到救治,甚至真如朱主任所讲的,某些隔离点没有提供医疗服务……这样的状况的出现,既有基层组织混乱低效的问题,也有市场配置资源导致的财富分配不均、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但核心本质其实都是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问题!

而即便没有这场大流行,这些问题就已经在显著发生着了,大流行只是加剧了这些问题。“动态清零”想要坚持和继续下去,就不得不去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放弃“动态清零”对精英阶层来讲其实是非常容易转变,甚至可以由此转嫁原有的问题,但对于绝大多数没有足够医疗资源的底层百姓来讲,绝对是一场巨大的灾难。面对现实困难,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去积极战胜困难,例如哪个隔离点没有医疗介入,那就投诉、解决啊,绝不应该是倒退选择一种更加糟糕的方式去躲避困难、制造更新更大的问题。

由此,我们其实可以设想另一个问题。

笔者在昨天的文章《朱主任一句话就抹杀了中医人的付出!》分析了,奥密克戎之所以在中国的死亡率远低于流感,一方面是“动态清零”下少量出现的病例可以得到充足的医疗资源进行“免费”的救治;另一方面就是中医药的全面介入、提前介入、治疗前移。试想,如果患了别的流行性疾病的底层群众都能得到这样的免费救治,中国人民的平均寿命以及健康程度又将得到一个大幅的提升,这也是笔者一直为“免费医疗”主张说话的重要原因。

促进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绝不应该看成所谓的“社会负担”。(共存的美国治疗新冠要民众自费)在《魔都那个能算“现代”模式的精准防控吗?》中,笔者介绍了毛泽东时代抓革命促卫生,抓卫生促生产的历史。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下,通过中西医结合的低成本方式遏制传染病的发生、大幅提高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水平,将会对生产力的发展有极大的促进作用,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短短二十多年人均寿命翻一番、从落后农业国跻身世界六大工业强国的历史经验。

在今天的生产力水平下,这个事情本来应该可以做得更好,但上海白领体检结果异常率超98%的结果又是恰恰相反的。而这最终又回归到生产资料所有制的问题上来了……

中国人民的确需要共识,但这个共识绝不应该是服膺于跨国医药资本利益、罔顾民众生命的“欧美共识”,而应该是更加稳妥、更加可持续的服务于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积极抗疫共识。

录音原文

上海疫情持续恶化之际,4月2日,网络热传一段时长20分46分的录音,系上海市民3月29日就父亲的健康码问题咨询上海市疾控中心。目前这则录音已遭到官方删除。

录音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后,上海市浦东新区卫健委发布关于“市民投诉健康云检测结果有误”的情况说明称,对此高度重视,相关情况目前正在调查中。

在这则录音中可以听到的是,一个上海市民打电话到疾控中心,说自己的父亲在某酒店隔离,期间做了两次核酸,而后健康云上显示的结果是阴性。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父亲却接到了疾控中心的电话,说其检测阳性,要求其转移酒店或者去方舱医院。

针对于这个问题,他想问疾控中心,健康云的数据是真实有效的吗?还是以疾控中心为准。

因为疾控中心接电话的可能只是一个接线员,她叫来了女领导,领导来了之后,该市民又复述了一遍问题,核心还是健康云的报告是阴性,然后大家隔了一天没有做核酸,怎么疾控中心就通知是阳性,那这个阳性报告是哪里来的?

女领导听了之后,让市民投诉12345。

市民又问,投诉谁?女领导回答,投诉健康云信息虚假。

市民一听慌了,信息虚假?我唯一的渠道,你给我说是虚假的?

而后就是女领导强调以疾控为准,表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是,健康云与疾控中心不是一伙的。后面这个市民也说了:“我可以这么理解吧?就是目前,疾控中心也好,医疗资源也好,12345也好,健康也好,你们这几个都是分裂的,你们都没有形成统一的战线。这就是上海政府目前统战下来是这个问题,对吧?”

