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现实吧,不要将中国伪装成马克思主义,不要说中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

作者:杜美尼勒 来处:鼎盛 点击:2018-06-18 09:07:17

杜美尼勒(Gérard DUMENIL)是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曾经是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在法国以及美国出版了多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专著,他自称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又是“修正主义者”。

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日前后,杜美尼勒频频出现在法国媒体,2018年5月4日在法国文化(France Culture)电台举办的马克思主义专题讨论会上,他谈到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并且令人惊讶地说,他在中国曾经受骗,再也不愿意去中国了。

杜美尼勒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经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学习中文,对中国文化、历史情有独钟,在法国五月风暴前后,同许多法国热血青年一样对毛泽东十分着迷。近几年来,随着中国国内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热的掀起,杜美尼勒多次应邀前往北京参加讨论会,并且曾经在中国大学任教。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杜美尼勒认为自己在中国“受了骗”? 作为马克思主义原教旨学者,他如何评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习近日在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会上声称中国选择马克思主义是正确的,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际应用,那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思想是否有关联?

对此,杜美尼勒是这样说的。

我是一位CNRS 的研究经济的学者,今天已经退休。最近我们正同英国出版社合作,出版一本名为经营资本主义(capitalisme managérial)的作品,这本书是为纪念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而作,虽然从书名上来看不太明显,但是,这本书的副标题是:财产,管理,新经营模式的诞生。写这本书的目的是梳理马克思的思想,寻找帮助解答今天社会疑问的答案,尤其涉及新自由主义。

从2010年开始,我开始重新学习中文,我在上海复旦大学教了一个月的哲学课,也参加过多次学术讨论会。在复旦大学的教课过程很顺利,我的学生是哲学系研究生。但是,我参加的学术讨论会令我十分失望,这是由于中国目前特殊的情况,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在中国其实面临的是一个十分尷尬的处境,因为中国政府自称遵循的是马克思主义,这使我感觉十分诡异,我因此决定停止与中方的交流。

我曾经表示在中国受骗了,我确实使用了受骗这个词,这是因为一开始我没太明白,刚刚接触中国时,由于我过去出版了多本著作,我受到非常恭敬的接待。

之所以说我受骗,具体地来说,中国自称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院派几年前创设了两大刊物,其一叫做:《世界政治经济学评论》(World Review of Political Economie) ,另一份叫做《国际思想家评论》(International Critical Thought),他们请我为这两大刊物的撰写文章,主题是如何通过马克思的著作来解析今天的社会,当时是刊物创刊首期,我非常乐意地接受了。

但是,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因为我后来发现,那些联络我的人以及这两份杂志的都是中国式社会主义的主导思想,这使我很不高兴,因为我并不认为中国当今社会模式与社会主义有任何关联。我第二次受骗是在一次讨论会上,有人告诉我说我要获得一个奖项,我获得的是二等奖,一等奖的获得者就是中国式社会主义思想的权威学者,因此,我明白了他们要我参加这些活动的目的。

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派拥有很多经费,他们在全世界召开讨论会,可以邀请各国的学者来参加,我的许多同事都很高兴去中国,因为他们十分绝望。所以,我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马克思主义思想主导下的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理论获得学术界的公认,而我对此并不认同,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停止合作。

中国式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关系,而是经营资本主义

为什么我认为中国式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关系呢。这是因为邓小平提出的所谓中国先发展资本主义,发展提高生产率,等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再发展社会主义,我认为这完全是在开玩笑。

因为今天的中国,一个统治阶层已经逐渐形成,正如我在书里面所描述的那样,今天在中国发展的是一种经营资本主义,是资本家与经营贵族联合结成统治阶层的资本主义社会,这些人正在占有巨额资产,我根本就不相信今天的中国社会还有可能回过头来发展社会主义,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如果社会财富有一天会重新分配的话,只可能通过暴力甚至流血的过程。

中国已经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绝对不是,中国是一个正在走向经营资本主义的国家,同西方美欧等国不同的是,中国并不一个新自由经营资本主义国家,因为中国保留了许多国家机构以及一党专制。中国政权很可能是受到了苏联的解体的影响,中国还期待恢復昔日的光辉,有一种民族主义的色彩,当然带有一定的中国特色,但是,将此叫做是社会主义制度,这实在是太不严谨了。

