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定义的“人权”虚伪荒诞

作者:罗思义 来处:观察者网 点击:2016-07-20 09:14:39

中国已设定在2020年带领7000万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全面摆脱贫困的目标。如果中国真实现这一远大的目标,将会大为增进中国人民福祉。但放眼国际,中国的减贫成就更为惊艳。与此同时,这也清晰地阐明了两个重要的全球性问题:

• 这凸显了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中国,在减贫方面的成功,以及资本主义国家在减贫方面的失败;

• 这凸显美国定义“人权”的方式,具有欺骗性特征。

我将首先用全球减贫数据论证我的结论,然后再分析其结果对世界人权事业的影响。

罗思义:不说谎话的白人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按:上图即罗思义,他没有附和西方主流舆论侮辱中国,难能可贵

 

**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减贫成就对比

首先概述全球趋势:按照世界银行界定的国际贫困线标准,过去三十年中国带领 7.28 亿人摆脱贫困,同期世界其他地区加起来则仅有1.52亿人摆脱贫困。

如下文所述,这其中的意义远非纯粹的经济统计数据所能解释。这将对7.28 亿人的生活构成积极的影响,从而决定他们的寿命,以及是否有能力选择体面的生活等方方面面。

中国的减贫人口数量约相当于美国人口的两倍,高出欧盟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四十,超过拉美大陆总体人口。中国的减贫成就尤其影响了女性,因为她们是世界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这些成就意味着,迄今为止中国对人权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

世界银行的计算数据更能充分地体现这些趋势。据世界银行最新标准,贫困的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低于1.90美元。该计算按照购买力平价(PPP)计算,根据不同国家的不同价格水平有所调整。按照这种标准,1981年,世界有20亿人处于贫困线;到2010年,这一数据减至11.20亿人。

从1981年至2010年,世界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8.80 亿人,其中 7.28 亿人是在中国,1.52亿人是在世界其他地区。也即是说,中国的减贫人口数量对世界减贫成就的贡献率为83%

但资本主义国家在减贫方面的失败与社会主义国家在减贫方面的成功,甚至比这些数据更令人震惊。中国之外的1.52 亿减贫人口中有逾3000万是分布在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越南。也即是说,社会主义国家总共带领约7.60亿人摆脱贫困,而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实现的减贫人口约为1.20亿人。社会主义国家对世界减贫人口总数的贡献率超过 85%,资本主义国家的贡献率则不到15%

这些数据也说明,中国某些人所称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减贫方面是成功的”的说法,是多么的具有欺骗性。如果这种说法属实,那么世界绝大多数的减贫人口应分布在资本主义国家(中国之外的世界其他地区),而不是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但数据却清楚地显示,资本主义国家对世界减贫人口总数的贡献率不到15%,相反两个社会主义国家(首要是中国)的贡献率则为85%。

中国的成功,并不是通过拉低总体生活水平费用而实现的。相反,中国的生活水平平均增速超过世界任何国家。消费是衡量生活水平的一个基本指标,从1978-2014 年,中国消费年均增长7.9%,快于任何国家,世界消费年均增速为2.7%。

所以,称“中国消费发展缓慢”的说法纯属错误,相反中国的消费增速快于世界任何国家。

 

**经济发展与人类福祉有何关联?

那么干巴巴的经济统计数据与人类福祉又有何关联?众所周知,平均预期寿命是衡量人类总体福祉的最敏感指标,因为其涵盖了经济、社会、环境与其他因素所有正面与负面的影响。全球数据显示,人均GDP是预期寿命中最重要的因素——考虑到所有国家人均GDP数据的差异性,人均GDP只能解释各国预期寿命71%的差异性。

其余的略高于四分之一的预期寿命影响因素,不能由人均GDP做出解释,中国民众的预期寿命比人均GDP发展该有的水准高出三年,与此同时美国民众的预期寿命则要比其人均GDP发展该有的水准低两年。

这说明,中国的整体医疗服务、环境、教育等等对其预期寿命有促进作用,而美国的这些领域则让其预期寿命失了分。

就真正的人权而言,合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与印度妇女的例子,生动地证明了这些经济与社会指标与人类福祉所具有的关联性。这也清楚地说明,西方宣传的人权是多么的具有欺骗性,以及其对一些人权政治问题的认识是多么的具有局限性。

据最新的国际可比数据显示,中国妇女平均预期寿命为77 岁,年龄15岁以上的女性识字率为93%;印度妇女平均预期寿命为68 岁,年龄15岁以上的女性识字率为66%。尽管印度是“议会制共和国”,但这些事实显示,中国妇女的人权远远优于印度妇女。

 

**西方对“人权”概念不切实际的幻想

上述预期寿命与中印妇女地位数据清楚地表明,美国定义的“人权”是多么的具有欺骗性。人类的现实需求纷繁复杂,从摆脱贫困、确保自身安全等基本需求到文化、科技等复杂领域的需求。真正的人权应包括追求这些目标的能力。

其中最基本的权利是活着与摆脱贫困。遗憾的是,就这些而言,尽管中国国内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但世界上尚有11亿人没有摆脱一天约1.90美元开支的贫困生活。单单印度就有超过7亿人(占印度人口的 60%),没有家庭厕所,逾14万不到五岁的儿童死于腹泻——一种与糟糕的卫生环境直接有关的疾病。

英国最大水资源公益组织水援助(WaterAid),就这些糟糕的统计数据所作的《并非笑话:世界各地厕所概况)(It’s No Joke – State of the World’s Toilets)报告指出:“近40%的印度儿童发育不良,这将会影响其生活变化与印度进一步的繁荣。”世界上尚有9.6亿人没有厕所。

大量的孩子由于贫困过早夭折,这不能说这个国家人权状况良好。人权首先是,她的人民有一个厕所、能够享有读书写字等基本生存条件的权利;由于贫困,她的人民寿命比相当国家的人民短,这不能说该国人权状况良好,人权是人民有接受教育、享受休闲时光等这些权利,这些才是满足人们现实需要的最重要的人权。

美国宣称,印度妇女的人权优于中国妇女,因为其生活在“议会制共和国”国家。尽管事实是,她们比中国妇女寿命短9年,她们的孩子有 40%的机会早夭,她们没有厕所,接受教育的机率也不高。所以,美国的说法不过是人权笑话而已。

俄罗斯一些人曾用“无自由,香肠再美味有何用?”(what good are sausages without freedom)这样的标语,来讽刺那些拥有比香肠更丰富食物的富人——中国类似的说法是“不自由,毋宁死”。

可是,美国宣传机构对人类具有多维需求这一事实视而不见,反而想用其幻想出来的一维视角取而代之,认为人类关心的只是一系列单一狭隘的事情,比如拥有“议会共和制”制度或者用上 Facebook。

按照美国的说法,能用上Facebook比印度或非洲妇女拥有一个厕所、有机会识字或者比中国妇女多活九年更为重要。但这并非真正的人权!它只不过是由一些故意歪曲事实或者从未认真思考过何谓真正的人权的人提出来的。而这种笑话能问世的原因之一,是为了隐瞒资本主义国家在减贫方面的失败与社会主义国家在减贫方面的的成功,而故意为之。它是为了试图掩盖83%的减贫贡献率来自于中国,不到15%的减贫贡献率来自于资本主义国家的事实。

在现实世界中,相对于美国制度的幻想以及其在中国的辩护者,迄今为止,中国无与伦比的减贫成就对世界人权的贡献超过世界任何国家。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607/329.html

本文话题: 人权 罗思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