这个问题是核心。

再然后市民继续问了第二个问题:“领导是这样的,我觉得如果能够安排好正常的医医疗资源的情况下,阳性的病患,虽然他们身心上面是已经有一些难过了,对吧?那如果是在医疗资源能够跟得上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个事情他们是安排妥妥当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我母亲是在上周周五的时候,检测出来是有异样。然后无症状的情况下,在医院现在目前待了第七天。前两天就是临时的医院,临时医院八个人一间,只有吃的东西还可以,也没有洗澡的地方,环境是极其糟糕恶劣的。也就算了,这个是第一点。

在家里待了三天之后,转移到临时的医院。临时医院住了两天之后,是在浦东新区肺科医院,住了两天之后被转移到周浦医院,被转移到周浦医院是当天晚上10点。

周浦医院当天晚上10点之后,门口的保安拒绝接收,连周浦的院长打电话给他们,他都拒绝接收,然后我妈在外面吹了两个小时的风。

不仅是我妈,是所有的无症状的感染者都在外面。最后是另外一批无症状的感染者,一批年轻的男孩子,把门破开之后才被把他们安排出去住酒店,还好里面的护士是比较妥当的,帮他们安排了病房。

如果不是他们不是那群年轻的人,他们在外面吹了两三个小时的风。本来是无症状的,被吹到有症状,都说不清楚。这是第一点。第2点,以目前的资源情况来说,现在是自身灾害明显大于为灾难本身。”

听完这个诉求,女领导要他投诉12345。

然后市民又问了一个医疗资源的问题,就是有一例被转移到方舱医院。方舱医院说没登记,然后大家都在大巴上睡了一觉,正常人在大巴车上睡一觉都很难过了,不要说是病患者,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申诉,这种情况,那父亲后面后续的治疗谁能够确保呢?

领导的回答是,那就不去,120来了也不要去!

后面他们在电话里又聊了很多,总之市民诉苦,

领导回答,对的。要被逼疯了,她们专业机构也要被逼疯了,专业人员说的话根本就没人听。现在全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z性的一个疾病。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在做一个防L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

上海疾控中心领导:一个防流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2022-04-02 17:06

划重点:

1、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没发现这个问题吗?我告诉他,轻症无症的,你不要把人家转走了,就在家里隔离,我都提了n次了,有人听过啦?没有人听的啊!你现在还来指责我。

2、要被逼疯了知道吧?我们专业机构也要被逼疯了,知道吧?专业人员说的话根本就没人听。现在全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治性的一个疾病。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在做一个防流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3、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好好休息,关键是要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了,免疫力上去了,过了几天病毒该排的排出去了呀,就阴性了呀。

 

4月2日,网络热传一段时长20分46分的录音,系上海市民3月29日就父亲的健康码问题咨询上海市疾控中心。

具体内容如下:2为市民,3疑似为上海市疾控中心某领导。

1:喂,你好。

2:喂,你好,这边是疾控中心吗?

1:嗯,对。

2:你好,我这边反映一个问题。

我父亲是在智威酒店做隔离,是作为密接作为隔离,智威酒店,然后他25号,27号做了两次核酸,昨天28号的时候,健康云就是支付宝里面的健康云显示他它是阴性的。昨天没有做过核酸检测,昨天整个酒店都不做核酸检测,就是前天的检测是最新的,是阴性的,是昨天早上10点的时候出来的。

然后刚刚他收到一个电话是说被通知疾控中心说你是阳性,准备转移酒店或者准备转移到方舱医院。

嗯,我想问一下,就是我们作为老百姓就是健康云的数据是真实有效的吗?还是说以疾控中心为准?如果以及健康云和疾控中心的数据,这健康云的数据是谁来发布的?是谁来去核实的?我们作为老百姓,如果连健康云的信息都没有办法去核实去确认的话。那么我们作为老百姓,如何去相信到疾控中心的反应呢?如何有一个官方的渠道是让我去证实我是阳性的。

1:嗯,您这边是刚刚那个女的一起的,是吧?

