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增平再揭瓦良格航母的秘密

作者:不明 来处:网络 点击:2015-05-06 14:20:20

中国政府有不少秘密,而近20年来,国家第一艘航母辽宁号是其中一个保存得最好的秘密。但现在,香港商人徐增平打破沉默,揭露中国购入第一艘航母辽宁号背后的军方负责人。

现年63岁的徐增平曾为广州军区篮球队队长。他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透露,负责这起交易的是属中共“太子党”的两名解放军高官。

徐增平说,已故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和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外称总参二部)副部长姬胜德(当时其以私人身份参与,与情报部无关),是这起秘密交易的幕后主脑。

中国意欲购买的库兹涅佐夫元帅级航母瓦良格号(Kuznetsov-class Varyag)在乌克兰黑海一间造船厂生产,当时船体已完工近70%。能够购得该艘航母,对解放军舰队来说是件梦寐以求的大事。

贺鹏飞是开国十大元帅之一贺龙的独生子,当时的职级是中将。对徐增平和他的朋辈来说,贺龙是位革命英雄。

姬胜德则是前副总理姬鹏飞之子。姬鹏飞是80年代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主任委员。

贺鹏飞2001年心脏病发逝世,享年56岁。而姬胜德2000年因贿赂和非法集资被军事法院判处死缓。

收购航母计划是由海军其中一名最高领导人所策划,这在当时来说,等同于违反国家政策,所以一直都秘密进行。

徐增平今年1月时向本报透露,时任国家主席兼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因为担心购入航母会惹恼美国,所以一直将航母方案束之高阁。

但1999年5月美国炸毁中国在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的大使馆(美国坚称是“误炸”),触发中国境内大规模反美示威之后,中央重新考虑解放军海军是否应该装备航母的相关方案。

徐 增平说,贺鹏飞于1996年4月首次跟他接触,商谈委托他到乌克兰参与航母招标项目。当时香港两名富豪也曾获邀出手参与航母招标,但两人最终因为担心有政 治风险而明确拒绝参与,使徐增平成为唯一人选。接下来的大约一年内,徐增平和贺鹏飞两人至少六次会面;1997年3月,徐增平终于正式承诺担任贺鹏飞的代 理人。之后他们继续定期会面,直到1998年底为止。

徐增平说,在参与航母招标的具体操作和落实过程当中,总参二部的姬胜德私底下给予他很大的支持和极大的关注,包括幕后协调与不同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在金钱和资金上也提供一定的协助。

徐增平说:“姬胜德是这起交易背后的真正老板。贺鹏飞、姬胜德和多名军官因为爱国,为了中国的强军梦,他们为这起航母交易做了大量前期工作。”

徐增平说与解放军人士的接触非常保密。他说:“在操办这起航母招标的所有准备工作时,我感觉就象当年战争时期搞地下工作一样,大家经常在马路旁,以及无人僻静的地方商讨计划详情……尽管如此,我的使命感驱使我的热情从未削减过。”

乌克兰政府也担心向中国军方出售航母会惹恼美国,所以不想公开把航母买给中方。当时徐增平的挑战在于要令船厂相信,他只是想把这艘庞然大物改装成海上赌场。

徐增平为了协调交易工作,于1997年上半年在北京和乌克兰首都基辅分别设立办事处,专责处理购入航母的事宜。基辅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主要来自国营的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及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的造船专家。

徐增平说:“这些专家的任务是设法达到乌克兰政府提出的要求。”这些专家当时并非为政府工作。徐增平补充说:“北京办事处由一名前高级军官和我公司的高层职员提供支援,向基辅办公室的造船专家发出指令。”

早在1992年乌方表示有意出售航母时,中国政府便派这批专家前往基辅,研究购入瓦良格号的可能性。徐增平说,后来国务院放弃计划后,这些专家也不用了。他就重新聘请了他们回来帮忙。

徐增平说,北京办事处的主管是退休大校肖云。肖云为了出任新职,辞去了海军航空兵装备部副部长一职,成为转业军人。跟贺鹏飞和姬胜德一样,肖云也来自太子党。其先父肖华上将是中国共产党的开国将领之一。

