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观点:上海抗疫第一阶段崩溃背后的政治黑手——复旦复星系、米国台湾势力……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2-04-05 09:55:02

“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这是政治叛乱。”

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和上海市长龚正无能渎职,毋庸置疑。但上海抗疫中局彻底崩盘,更多罪责要归结到上海盘根错节的西方中心主义的庞大利益集团。

讨论:复旦复星系(上海宣传卫生系统部分骨干及背后金主)或是主要叛乱者

现在斗来斗去看不清最终受益者

但能得好处的应该潜在很多,上海本土干部、交大或者同济系、团派、广东岭南派和西北派,也许重庆四川和华中干部,所以上海这边造反肯定失败。

眼下直接有对抗动机的,复旦复星系(上海宣传卫生系统部分骨干及背后金主包括互联网和医药垄断资本、房地产和金融资本、泰山会余孽,也许还有浙江土生官僚资本团体)与核心渔死网破,上海本地干部坐山观虎斗。【正规军】2022-04-05

 

从目前暴露几个人的职位看,不但真的存在,而且是一个集团。阴森森给全城人挖坑,损人不利己的做法,还特别完美符合兔爸之前那个帖子里“上海本土知识界”的描述。也就所谓“上海本土技术官僚”【噜啦】2022.4.5

 

米国、台湾等外部敌对势力或深度参与了上海叛乱

国内资本背后应该还有海外资本和美国台湾的政治势力撑腰。前台的都是这些年利益严重受损,并且20大后将继续成为打击对象的。

以本穷理解,国内垄断资本的特点是只能在中国获取超额利润,在国外分分种被秒杀团灭,所以出走是死,留下是死,绝望之下不如一搏与索罗斯等合流。所以一开始本穷就感觉是叛乱而且不可能成功,当然人家也许意在政治上不成功,但经济上摧毁长三角今年的收成,加剧社会分裂,诱发社会危机。台湾当局应该也深度参与了。【正规军】2022-04-05

牟利医疗利益集团在行动

假如前几年的医疗改革顺利推进下去,最大的收益者会是哪些人?查查这些专家与各大民营医疗集团的关系,相信会有惊喜。

两年多的疫情让所有人都明白了足够体量的公办医疗的不可替代性,也让大家透彻了民办医疗的本质与天然的局限性。

阻人发财如同杀人父母,医疗系统忽现熏天妖气博共存自是有庞大的利益推动的。@windfire

 

4月2日以来上海医疗系统发动的躺平舆论攻势

有博主整理的4月2日以来上海医疗系统发动的躺平舆论攻势(节选)

原博地址https://weibo.com/1686096655/LmToq5bFy

@戴雨潇Dai

22-4-4 16:01来自 新版微博

#无症状感染者有没有可能居家隔离#

今天上海在封城中正式开展全市全员核酸检测。某些长期以来鼓吹「与病毒共存」「奥密克戎是大号流感」「不走抗疫回头路」的人被狠狠地打了脸。

国家不允许上海在防疫政策上「躺平」,但是上海的「共存派」不仅没有放弃幻想,还开辟出了新的战场——「感染者居家隔离」。

4月2日,网上出现了一段上海浦东疾控中心朱谓萍主任与「群众」对话的电话录音。在这段录音中朱主任埋怨国家「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防流感」,称自己提了n次「轻症无症的,你不要把人家转走了,就在家里隔离」「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好好休息……过了几天病毒该排的排出去就阴性了」。

同日,上海科普作家汪诘发布了自己采访同一个朱谓萍主任的电话录音。在录音中朱主任称「没碰到过危重症」「没有觉得(奥密克戎)比流感更严重」,感染者「绝大多数人能够自愈」,建议他们「自己在家里隔离,按照得了流感来对待」。她同时承认了上海官方公布的「无症状感染者」指的实际上是「没有肺部影像学诊断资料」的人,也就是说有发烧咳嗽等上呼吸道症状的人也被上海算成了「无症状感染者」。

同日,国内多家主流媒体发布了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总指挥陈尔真的采访。记者问他无症状感染者有没有可能未来会居家隔离,陈尔真回答「如果量太多的话,有条件可以居家隔离」。

同日,《光明日报》专栏作者朱昌俊发文称「让轻症居家隔离」为上海专家队伍的「共识」。

同日,网上出现某上海小区居民《发给全上海的承诺和倡议》,内容为支持「无症状或轻症」的阳性邻居进行居家隔离。

同日,作家张丰发文将「居家隔离」直接称为「上海共识」。

在一天的时间里,上海体制内外「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这么多「感染者居家隔离」的高调支持者,甚至还在一起迅速捏造出一个「共识」,令人不寒而栗。

