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道 > 正文

愚化比教化更适合传教,但我们必须拒绝愚化

作者:梁兴扬 来处:梁兴扬微博 点击:2016-09-10 12:18:39

卖菜的考虑的是今天早上的菜卖不出去是否新鲜,出来找工作是看月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过公司看今年的绩效如何,教育是看十年寒窗能不能学有所成;而信仰,包括宗教却是看千百年后能够延续。

这个目标过于弘大,甚至过于缥缈,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大道却是无垠的,当用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垠的大道中,我们该如何自处?

同时,既然是宗教,自然是越多人与我们同行越好,信众越多越好,梁兴扬先定个小目标,收一万个徒弟,就如同宗教需要大量信众一样,这些信众就是对其宗教理念认同的同行者,那么,对于同行者,又该是什么态度?

不可否认,几乎所有的宗教先贤,在他们所处的时代领先绝大部分人,获得了更多人的追随,对于世界,他们有自己的认知,可能认知的方式不同,但条条大路通长安,长安有个金仙观,金仙观里有个梁兴扬,梁兴扬有一堆笨徒弟,哎呀,今天不是说快板,我们继续:他们的承继者都在寻找一种将他们思想传承千年的方式,包括道教也是在这种传承中前行。

道教道人梁兴扬

​一、传承千年是为了什么?

传承千年又是为了什么,是践行先贤探索大道的精神,前行并追寻大道,还是仅仅为了传承千年并获取自己的利益而已?

无论是老子、孔子、释迦摩尼、耶稣,他们的初衷或许都是一样的,引领更多人探索大道,但是随着传承的进行,宗教必然掺杂活人的利益,在历史上,宗教做的坏事跟宗教做的好事一样多,甚至多于做的好事。

其实,有的宗教已经忘记了初衷,只不过为了传承而传承,他们把方式当做目的,自己都迷失在信仰之中,不能明白宗教的真相,却固守千百年之前的教义,顽固不化,抱残守缺,或者说甘愿堕落,一边享受时代的进步,一边诅咒时代的进步

当然,宗教本身是期望趋向完美的,讲究通过内心的修持达到人生的终极目的,或者拔宅飞升,或者升入天堂,或者西方极乐;在趋向完美的过程中,当掺杂了人的利益,就会被利用。

我们应该明白这个真相,对于宗教来说,传承千年只是方式,而不是目的,宗教应该传承探寻大道的精神,沿先贤的道路前行,而不是把先贤作为一座不可攀越的山峰

或者先贤是一座巍峨的山峰,但是,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我们总要超越先贤,走向更高的山峰,就如同从甲骨文到印刷术到网络时代一样,都是发展变化的过程。

我们从茹毛饮血到华服美食,都是奋斗而来,不是固守,不能享受着时代的进步,却抱残守缺,历史会淘汰不合时宜的事物,也会淘汰不合时宜的宗教,没有宗教处于历史之外。

人类的文明需要点燃,宗教的传承也需要光亮,但是传承千年,不可能永远燃烧当初的那块木炭,而是薪火相传,把思想传递下去。

如果有的宗教说他们永远燃烧当初的那块木炭,那块木炭永远领先世人,那么他们肯定是骗人的,因为他们把自己的欲望和贪婪作为那块木炭的燃料了,来愚化世人。

 

​二、传承方式的优劣

当宗教诞生的那一天起,成教的传承方式就分为两种:一种是教化,一种是愚化。

从人类诞生智慧那一天起,对于同行者,也就这两种手段,可以用迷信的锁链禁锢,也可以给他们插上理想的翅膀,要么威胁恐吓,要么以德服人。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教化总比愚化更费力,越是迷信越是封闭的宗教越容易蛊惑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毁坏比建设容易,恐吓一个人比教化一个人的成本更低

如同教育孩子一样,孩子犯了错,采用教化,你必须苦口婆心教育,可能孩子不依不饶,需要你花费更多的耐心和更有技巧的方式。

如果采用愚化,反而简单了,你打孩子一顿,告诉他再这样做还是要打他,或者说剁掉孩子一个手指头,告诉他如果再犯,还要剁掉他一个手指头。

不要认为这个是玩笑,宗教的愚化,不是剁掉一个手指头那么轻易,而是真刀实枪的杀人,历史上,死在宗教战争中的人类不是少数,连道教都活活烧死过人,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信众也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