钟嘉飞当时的官阶是大校(几年后晋升少将),当时职务是中央军委军品贸易办计划局长,是贺鹏飞和徐增平之间的中间人。徐增平补充说,他和贺鹏飞的所有会面,钟嘉飞都在场。

根据国营武器生产商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的官方网站,前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上将于1989年9月26日成立军品贸易办,尔后在一轮改革与合并过程当中,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接管了军品贸易办。

刘华清有“中国海军之父”称号。众所周知,刘华清一向认为中国应拥有一艘航母。但徐增平拒绝证实刘华清是否知道购买航母这个秘密计划。他说,贺鹏飞和姬胜德是项目唯一支持者,中央军委领导层对该项目操作并不知情。

但外界所知的是:一间由刘华清女儿为首的公司,是这起交易的主要融资渠道。1990年代,刘华清女儿刘超英是国有企业中国航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航天控股)的高管。航天控股是卫星开发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在香港的分支机构。

根据乌克兰政府的要求,徐增平参与招标的条件之一是,必须出示在国际一流银行开出的5000万美元以上的存款证明。

当时徐增平的创律集团的银行存款大约只有3000万美元,这时候,航天控股向他提供了及时借贷。根据航天控股于2007年和2009年发出的两份中期业绩报告,该公司于1997年以15%年利率给徐增平香港公司创律地产借出了一笔3.3亿港元的两年期贷款。

创律地产以坪洲一块41800平方米的土地作为抵押,然而,航天控股后来并没有提供全额贷款给创律地产。据航天控股的两份中期业绩报告显示,2004年6月,创律地产控告航天控股,指称航天控股仅曾向它借款2.51亿港元。双方在2007年解决了诉讼。

徐增平说,整件事延续了14年,而他最终于2011年6月偿还了那笔2.51亿港元的债务(连同利息),并取回坪洲土地的所有权。徐的有关说法在航天控股于2011年发出的另一份中期业绩报告获得证实。

航 天控股发言人拒绝对这笔贷款发表评论,仅表示公司目前与徐增平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不过,来自上海的一名熟悉航母招标内情的退役大校说,由于同是太子党出 身,姬胜德和刘超英关系非常好,他说:“当徐增平在1997年遇上财务问题时,姬胜德就要求刘超英帮徐增平一把。这就是航天控股借钱给徐增平的原因。”

本报曾尝试联络肖云及钟嘉飞(于2000年代末退休,辞去总装备部外事局副局长职位),但无法联络到他们本人。

 

大约20年前,中国军方高层有人策划了一项独一无二的机密行动,不可思议的是,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对这项任务竟然一无所知。

如果细心者有留意的话,会发现唯一的征兆出现于1997年4月,即距离香港回归中国仅几个月。当时,居于香港的商人徐增平在北京贵宾楼饭店租了三间商务套房,低调地作为办公室之用。徐增平最为人所知的,是在香港太平山拥有一幢凡尔赛宫式的豪宅。

该办公室坐拥紫禁城全景。对外界来说,办公室的唯一目的可能只是在策划台湾特技明星柯受良飞跃黄河的一场特技表演,以庆祝香港回归。

但在办公室里面,徐增平的员工正为中国军方一起有史以来最庞大的秘密交易进行协调工作。这个任务是从乌克兰购入一艘未完工的苏制航母,并将之运送回国。

徐增平是前广州军区篮球队队长。他表示,经过多次商议后,他终被时任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贺鹏飞中将说服,决定接受这份难度非常高的任务。

徐增平接受《南华早报》独家采访时透露,贺鹏飞当时对他说,对中国海军而言,可以购买一艘现成的新航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此前已有两名香港商人拒绝了要求,使徐增平成为唯一的人选。

