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华盛顿政权宣传战及其新困境

作者:王孟源 来处:王孟源博客 点击:2015-12-05 15:36:25

美国人有一句俗语:“All is fair in love and war。”亦即在男女交往和对外战争两件事上,原本就该不择手段,一切以胜利為重。在冷战期间,美国人因此而偷抢拐骗,样样都来。例如我在《伊朗的核子谈判》裡提到的1953年伊朗政变,除了保护石油公司的利益(在英美政府的眼中,跨国公司的利益等同於国家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中东与苏联接壤的前线地带,扶持一个听话的附庸政权,以阻挡苏联势力的南下。所以用独裁来取代民主政府,也就没有关係了。同样的,像《美国之音》这样的宣传工具,其目的是在於美化自己、丑化敌人,以瓦解对方士气。至於所说的是否真实,那是无关紧要的;对复杂的社会问题,必须深入探讨各个角度下的全面,更是完全拋之脑后,根本不可能发生

上週我看了一部1995年的老电影,叫《Citizen X》,主题是1982年至1990年间俄国境内一个真实的连环强姦杀人案。电影的主人翁是一名苏联警探,在这部片中他遭受了官僚系统的极大阻扰和资源的欠缺,花了八年时间才逮捕了正犯,期间又有50多人被害。但是在片尾,他的上级主管告诉他FBI以他為教材,并且褒奖有加,他居然喜极而泣;这触动了我的反宣传神经,於是到网络上查看实际的办案经过,结果果然这部电影有很多“改编”之处。例如原本早在1984年,那名警探就已逮捕了正犯,只是那个杀人犯有个即少见的基因突变,使他的血液和精液在血型测验下有不同的结果,以致苏联警方误以為抓错了人,把他又放了。这段情节在电影中被草草带过,改成当地的共產党书记只因嫌犯是党员就强迫警方放人;实际上根本没有这回事。

我提这部电影,是要指出这类的扭曲事实来美化自己、丑化敌人,其实是美国的全民运动,完全无需政府居中协调运作。电影、电视、小说、报章杂誌、慈善活动、演讲、传教等等,随时随地都有美国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在转述或创新这类的谎言。最早的宣传战打击对象是北韩(例如北韩的金氏政权坏事当然干过,但是偽造假美钞却不是其中之一,这完全是美国人凭空编造的)、中共和苏联,后来是北越,到1980年代后期则是日本,最近十年中共才又重登榜首。

美国制度的妙处就在於所谓的自由媒体先天上就是自由撒谎的媒体,只要在大环境上有“政治正确”的无形压力,整个社会自然而然就会成為愚民造谣散谣的一言堂。真正有独立逻辑思考能力又在乎事实真相的本来就是人口中的极少数;在消费文化的影响下,普罗大眾只关心新偶像、新肥皂剧、新科技產品、新流行款式。在背后大声疾呼的除了讲事实的之外,更多的是迷信者和狂想者,导致一般人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意向去学习、了解和分辨。於是这种宣传扭曲不但不会被澄清,只会随时间而加强。

在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并没有放弃霸权、解除武装、转入和平;反而是把半个世纪来為对抗苏联而建立的军事、外交、间谍和宣传体系改為替财阀掠夺世界财富服务,开始為霸权而霸权。所以军事预算仍旧在GDP的4%左右居高不下,每隔几年就对外用兵,北约仍然向东积极扩张,CIA对外的颠覆行动也保持冷战期间的强度和频率,对内对外的宣传战更因為必须遮掩财阀对中產阶级的吸血而变本加厉。例如中国比起早先的日本、台湾和南韩来,对国内企业的保护和扶持其实是没有那麼极端的,但是為了找代罪羔羊,美国的大眾传媒仍然把一切的经济问题都往中共身上推。

我个人觉得最无耻的是炒作人民币定价;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其实只是中共為了防止美国人炒匯的防御手段,其目的是避免上下胡乱波动会带来的失血,而不是為了扭曲外贸的方向。人民币定价很合理,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除了结构性的因素之外,在货币上是美元定价太高而不是人民币定价太低。而美元坚挺的原因是因為它是国际储备货币,这是美国人几代下来先哄骗再耍赖偷来的结果,光是凭空印钞票就相当於向国外抢了远超过三年以上的美国GDP(2008年的M3是13万亿美元,这其中大部分是在1970和1980年代印的钞票,当时的美国GDP还不到5万亿美元;2008到2014年间,联準会又多印了4万多亿;美国人只在自己经济不景气时大印钞票,这个自由选择权相当於一个金融期权,又是有几万亿美元的价值)。所以抱怨人民币定价低,的确是占世界最大的便宜还卖最离谱的乖。