2:是的,是的,我是她儿子。

1:我找领导来帮你接吧。

2:你好,领导。是这样的,前面我刚刚联系了智威那边的领导施先生,他那边也跟我说,他只是被告知。

那我作为他们的儿子,我现在想问一下,就是我父亲前天是最后一次做检测,然后昨天的健康云的报告是阴性的,然后昨天大家都没有做检测。

现在,刚刚,被疾控中心通知说他是阳性的。那他阳性的报告是从哪里去知道的?阳性是前天做的检测,你们是显示的嘛。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既然你们是不是说他是阳性的,那我们作为老百姓作为唯一可以去证实的一个官方渠道。健康云上面,我们既然上面显示的阴性,那这个数据报告是假的吗?

3:投诉12345

2:投诉12345投诉谁

3:投诉12345,投诉健康云信息虚假。

2:信息虚假?我唯一的渠道,你跟你们跟我说是虚假?

3:你就投诉他,疾控现在已经通知我是阳性的,但是健康云上显示的信息是阴性的,就投诉他呀。

2:健康云是官方的吗?

3:健康云是官方的。

2:就和你们没有关系的,是吧?

3:对的。

2:那随身办是有问题的,是官方随身办都是有有问题的,是吗?健康也是随身办的。

3:上海市现在就是这个已经弄不来人心,就是大家......

2:领导是这样的,我觉得如果能够安排好正常的医医疗资源的情况下,阳性的病患,虽然他们身心上面是已经有一些难过了,对吧?那如果是在医疗资源能够跟得上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个事情他们是安排妥妥当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我母亲是在上周周五的时候,检测出来是有异样。然后无症状的情况下,在医院现在目前待了第七天。前两天就是临时的医院,临时医院八个人一间,只有吃的东西还可以,也没有洗澡的地方,环境是极其糟糕恶劣的。也就算了,这个是第一点。

在家里待了三天之后,转移到临时的医院。临时医院住了两天之后,是在浦东新区肺科医院,住了两天之后被转移到周浦医院,被转移到周浦医院是当天晚上10点。

周浦医院当天晚上10点之后,门口的保安拒绝接收,连周浦的院长打电话给他们,他都拒绝接收,然后我妈在外面吹了两个小时的风。

不仅是我妈,是所有的无症状的感染者都在外面。最后是另外一批无症状的感染者,一批年轻的男孩子,把门破开之后才被把他们安排出去住酒店,还好里面的护士是比较妥当的,帮他们安排了病房。

如果不是他们不是那群年轻的人,他们在外面吹了两三个小时的风。本来是无症状的,被吹到有症状,都说不清楚。这是第一点。

第2点,以目前的资源情况来说,现在是自身灾害明显大于为灾难本身。

3:投诉12345。

2:没问题。但是疾控中心如果只疾控中心,只是通知阳性的问题,那后面的医疗资源是谁来通知?

昨天刚刚发生一例,被转移到方舱医院。方舱医院说没有登记,然后大家都在大巴上面睡了一觉,正常人在大巴车上睡一觉都很难过了,不要说是病患者,作为老百姓请你们体谅一下。

我们作为老百姓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申诉了,那请领导你给我一个方案,我只有投诉的方案吗?那我的父亲后面后续的治疗谁能够确保呢?

3:那你就不去。120来接你的时候就不去。

2:不去,怎么说呢?

3:那不去不去嘛,就不会受这些危害了呀。你不是说了半天就是现在就是说现在医疗资源紧张,你也不去了。

2:那不去有医疗资源能有吗?

3:这个就不是我能够解决了呀。你刚才也说了呀,你其实去了方舱他也没给你治疗呀,你自己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2:那我是不是可以把我母亲也接出来直接放在家里面隔离?

3:那你去跟医院说,你不是通过我呀。

2:那你们是负责转移的,是吧?

3:我既不是负责转移的,也不是通知负责隔离点的,我们是负责流行病学调查的。

2:就是调查他是阳性不阳性?

3:对的。来阳性了,你去过什么地方?有什么可疑的来源?

2:就是这个报告是你们来出具的,是吧?

3:不是的。

2:是谁来出具的?