徐增平表示,当时贺鹏飞深情地握住他的手说:“为了国家,为了军队,我拜托你,一定要把它(航母)买回来!”他当时大受感动,完全被贺鹏飞说服了。

徐 增平说,1996年4月至1998年2月间,两人会面约十多次,其中最令他难忘的一次是在1996年7月10日。当时,徐增平应贺鹏飞的邀请,和这名海军 副司令员一起在山东省青岛市的北海舰队基地,检阅和送别即将出发往朝鲜的一支舰队。过往甚少有平民获邀出席此类活动,尤其那次是北海舰队首次访问朝鲜。

仪式之后,贺鹏飞邀请徐增平下榻海军的北海宾馆三天,希望趁此机会游说他接受任务。最后一天,贺徐两人乘坐海军专机回到北京。回京后当天晚上,两人继续商谈航母交易的计划,一谈就是四小时。就是在那个时候,徐增平表示会积极考虑亲自前往乌克兰就交易事宜进行谈判。

1997年3月,徐增平终于正式答应接受任务。1997年底,徐增平准备动身前往乌克兰执行任务前夕,贺鹏飞也特地前往广州为他送行。

徐增平说,他非常欣赏贺鹏飞的爱国情怀,因此向他承诺将不惜一切代价把航母买回来。他形容贺鹏飞是位有担当﹑有抱负的领导人,为了中国的长远国防及海洋权益与战略,哪怕冒政治风险,也要作出正确决定。

当时,中国并不愿意触怒美国,中央要求军方搁置建设或购置航母的计划。当局认为,航母具攻击性,将令美国误以为中国有侵略意图。航母代价也极为高昂,中国或难以负担。

因 此,整个行动必须秘密进行,由徐增平担任贺鹏飞的代理人,假装买船是为了在澳门建设海上赌徐增平说,早在1992年,乌克兰黑海造船坞因为资金紧绌而宣布 将出售“瓦良格号”(Varyag)后,中国海军就一直密锣紧鼓做准备工作。全球在冷战后出现新格局,该造船坞因为苏联突然崩溃失去资金来源,使该航母成 为厂方可兑现应急资金的最大流动资产。

乌克兰是前苏维埃战舰的主要生产基地。中国此前已向其购入一艘专门设计为航母补给的3.7万吨的加油船,后来重新改装成今天的“青海湖”号。中国海军在亚丁湾执行反海盗任务时,“青海湖”号也在舰队之列。

徐增平为了履行交易协议,变卖了山顶的梦幻豪宅、抵押了坪洲的一幅土地,并向商业伙伴借贷。当时正值亚洲金融危机高峰,因此过程并不容易,但他最终筹到足够资金,为准备买航母的前期工作而开设了两个办事处,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基辅。

“1997年初,我在北京贵宾楼饭店长租了三间商务套房,作为当地的办公室……又在基辅开了一家公司,并派出十多名造船及海军专家前往当地,与乌克兰当局谈判。”

北京办公室运作了18个月,1998年3月徐增平与乌克兰当局签署航母交易协议后,该办事处随即关闭。基辅的办公室则继续运作,直至该航母于1999年7月驶离黑海造船坞。

 

徐增平说:“两个办公室的营运开支全部由我负担。”

根据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航母》,199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正式否决航母项目。徐增平说,中央表明不予支持,意味着海军无法向他提供任何资金。

徐增平称,1996年至1999年间,他自掏腰包,为交易付出了至少1.2亿美元,当中包括两个办公室的营运开支、航母2000万美元的拍卖价,过期罚款和港口费用,以及其他杂项开销。

中国一名海军专家称,无论个人及财务方面的代价如何,购入现成的航母,可为中国节省至少15年的科研时间。

徐增平的贡献至今没有获得任何官方认可,国有媒体也从未厘清他与航母之间的关系。徐增平是与乌克兰当局签署合约的唯一一人,但目前尚未清楚他当时究竟如何将航母交给中国政府。

参与策划此次秘密行动的两名高级军官都已无法解答:贺鹏飞中将于2001去世,当时距航母拖回中国尚有一年。另一个重要人物——当时暗地里协助徐增平的前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副部长姬胜德,也于2000年因贪腐罪名而被军事法院判处死缓,后改无期徒刑。