美国的这些强大的宣传手段却在近年来明显地开始失去以往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国外。第一个转捩点当然是2003年為侵略伊拉克而在联合国公开发布有关WMD(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假造证据;在同时美国政府还编出了伊拉克与El Qaeda联手搞911的明显胡扯。这些宣传谎言并不是只在Fox News这类不入流的频道播出,反而是纽约时报这样一向假冒偽善、自命清高的媒体印出了一篇独家报导,才让侵略伊拉克这事板上钉钉,顺利通过美国国内民意的检验。事后证明是Cheney(為了石油)和Wolfowitz(為了在中东建立亲以色列的新政权)哄骗了小布希(為了洗刷老布希没有直捣黄龙的骂名;结果他成功了,只是成功的方式不是原先预期的),所有公开的理由都只是藉口。这消灭了美国宣传的公信力,使以往不敢发言说实话的人(因為说了也没用,只会被当做是疯子)开始可以公开揭穿美国人的谎话。2008年由美国金融财阀搞出来的经济危机扩散到全球,美国国内却无力矫正,不但没有任何人进牢房,而且事后媒体為财阀们百般开脱,另找代罪羔羊,这对美国的形象又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但是美国的宣传战在正面主战场失利,还是最近两年的事。首先是Snowden在2013年曝露了NSA对国内国外的离谱监控,不但让被害的欧洲人大起反感,也揭露了美国进年来对外国黑客指控的虚偽。2014年CIA和美国国务院联手导演了乌克兰政变,导致欧俄反目,互相做经济杀伤。普丁并不是傻子,知道背后完全是美国人搞的鬼,对其想让欧俄两败俱伤的动机也了然於胸,因此针对性的发动了宣传战线上的大反攻。其实早在2008年,Georgia被美国哄骗而发动偷袭之后,普丁就已经开始积极準备这个反攻;一方面逐步拔掉美国在俄国国内所部署的桩子(主要是反对派媒体和美国资助的NGO),一方面建立自己的英语媒体喉舌。刚好英美的报社和新闻电台受互联网冲击,很多资深能干的从业人员被解僱,於是国外的新兴英语媒体公司就得以很快地建立有水準的团队,其中受益最大的就是俄国的《Russia Today》(RT.COM)和阿拉伯的《Al Jazeera》。国际新闻以英语為主,向来只受英美两国主导,而英国人早已放弃自己的独立外交,甘心做美国的哈巴狗,所以基本上只是美国说辞的一言堂,其最简单方便而有效的宣传手段就是不提另一面的资讯和意见。RT和AJ在近年来提供了侧面的真相,例如美国的无人机炸死几十人之后,美国媒体异口同声说死者都是恐怖分子,但是AJ却有意愿和能力刊出照片,证明他们其实是参加婚礼的宾客。结果在过去几年,RT和AJ在美国国外逐步地建立了自己的信誉,对美国的宣传力量形成了一个挑战。RT在乌克兰政变之后,更是极為活跃,成為欧洲人寻求真相的主要管道。当然俄国政府在撒谎找藉口上,和美国政府一样地肆无忌惮。例如MH17被击落之后,俄国的官方和民间编造了很多假证据,硬是要把赃栽回给乌克兰新政府。但是RT并不像《新华社》这样照印官方说辞,而是把正反消息都客观报导,以自己的信誉為最高原则。如此一来,欧洲的百姓才愿意常来阅读它的文章。在实际上,这样的媒体反而对美国宣传战的封锁真相,有更大的打击作用。以致最近《美国之音》的主管被迫辞职(CEO总裁在三月辞职,Director主任在四月辞职),美国国会开始检讨如何重组受美国政府直接掌控的喉舌组织。

但是在美国对中共的打击上,中方并没有类似俄国在英语媒体上的灵活手段,以致极為被动。例如这次IMF宣布人民币定价合理,美国国内却基本无视,大有笑骂由他笑骂,赖皮我自為之的态势。其实如果中方有类似RT这样的媒体,就可以好好解释其中缘由,在欧、亜、非和拉美争取更多的经济盟友,避免当地人对中国经贸政策的疑虑,减轻这些国家模仿美国对中国企业进行保护主义排斥措施的动力。目前“一带一路”基本上是花钱买朋友,这是事倍功半的傻办法,遇到像缅甸或是台湾这样功能失调的社会(Dysfunctional Society),根本就寸步难行。问题就在於国际上的话语权,而对事实真相的阐述正是一切话语权的根本。我一向对台湾的外交和经济政策有一个很简单的五字诀:一切学韩国;在宣传战方面,我也对中共有类似的五字诀:一切学俄国。俄国这次在欧洲有很多声援,宣传战打的漂亮功不可没。中共如果不想继续花冤枉钱,僱用英美的专业人员来建立一个英语版的《观察者网》是当务之急。(本文作者王孟源,其人可参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

【后註一】2015年六月27日,由中共中宣部长刘奇葆所率领的代表团在俄罗斯参加了中俄媒体论坛。此次代表团的成员包括人民日报副总编、新华社副总编、光明日报总编、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中新社社长、经济日报社副总编、清华新传副院长。而俄罗斯方面的与会者,则是塔斯社社长、全俄广播电视公司第一副总裁、《Russia Today》通讯社社长、俄罗斯报社长,以及RT电视台总编。看来大家所见略同。

【后註二】2015年十二月2日,根据RT报导,中方已与俄国签约,将合办一个英文通讯社。这代表著刘奇葆团队没有信心自英国挖角自行复製国际宣传体系,中共最终还是决定直接向RT引进宣传技术。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512/249.html

本文话题: 宣传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