愚化是一种便捷的方式,在某些宗教人员眼里,信众不一定是人,而是工具,老老实实听从他们的安排即可,他们的意志就是所谓神灵的意志,死后自然升入天堂;其实,冥冥中虽然有因果报应,但是,更多的宗教徒是把自己的意志当做神灵的意志来宣扬,达到愚化信众的目的而已。

教化信众很难,首先你要把信众当人,然后,有能力解答他们的疑惑,而不是告诉他们老实念佛、虔诚信神就够了,要帮助他们建立完整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如果教化是在灵魂的沙漠上建立宏伟的人生殿堂,展示每个人不同的风采,那么愚化就是推平一切华丽的建筑,把世界同化成一片灵魂的沙漠。

同时,世人多好逸恶劳,总喜欢贪图捷径,甜言蜜语和超出付出之外的许诺最容易打动人,更多人喜欢享受而不是付出;于是乎,信我者得永生的拥趸远远高于明智明心者,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因为懒、贪、愚,所以,哪怕可能有人怀疑天堂的真假,但是万一死后真的有天堂呢,不用付出,只需要虔诚的信仰就可以入天堂,多么省力啊。

真正愚化的方式在于烧毁本宗教之外所有的书籍、砸烂电视、收音机、网络等了解外界的方式,从幼儿开始不断洗脑,用死后的许诺不断蛊惑信众。

愚化在传教方式上,远远优于教化,在传统社会,越是封闭的教义,越是容易发展迷信、偏激的信徒,只不过当网络越来越发达,宗教不可能完全把人的思想禁锢在他们划定的圈子里的时候,教化才看起来更被需要。

 

​三、路在何方?

在我们可以预想的未来,愚化和教化仍然会做各种各样的纠缠,愚化仍然会是主流,毕竟成本低廉、方式简单、可操作性强。

对于我们自身,是选择掌握自己的命运还是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中?或许有人沉浸在历史的辉煌中,我们要相信,我们所处的时代,或许不是最好,却是最适合我们的时代,我们依附其上。

尤其是对于宗教信仰,正因为有了网络的发展,让我们接触更多的事物,有了更多的判断方式,不至于让自己被轻易的愚化。

对于梁兴扬本人来说,我相信神灵的慈悲和祖师爷的恩德,我相信冥冥中有因果报应,但我不相信神灵会根据他的喜好来选择谁上天堂,我不相信祖师爷狭隘到因为一两句言论报复谁或者喜欢谁。

有人说,不信神者下地狱,而兴扬认为,哪怕你不信仰道教,光明正大、积德行善祖师爷一样冥冥中守护正道。

我们不仅仅要与宗教内的愚化做斗争,更要与自己做斗争,初心不改成佛不难,成佛封神的又有几个人呢?多少人在中途放弃了?或者选择了捷径。

教化这条路,真的很难,时时刻刻都在受到愚化的侵蚀,甚至教化者本身都可能走向愚化之路,包括我自己,是否能够抵御来自愚化的诱惑并行走到终点我都不知道。

先贤或许是巍峨的山峰,但是先贤超越了他们的先人,不正是告诉我们一条这样的路吗?尊重先贤并超越先贤,才是对先贤最大的尊重。

或许我们走的不是很高,也不是很远,教化之路很难,但是,哪怕我们做一块垫脚石,也应该为后人把这条道路铺平,让智慧的光芒不迷失,或许就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每个人都是世间最璀璨的星辰,作为宗教,理应引领更多人绽放属于管他们的光彩,让他们拥有自己的思想,树立自己的人生观,而不是重复特定宗教的世界观。

愚化,仍然是目前世界宗教的主流,道教式微的现状必须正视,但是教化万万不可缺,我们不能让信众沦为其他人的奴隶,哪怕是神仙的奴隶。

牡丹虽好,世上仅有牡丹也是单调;白莲花虽然高洁,河流里遍布白莲花也需要人道毁灭。哪怕是一根小草,都应该拥有自己追逐阳光的权利。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颗无名的小草……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609/458.html

本文话题: 道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