3:谁来出具?我们这边接到各个第三方的检测了,他们都可以出具的呀。

2:就是谁来说阳性这件事情我能联系到他吗?那通知我,我也要证明啊,我现在老百姓健康云都没有,我怎么通知啊?

上面显示,公立医院跟我说的是3月28号8点出具的报告上面显示是阴性的。那我找公立医院,还是找您,还是找谁?你给我一个找的人啊!你现在通知我,通知我有用吗?健康云是假的,那你通知有可能是假的,对吧?

3:那你不相信就可以了呀。

2:不相信,不相信万一我出点事情找谁呀?

3:你出什么事情嘛。

2:万一有阳性,万一有症状怎么办?

3:什么叫万一有症状呢?你本来就是阳性啊,我现在通知你不相信呀

2:那你给我介绍资源,你帮我保证不了?

3:不保证的。

2:不保证的。医疗资源不保证的?

3:不保证,我疾控怎么可能保证你医疗资源。疾控是预防的,我什么地方来的医疗资源?

2:我可以这么理解吧?就是目前,疾控中心也好,医疗资源也好,12345也好,健康也好,你们这几个都是分裂的,你们都没有形成统一的战线。这就是上海政府目前统战下来是这个问题,对吧?

3:对的。

2:很好。就是领导很简单,你这边已经给我了正确答案。你这边只是负责阳性这个事情告知我,我是否能够能不能跟进医疗资源,你也不知道?

3:对的。我现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就是病房很紧张,隔离点没有房间,120没有车。

我们一天到晚要接几百个这样的电话。我已经浪费了这么多口舌跟你说。你既然知道了,你来质问我干嘛?

2:我没有质问你啊。阳性报告有吗?阳性报告能看一眼吗?

3:阳性报告能看一眼,那就到应该是到医院里吧,他们应该是会有阳性报告给你。

2:我去了医院之后我又出不来了。

3:所以我跟你说,120来转的时候,就让他把阳性报告出示给你啊。他不给你的话,你就问他,那你凭什么把我拉走嘛?

2:他没带我们就不走,对吧?他也没拿我没辙。是吧?

3:呃,你可以这么做。

2:我可以这么做,他不会把我强行拉走?

3:这个我就不知道,你现在问这种已经超出了我的范围。

2:我也知道,冷到。作为老百姓,身边的人出来这个事情大家都比较关心的,特别是我父母。

3:我们已经非常气愤的,就是说现在让我们通知人家阳性,健康云上面是个阴性。我们出来了,人家打12345投诉,健康云搞什么搞嘛。

2:现在连上海发布微博上面都关闭评论了,我们老百姓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啦。

3:所以你只能打电话来把我们骂一顿,对吧?(笑)

2:不是骂一顿,领导我也没骂你,对吧。我只是要证明的一个渠道。你们的这边证明渠道,跟我们老百姓唯一能够通过的证明的健康云是都是驳斥的。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们现在都被关在了小区里面。

然后前两天一帮子人,不知道为什么居委会去放他们放去买两个小时的菜,脑子有问题的。这个不是正常的管理的,包括你说的流行病学管理都是有问题的。

3:(插话)完全把上海之前的树立的所有的形象全部给打......

2:就丢人丢到一片,丢丢人已经丢到......你就去各个政府各个地方,你就去请求人家帮忙去支援就行了。不管是民生的菜也好,现在真的是次生灾害太厉害了.......

3:对的,我早就提出来过了。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早就提出来过了。

2:专业人员发的声音,现在领导不懂的人太多了。

3: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没发现这个问题吗?我告诉他,轻症无症的,你不要把人家转走了,就在家里隔离,我都提了n次了,有人听过啦?没有人听的啊!你现在还来指责我。

2:整个上海这个样子,你说以后怎么怎么去管?以前的两年,可能老百姓管的比较好一点,老百姓自我管理能力比较强一点,就飘了。

3:对呀,我跟你说120都没有。

2:那怎么办?

3:你问我我怎么办,凉拌。所以你要心平气和一点。就是说如果你家里面人,症状不是很重......