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对这一观点予以驳斥。

首先,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这是我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G^W-Y联防联控机制上说的原话。

多项外国的研究已经显示,奥密克戎虽然病死率比德尔塔更低,但是由于传染性更强,其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高于德尔塔。

目前我国香港已经有超过8000人死于奥密克戎毒株,即每10万香港市民中就有107个人死于奥密克戎。我们用这个死亡比例乘以中国内地的人口进行初步的估算,结果是估算出会有150万中国人死于新冠。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代价。

即便是单论病死率,奥密克戎也远远高于季节性流感。根据香港从年初到3月15日的数据,奥密克戎的病例死亡率(case fatality rate)为0.60%,在80岁以上的人群中病死率为9.82%。奥密克戎的病死率是季节性流感的病死率(约为0.01%)的数十到数千倍。

从法律上来讲,新冠肺炎是经G^W-Y批准,国家W,J.W认定的乙类传染病,按照规定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而流行性感冒为丙类传染病。将新冠当做流感处置是对我国《传染病防治法》的公然践踏。

第二,上海防疫部门如果确如朱主任所言,将没有肺炎影像学诊断资料的病例都算作「无症状感染者」,那么上海的做法违反了国家在今年3月15日刚刚公布的现行第九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国家方案明确规定核酸检测阳性并且满足「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有肺炎影像学特征」「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及淋巴细胞计数正常或减少」三条临床表现中的两条即为「确诊病例」。「有肺炎影像学特征」并非确诊的必要条件!

上海有关部门对于「无症状」的认定直接影响了全市风险地区的等级界定。按照G^W-Y联防联控机制《关于调整新冠肺炎疫情分区分级标准实施精准管控措施的通知》的要求,病例居住小区在14天内出现10例及以上本土确诊病例则会被划定为高风险地区。

上海将大量的轻症确诊者直接划为「无症状」,而无症状感染者不纳入中高风险区的界定,结果就是上海全市出现了超过6万个阳性却至今没有一个高风险地区。上海的这一做法直接冲击了全国的风险划定系统,导致很多城市不得不绕开这套统一的信用体系,单独罗列清单,将上海全域当做高风险地区判定。

第三,上海某些疾控中心领导、专家和市民让「无症状或轻症感染者居家隔离」的所谓「共识」违反了国家现行第八版的《新冠肺炎防控方案》。

国家方案明确规定「无症状感染者」也「应当在定点医疗机构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14 天」,「核酸检测仍为阳性且无相关临床表现者需继续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直到「连续 2 次核酸检测阴性可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所谓的「居家隔离」全凭当事人自觉,考虑到人性的复杂和我国大部分城市的人口聚集度,这一措施可以说完全不具备实施的可行性。如果「感染者居家」形成风气,必会造成疫情在社会面持续传播的风险,进而破坏「全国防疫一盘棋」,令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毁于一旦。

上海现在由于短时间内新增的感染者过多,而医院和方舱床位有限,可能会出现阳性人员无法被及时收治的情况。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这是一种暂时性的非正常情况,造成这种情况的是上海有关部门对「动态清零」的总方针态度犹豫不决,对疫情的预防和准备不充分、没有把国家关于疫情防控的决策部署落到实处。

上海的某些势力希望将生米煮成熟饭,让「感染者居家隔离」在当地常态化甚至制度化,这是公然对抗国家的法律法规和中央制定的防疫路线。

孙副前脚刚到,他们就整了这么一出。上海到底还是不是共和国的上海?

 

清算西化共存派利益集团

这次上海抗战,要取得最终的胜利,绝不只是清零就能完事的。

我开门见山的说,这次上海疫情搞得这么严重,就是共存派的重大胜利了,就算以全国人民的力量实现上海的再次清零,只要不从政治上定性这次上海疫情严重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上海共存派的阴奉阳违和暗中破坏,那么以后再出现像这次上海这么严重的疫情也不是不可能。

在共存派的嘴里,这次上海疫情严重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动态清零政策的不科学,不合理和不可持续。就算这次依靠整个国家力量清零了,下次再同时出现一个,两个或者甚至更多的“上海”,你们清零派还能搞定?既然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还不如干脆放开躺平算了。

要不想让共存派的如意算盘打响,就必须把这次上海疫情严重的主要原因定性为共存派的阴奉阳违和暗中破坏,或者再加上某些立场不坚定官员的姑息养奸。这样的定性必须要登上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必须要有人为这次上海的严重疫情丢官去职,锒铛入狱,身败名裂。必须要让全国人民知道这些人之所以有这样的下场就是因为他们要么是共存派,要么当了共存派的帮凶。【孔二郎】2022.4.4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204/2361.html

本文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