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贫汉人6人死亡曝光甘肃临夏族群和宗教黑洞

作者:网友综合 来处:网络 点击:2016-09-21 20:16:50

甘肃临夏赤贫汉人一家6人死亡,国家每年补贴临夏200亿,修建3000座清真寺,这一连串数字牵动无数人心。

临夏215万人口,穆斯林114万,2015年财政收入16.58亿,财政支出200.59亿,全州有清真寺3000座,遍布全州各集镇、村庄,少数族裔并不意味着是弱势群体,修上千座富丽堂皇的清真寺却有非穆斯林如此穷困自杀。

 

*要命的族群政策

在临夏,汉人遭受民族压迫,宗教压迫双重迫害,鉴定完毕。

可是我们该怎么办?下一个遭受此种噩运的汉人是谁?

当地给我们展示了新时代的三座大山:民族宗教势力,宗族势力,腐朽官僚。

民族宗教势力利用执政党特殊政策获益,从中央转移支付中获取巨大利益,不断扩充自身实力,同时利用当地汉民贫困的实际保住国家级贫困县帽子,持续吸血。

腐朽官僚在其自身及其亲属利益保障的同时,分出一部分资金安抚底层民众,同时为了推卸资金分配责任,使用了村民投票选低保的拙劣手段。

宗族势力利用官僚阶层的特殊投票手段保证保障资金在自己家族内流转。

底层民众没有代表自己的势力,只能任人鱼肉。

中国传统媒体的焦点主要集中在贫穷,微博的焦点则集中在宗教和民族政策。例如长期关注此类议题的体制内学者习五一转发的微博称,1、康乐县是临夏回族自治州下辖县;2、临夏财政支出90%以上靠中央补贴,补贴额为18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下同)/年;3、临夏有清真寺3,000多座(相当部分是政府建的,或免费给地),清真寺远多于世俗学校。康乐县有200多座清真寺;4、临夏回民占53%,汉民占43%,汉民是不受重视的少数民族,而自杀的六口人是底层贫困汉民。

甘肃临夏,就这样死了一家6口汉族人。大家都很悲伤,在这个到处是中国梦的时代,在某个得到汉族纳税人财政转移每年达百亿的地方,居然有汉族人因为贫困而自杀。我们所纳的税,到底去做了什么?

《临夏 探寻民族地区扶贫开发新路径》 文章里提到,“来到村民马尕五虎家,热情的女主人端上了热腾腾的手抓羊肉和黄灿灿的油香……马尕五虎家和290多户由当地政府配套修建了房屋、暖棚羊圈、沼气、院墙、厕所等,使他们的生活一下子变了样。”

汉人不是人嘛,如果是少民,低保早安排好毕恭毕敬奉上了。某些地方吃低保的人口都差不多三分之一了,而且生越多,钱越多。还有汉族圣母婊千里送,爽不爽?

自杀这家所在的,恰恰就是回民掌权的甘肃临夏。可想而知,汉族贫困人口在少民自治地区,是怎样的一种待遇。所以那些跑少民地区献爱心的小资纯粹无知装逼。TG体系下少民不但有普通扶贫款还有专项扶贫款和各种特殊援助,比他们可怜的汉族多的是。

根据临夏六普数据。从2000-2010年10年间,临夏汉族人口不但没有任何增长,反倒减少了近一万人,而回族撒拉东乡族等MSL民族人口却猛增了十几万!

如果考虑到汉族人口老化因素,汉族人口锐减速度更是惊人。所以自杀的那户人家,哪怕贫困,回汉杂居区多子的汉族家庭都是内地汉族的防线,值得尊重!

俄罗斯已经纠正了苏联的民族政策,但是土星共和国还没有。多民族国家,民族平等相待,和平相处明明就是最好的政策,却偏偏要当一个矫枉过正的圣母。苏联圣母了70年后爆炸了,你呢?准备什么时候爆炸?愚蠢的善良,真是可恨!你不是最大的美粉吗?怎么不学学美帝的民族熔炉?

 

*临夏3000清真寺

被“精准扶贫”赤贫汉族家庭举家自尽,临夏州究竟是个什么样地方?

乌兹别克斯坦3200万人,2800座清真寺。临夏220万人,3500座清真寺。临夏不称斯坦,真是可惜了!

临夏?这不是通缉统战部长的地方吗?这不是没收电视的地方吗?这不是幼儿园小姑娘背古兰经的地方吗?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地方吗?