2:我家里没症状,现在就是担心万一,我父亲是有其他的病状的。现在不是说嘛,他们本身心理上面已经很着急,很难过了,万一其他的病发了之后怎么办?

3:就是当成一个感冒就可以了。我不跟你说了嘛,120来,你实在有基础疾病,你又确保不了你的健康,到那边去的整个的一个健康安全......

2:领导,现在连出钱都不行。现在是真的资源没有,你知道吧?就我担心的这件事情。

3:对呀,就是没有资源呀。

2:那我们能够要求,酒店里再安排一次核酸吗?

3:酒店里面,你本来住在酒店吗?

2:隔离酒店呀,作为密接在隔离酒店。

3:隔离酒店他本身不是每天采样的吗?你就告诉他,你现在采样是阴性呀。

2:采样是阴性。

3:采样阴性,你不是从健康云上看到的吗?

2:对呀。

3:我不跟你说健康云是不能看的吗?阳性都是我们通知的,不是健康云上看出来的呀。

2:都是你们通知的,因为这个东西就假的嘛,老百姓看的东西就是假的嘛。

3:对,对,只有阳性是我们通知的。整个上海市不一样,知道吧?

2:你最近太累了......

3: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觉得不可思议。你告诉人家是阴性,然后你告诉我,让我去打电话告诉人家是阳性,这是什么鬼嘛?我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跟你的反应是一样的。就是彻底的“扯”一个字,你要么就不出报告待检查,人家也......

2:呃,领导,我现在是有录音的。

3:嗯,可以啊,没问题啊,你录好了。

2:对你也不好。

3:嗯,好,那就这样。你录音的话你征得我同意了吗?

2:我这个东西,你是要告我还是要怎么样呢?我现在我也没有说,我现在是提醒你我有录音,我只是想保护你而已,但是我这个东西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情我.....

3:没关系的,我已经提出来过了。

2:我觉得你说的也都是正常的,现在是反映的是老百姓的东西。我觉得如果是这种情况下,还有问责或者其他情况下,我觉得这个政府不是这个国家都搞不好了。我们其实都是爱国的人。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对吧?

3:我觉得太扯了,把人家的阳性结果写成阴性,然后让我们疾控去通知一下阳性。

2:领导,我问一个稍微专业性的问题。就是无症状要多久,大概是可以到最后检测是阴性的。

3:大概检测是阴性,这个其实很多看你本身的抵抗力,然后你申请的一个数字,很多的人三五天就阴性了呀,一个礼拜就阴性了呀。

2:三五天就阴性?就是那个我查一下是那个CT蛋白值,CT蛋白好像是35以下是属于阳性,我母亲之前检测出来是22,但是她是无症状,22算高还是低呀?

3:22应该是说病毒载量是相对高的。

2:比较高的。那其实如果是越接近35越好,对吧?就越容易会反应,是吧?

3:对。

2:就什么样情况下就肯定是有症状的,是20以下或者是15以下,有这种说法吧?

3:不是的。有的人他的ct值很低,但是他也是无症状。这个ct值,只是代表你机体里面有可能排的病毒的......

2:他们都打了三针,照道理应该问题不是特别严重吧?

3:对,对。老年人的话所以强调要打第三针,老年人特别是要打。打了之后,一般就轻症,要么就无症状。问题不大的。

2:我就是担心,他又是三高。万一有那个药没有及时,现在很多老百姓什么做血透啊,做什么东西的,都没有时间去做了。

3:现在根本就没有地方给你做。就是这个问题,我知道的呀,这个次生灾害太厉害了。

2:这个谁能够反映给领导去听了,给这些市政府听的?

3:你这样,你把我的录音放出去,可以的。

2:对呀,我也想去反映。政府你应该了解一下我们现在老百姓的诉求了。不是说有很多的中小企业都倒闭了,这就算了。就是民生,人的生命安全是最重要的,现在这人心惶惶的。

3:这个我也不懂呀,现在我们都感到彻底的绝望,知道吧?专业人员我们做的累死啦,我们今天要调查你们很多的......