中国正在建设的是一种经营资本主义,目前尚不是新自由主义,但是很可能会成为新自由主义。

西方国家根本不在乎中国是否是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以及其他思潮都失败了,西方的主流思想是资本主义最终取得了胜利,中国的加入对西方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唯一的问题是中国是否会加入西方的已有的以美国为主导资本经营体制,还是中国会打造自己的经营体制,这个问题的回答目前还不知道。

中国官方的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并没有关系

我并不认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派可以推动对马克思思想的研究,恰恰相反,我认为中国政府出动巨资宣传马克思主义是为自己的体制做宣传,同马克思主义并没有关系,在中国没有任何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我在学术讨论会上所听到的一般都十分令人失望。

为了让老百姓能够接受,中国在全世界拿出巨资寻求国际承认,至少寻求国际马克思主义研究学者的承认。

“习思想是二十一世纪的马克思主义”,这种说法是在开玩笑,首先必须搞清楚什么是马克思所指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至少应该是减低贫富差距,减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距离,而中国目前所走的完全是反方向。

那些思想本身完全是空话,不过是反反覆覆重复出现的陈词滥调,所谓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经常出现的词语就是以中国特有的方式发展现代化,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但这些都是空洞的理论。

不应该将中国伪装成是马克思主义,中国正在建设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别的模式

我并不是要批评中国,中国今天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不应该将中国伪装成是马克思主义,这就是我的主要观点,我对中国并不反感,恰恰相反,我从学生时代就对中国文化、历史感兴趣,我还学过中文,我对中国并没有任何偏见,中国必须面对自己沉重的历史,这已经够承受的了。但是,不要要求我说,中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这也实在太不严肃了,因为中国正在建设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别的模式。

网友评论:

  • 说真话神马的最讨厌啦。
  • 说出了中国人民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 你以为中国特色这四字定语是白加的啊?
  • 这货就是太直了,一句话不能弯着拧着掰着讲嘛,一定要讲那么白干嘛?
  • 大家知道谁说“什么是社会主义,谁也说不清”这句话吗?赵。有心的人去查查,会有很有意思。非说社会主义说不清,所以不让说,到最后资本主义也就复辟了。
  • 这哥们完全就是在瞎说大实话。不过他的经营资本主义也没什么新鲜的,共产党的老祖宗早就定性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了。
  • 哪天真要彻底变天政变了,社科院马研院以下各堂口必须得记一份功劳。
  • 就和论坛的人说的一样,1978年后是DCD 不在是GCD了,这个皇帝的新衣只能老外才能指出。只怕是国内有人想这么干了 起码扒了外衣 包养个情妇就不算个事了
  • 这老外还得加强学习啊,中国现在一直说的是马列啊,关键是列宁啊。
  • 原教旨主义+理论家,到哪里都是蟹脚。
  • 一早哲学和经济学是连一起的,随着科技的发展,重心从哲学向经济学偏,从托马斯亚奎那,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然后到了马克思,而另一个分支是去了凯恩斯那边。孤立的看问题是不严肃的。可能欧洲是真走了马克思的路,英美走了凯恩斯的路,当然界限不那么分明。
  • 这位杜美尼勒的视角和逻辑都有可以讨论的地方。仅就他自己提的社会主义定义来看,也不能得出中国所走的是反方向的结论。减低贫富差距,减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距离,这两条标准如果放到全球范围内看,他就会得到另外一个结论了。1831946&m=15502854

邓小平说社会主义共同富裕——他和他的家人又是怎样做的呢?

1986年9月2日,邓小平说:“社会主义财富属于人民,社会主义的致富是全民共同致富。社会主义原则,第一是发展生产,第二是共同致富。”

1985年,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

1990年,邓小平说:“作为制度来说,没有社会主义这个前提,改革开放就会走向资本主义,比如说两极分化。中国有十一亿人口,如果十分之一富裕,就是一亿多人富裕,相应地有九亿多人摆脱不了贫困,就不能不革命啊!九亿多人就要革命。所以,中国只能搞社会主义,不能搞两极分化。”

1990年12月24日,邓小平说:“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

1992年初,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更多文章: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06/616.html

本文话题: 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