临夏自治州宗教狂热日甚一日,58年即被取缔的封建教主制全面恢复,此次被“精准扶贫”赤贫汉族举家自尽惨剧所在地康乐县竟有县人大主任退休后放弃马列主义,自愿为伊斯兰“教主”担任家奴(管家)(《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19卷1期70-75)

临夏3000清真寺现象并不罕见。重庆清真大寺总投入资金4678万元,穆斯林集资110万,其余由政府出资,其中市财政2018万元、区政府(高新区)配套2550万元、市伊斯兰教协会自筹110万元。深圳清真寺政府出资3000万,建设一年后,穆斯林要求政府帮助。北京窦店清真寺政府出资8000万。杭州清真寺政府出资2.1亿。10年武汉民宗委给二七清真寺10年的预算为460万,民权路清真寺5000万,穆斯林的那点捐款修得起那一个?

 

*高额财政转移支付是以身饲虎

国家巨额转移支付应当如何使用?临夏市人口27万人,极具伊斯兰风情的临夏民族大剧院总投资2.87亿元。国家巨额的转移支付,主要应当发展经济,特别应当重点投入精准扶贫攻坚任务。极具伊斯兰风情的临夏民族大剧院与扶贫攻坚任务,孰轻孰重?

临夏是全国两个回族自治州之一,人口215万有穆斯林114万人。是全国人均DGP最低地区,财政自给仅6%、贫困人口90万。2015年州财政纯入16亿,支出200亿。也就是说中央每年给它们转移支付200亿。大戏院总投资2.87亿元,以后谁再说西部人民在吃草,就拿这些图打他脸。

临夏过去几年的财报每年仅行政支出就30亿, 临夏的gdp才220亿, 上海的gdp是临夏的100多倍不止, 但行政支出240亿, 仅8倍. 平时周围人一直抱怨上海官僚无能贪婪懒散, 然而和临夏官僚一比都成孔繁森了。

所有民族自治地区,无论是县还是自治区,都是财政支付转移的对象,而不是财政转出的对象。全国真正承担财政转出义务的地方只有东部9省,都是非民族省。叫嚷自己是少数民族纳了多少税的,去看看本地财政的结构,去看看民族企业的纳税税率。从整体说就是净补贴。

目前有盈余可言只有沿海5省吧,以,从经济的角度,的确是皮筋已经啦得越来越紧,什么时候崩了都不知道。苏联分裂和最后俄罗斯无法承担加盟共和国的经济援助有关。

 

*讲点临夏历史

河州地名是从东晋十六国的前凉开始就有了。原本是羌汉杂居区。绿绿进入河州,是在元代,南关清真大寺初建在至元年间。回乱之后,因为董祥福和左宗棠的缴扶归顺政策,投降的西北回民军阀崛起,临夏是西北三马的老巢。但并非当地汉族没有一点势力,曾任新疆都督的金树仁就是临夏人。

到了汉唐,临夏已经成为了古丝绸之路的南道要冲,唐蕃古道甘川古道的重镇,被称为“河湟雄镇”,在明代,河州设置了河州茶马司,就是茶马贸易集散地,商贾云集,本称为西部的旱码头。临夏的牡丹栽培在唐代初始,明清达到鼎盛,其特产紫斑牡丹,是我国七个原种牡丹之一。

临夏穆斯林势力崛起在清代,屡屡造反。历史上的河湟事变居然有四次之多。前3次都在清代,最后一次是1928年民国马仲英发动的。一屠湟源,二屠永登,三屠民勤,凡见汉族佛寺道观一律焚毁,大量汉民惨遭屠戮。但可笑的是,我刚才在翻红朝对最后一次河湟事变的定性,居然又是大汉族主义,不尊重回族风俗。

1928年6月27日,马仲英围河州,烧毁汉族万寿观,宝觉寺。国军反攻进城后下令烧毁河州“八坊”十二寺,28年8月30日,马仲英围天水,入甘南焚藏传佛教名寺。屠湟源城,死者四千余人。马仲英撤走后,城内残余汉民屠杀回民报复。如果非说大汉族主义,那么简单说,民国的汉族势力的确并不示弱,直到解放后~~

最后一次河湟事变,汉族的报复以国民党军阀部队形式出现,所以临夏的回民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损失巨大,马仲英本人后来也撤出临夏,去了新疆。

所以直到解放前,临夏仍然是汉族人口占多数,部分县乡回民东乡撒拉等人口有优势。但是最后一次人口普查,临夏州的汉族人口比例已经低于40%。

 

正如网友所说,关注这些带不来一分钱收入,带不来晋升提拔,我们享受到的只是数年如一日的无底线侮辱叫骂、暴力围攻、斩首威胁,以及其它各类麻烦。但意识到那些危险趋势可能彻底颠覆中国国体,可能颠覆我们的生活,我们不能不起来履行中国国民保卫中国国体的义务,不能不起来保护我们的生活。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609/477.html

本文话题: 宗教 穆斯林 族群 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