2:(插话)而且我看很多大白工作七十多个小时,然后有猝死的,真的蛮可惜的。

3:很扯的一件事情,就干嘛呢。对吧?

2:好,谢谢领导,麻烦你了,浪费你时间了。但是我还是想去跟我父亲去沟通一下,主要是安慰他下他们。

3:不是,你要这么跟老人说,他们主要的恐惧是担心。因为之前媒体的一些宣传,要死人的,这个是他们最害怕。

2:这个我们作为孩子已经普及过了,其实是一个正常的感冒。

3:你要一定要宣传这个口径给他,知道吧?就是得了一次感冒,然后你又打了三针,你有足够的体内的一个免疫力,即使现在排病毒,但是你表现出来的症状很轻,那就是疫苗的功劳呀。你要这么跟他说呀。然后他不用担心呀,有什么好担心的嘛。

在隔离点其实是最好的,知道吧?是的,在隔离点是最好的。你真的到方舱医院去那个环境,你妈去过了你就知道了,那个真的是让人绝望,知道吧?

所以你让他不用担心啊,担什么心嘛。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好好休息,关键是要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了,免疫力上去了,过了几天病毒该排的排出去了呀,就阴性了呀。

然后基础性的疾病,你让他要按时吃药。

2:嗯,好的,该该他现在还骨折着,正好上次走路骨折着。这么多事情碰到,聚在一起了,然后谁都受不了。

3:大家都是没办法。

2:老百姓最苦,说白了还是老百姓最苦。

3:对的。要被逼疯了知道吧?我们专业机构也要被逼疯了,知道吧?专业人员说的话根本就没人听。现在全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治性的一个疾病。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在做一个防流感的,你看到现在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吗?

2:就接种率现在没到80%嘛,也也是一个问题嘛,主要是还是担心这个。

3:那这一轮的话,不是应该抓紧时间提高接种率嘛。我提案写过好几次了,知道不?所以你不要认为,我们医护人员或者专业人员都是饭桶,我们都知道重点是什么?但是没人听。

2:领导那个如果是转院的话,转的转到哪个医院你们也不知道的。

3:不知道的。我非常明确告诉你,第一批都没出来。所以哪来的房间嘛。

2:嗯,明白了,我知道了。好的,谢谢。

3:好,那就这样啊。

2:好,再见。

3:嗯,拜拜。

 

讨论

汪诘就是录音的男声,朱谓萍是回答她的那个疾控中心的领导、农工民主党党员,之前应该就认识。 汪诘是科幻科普圈的,有自己的自媒体,政治上一直偏西方自由派,文科出身,其实没有科研基础。 汪诘20年初可是鼓吹神药瑞德西韦的,当时这药三期测试还没完成,就这还自标科学精神,不过是把科普作为赚钱的手段而已。最近他一直鼓吹美国的mRNA疫苗。一唱一和,早有预谋,内外勾结。这出大戏,终于慢慢掀开帷幕了

 

违反国家政策,让轻症或无症状人员居家隔离,导致疫情蔓延,这段录音如果是真实的,一就是说上海一直为了某种原因,虚报感染数据。阴性报告其实是阳性,只有等卫健委有病床才会通知病人去隔离,否则不通知,难怪各地都发生过阴性报告离开上海,到其他地方去发现阳性的症状,这是欺骗,欺上瞒下,上骗中央,下骗人民,中间骗同级其他地方政府,这不是叛国罪,什么是叛国?对抗中央,阳奉阴违,蓄意欺骗中央和人民,恶意传播病毒到全国各地,可以国安抓人了,你要尝试并存你可以学香港,但是,不能把隐瞒病毒任由传播,这是犯罪【lichao19】

上海CDC不认同中国防疫政策,反对中国进行“政治性”防疫,新冠病毒只是“大号流感”,严格防疫是“折腾人”。----上海正式向中央防疫政策宣战,内部早有共识,而且更专业更科学,那就是躺平。【正规军】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204/2359.html

本文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