徐增平自然也不会透露他和军方目前是处于哪种关系。他早前接受本报访问时便表示,他“没有将航母卖给政府或军方”。

当问及航母是否赠送予海军时,徐增平答道:“你可有见过任何为航母举行的赠送仪式吗?我可以告诉你,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只能说,我很倒楣……因为参与交易的重要高级军官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被抓了。”

尽管徐增平没有得到官方认同,但在海军当中声望很高。2013年8月10日,即航母完成改装并命名“辽宁号”正式服役海军的一年后,徐增平一家获舰长张峥及政委梅文亲自邀请登上航母参观,并在航母上午膳。同行的还有前海军副司令员苏士亮。

谈到姬胜德的角色时,徐增平说姬是这项交易的“幕后老板”。又称当他在北京开设办公室处理交易事宜时,正是姬胜德同意由时任海军航空兵装备部副部长肖云担任北京办事处主任。肖云当时辞掉所有军职,以转业军人身份出任新职位。

中央军委属下的前军品贸易办公室计划局局长钟嘉飞,当时是贺鹏飞和徐增平之间的联络人。徐增平说:“肖云和钟嘉飞的角色由我安排,而姬胜德则对我的安排表示赞同,也给了我很多专业意见和支持。”

“徐 增平对海军的功劳似乎随着贺鹏飞去世、姬胜德入狱而灰飞烟灭。事实上,除了贺姬二人,军方确实没有人够资格站出来证明徐增平对航母交易的贡献。另外,航母 重新改装及试航期间,都不知牺牲了许多无名英雄的性命。过去40年(1970-2010),有关航母项目应该上马还是下马的争论和风波从未间断过,这都是 因为解放军欠缺透明度所造成的,徐增平只是其中一个牺牲品而已。”

我的理解是刘肯定想要买瓦良格,朱极力反对,还调查资金来源,双规过一个出钱的中国华夏证券董事长邵淳,江嘛,他就算开始时畏头畏尾,至少在炸馆后倾向于 买航母,由国家向土耳其给保证金,承诺游客到土耳其旅游。朱不是口头上反对而已,他大可睁一眼闭一眼,可是他实际采取行动力图阻止资金凑集,海军找到徐增 平要他买下,中央不支持,某国企帮忙融资被朱知道了大怒还要查他,直到大使馆被炸了,朱是放屁都不响了,消气外交和安然做假账破产(原来国际四大会计行也 会造假),使朱在政经两界光环裉尽,猪色尽露。

说实话,还是太子党这批人胆子大,能搞点惊天动地的事出来。爱国的时候顺便赚钱和赚钱的时候顺便爱国,我觉得都没啥问题,就是那些一边赚钱一边骂娘的,就该坑了。

 

中国秘密航母交易:大事回顾

1992年3月 ──中国海军派遣代表团前往乌克兰黑海造船坞

1992年11月6日 ──海军向乌克兰购入半完工的3.7万吨加油船。该船的设计意在作为苏制航母的补给舰

1993至1995年 ──由于中央领导层反对,航母项目搁置

1996年4月 ──贺鹏飞中将与徐增平接洽

1997年3月 ──徐增平决定接受任务

1997年4月 ──开设北京办公室

1997年6月 ──开设基辅办公室

1997年8月 ──在澳门开设空壳公司,以“海上赌场”计划为航母项目作掩饰

1997年10月 ──徐增平赴乌克兰商谈

1997年12月 ──徐增平为赌场文件向澳门当局缴交600万港元

1998年2月1日 ──徐增平带同文件、200万美元现金及一批中国酒品再赴基辅

1998年3月19日 ──徐增平中标,以2000万美元收购航母

1998年3月20日 ──航母的蓝图(重40吨)由陆路再经空运至北京

1998年3月底 ──徐增平关闭北京办公室

1999年7月 ──航母驶离黑海,前往中国

1999年底 ──徐增平关闭基辅办公室

2002年3月3日 ──航母抵达辽宁大连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505/149.html

本文话题: 朱镕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