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分析”选举洗脑机构如何控制民意、扭曲民主

作者:红色枪骑兵 来处:观察者网 点击:2018-06-26 17:17:25

“剑桥分析”(Cambrige Analytica),据说是选举无往不利的造势公司。它不但是5000万脸书用户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还在特朗普胜选和英国脱欧中立下了首功。

目前该公司CEO亚历山大·尼克斯因为在暗访视频中大放厥词,声称可以用“金钱和乌克兰美女”炮制丑闻构陷政敌,已经被公司停职并“划清界限”。然而“剑桥分析”的杀手锏并非是喜闻乐见的“金钱与美女”。这家公司的本质是个负责“群众工作”的公司,而且是进行“地下群众工作”的公司。他们依靠互联网和大数据“深入群众”进行调查,根据群众不同的口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地开展工作,并且通过众多“马甲”,神龙见首不见尾地畅游在互联网的“人民群众汪洋大海”之中。

西方政党不是不做群众工作,而是很会做。现在却已经有许多隐瞒着自己观点和意图的西方“群众工作者”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他们要把我们带向何处去?这是我们这些“群众”,这些“工作对象”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获得民众信息轻而易举

2014年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亚历山大·科根推出“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App,向脸书用户提供个性分析测试,在脸书上的推介语是“心理学家用于做研究的App”。当时,共2.7万名脸书用户下载这一应用。

这却成为了脸书创建以来(已知的)最大泄密案的源头。科根通过这一应用获取了2.7万人及其所有脸书好友的居住地等信息以及他们“点赞”的内容,因而实际共获取多达5000万用户的数据。而这些数据都被“剑桥分析”公司收入囊中。

令西方媒体津津乐道的是该公司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系,据说特朗普竞选期间的战略顾问和2017年8月以前的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曾经是剑桥分析公司董事,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曾是这家企业的顾问……等等。

西方主流媒体忙着黑特朗普胜之不武,而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可能更值得警醒的是:信息时代,想要进行调查,获取广大群众的信息,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换句话说,我们的政治胃口和精神弱点是多么容易就被泄露了。

想必大家已经习惯了电商平台精准投放的广告,他们通过你在电子商城的浏览记录,对你爱吃什么,爱穿什么了如指掌。当然,电商平台只利用了你在本平台的浏览记录(我们暂且如此善意地推测)。不过用同样的办法还可以获取了解你是基佬还是恐同,是非法移民还是土著,是红脖子还是白左,是萝莉控还是熟女控……

“猜你喜欢”是怎么“猜”出来的?

“剑桥分析”CEO尼克斯这次因为在电视上举出了“乌克兰女孩”而臭名远扬,但我们不妨来看看他真正的成功法门:在2016年的肯考迪亚峰会上,他曾经不无得意地宣传了“剑桥分析”进行政治调查和分析的方式:他们将搜集来的大量个人信息通过大数据技术进行归纳,然后基于著名的心理测量学上著名的OCEAN人格模型理论,为成千上万的选民建立五大人格特征轮廓。再将人格特征与住所,收入,职业等信息进行结合分析。这样一来,数字踪迹就变成了真正的人,你我的恐惧,需求和兴趣就都暴露在了“剑桥分析”面前

OCEAN人格模型,即开放性(Openness,)严谨性( Conscientiousness)外向性(Extroversion,)宜人性(Agreeableness)神经质( Neuroticism)五大类人格特征的首字母缩写

危言耸听吗?并非如此,实际上拥有类似研究手段的并不止“剑桥分析”一家。剑桥大学心理测量中心的迈克尔·波辛斯基博士曾经建立过一个以其名字命名的研究模型,通过追踪一个美国脸书用户在网上的“点赞”,就可以很容易地预测这个用户的人格特征和社会属性。只需要68个“赞”,模型就可以估计出用户的肤色(准确率95%),性取向(88%)和党派(共和党或者民主党,准确率85%)。而当追踪的点赞数量超过300,波辛斯基模型就可以深入你自己都没有明确认识到的潜意识层面,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

群众的呼声已经在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被网络搜集走了。对于在选举社会里操弄政治命题的人来说,这些信息是非常宝贵的,因为他们要搞清楚有多少人吃那一套,这是他们“群众工作”的基础,有了这些,他们才能“开展工作”

剑桥分析等选举洗脑机构如何“开展工作”

“你不能让人觉察到那是一种宣传。一旦人们意识到那是宣传,紧接而来的问题就是:这是谁搞的?所以我们必须小心翼翼不要让人察觉。”

这话是“剑桥分析”的高层说的,这话一点也不让人感到意外,在工作方法上,这与“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大有相似之处。

“从群众中来”就是要把群众的众多愿望和要求,加以集中和综合,结合自身的政治立场,提出系统化的工作决定(竞选承诺);“到群众中去”,就是把政治方案贯彻到群众当中,让群众去执行(投票)。唯有如此,群众才会觉得政治鼓动不是单纯的宣传,而是在为他们自己谋福利,是在响应他们的需求,回应他们的关切。

当然,“剑桥分析”的工作简单的多,他们不用去考虑群众长期和发展的需要,只需要考虑短期的(到下一次选举为止)的愿望和要求就行。他们也不用争取大多数群众,只需要争取特定群众(比方说,能够得到270张选举人票的群众)就足够。他们的工作决定不用长期贯彻,反正竞选承诺上了台就可以一风吹,而投完了票之后,群众工作也就告一段落,政治方案也就不必贯彻到底了。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剑桥分析”的两位高管如何不厌其烦地介绍说,他们的理念就是影响群众的情绪(而不是理智),因为只要摸准了选民的“脉”,就能投喂精准的“料”。料需要适合用短平快的网络手段来传播:对于趣味恶俗又对政治人物有着道德要求的选民来说,一段“乌克兰美女”的视频不就足以毁掉一个候选人吗?对于怀念“光辉岁月”的愤世嫉俗者来说,一句“Make XX great again”不就足以唤起他们的民族情绪吗?对于无数焦虑的城市工薪族母亲来说,一句“童童光溜溜”不就足以吓得她们丧魂落魄吗?

同样是在2016年的肯考迪亚峰会上,“剑桥分析”的CEO尼克斯也详细说明了他们是怎样“对脉下料”的。如果有一条事关禁枪的法案即将表决,“剑桥分析”会怎样帮助他们的拥枪派客户呢?对于一个高度神经质和谨慎的人,“剑桥分析”会把一张入室抢劫者砸窗的广告推送给他,触动他的警惕心理,想到自己需要拥枪自卫。而关心传统、习惯和家庭,和蔼可亲的人,“剑桥分析”会推送给他父亲和儿子在夕阳下一起射猎野鸭的温馨广告,将用拥枪美化为一种“从美国建立代代相传的家庭文化传统”。

“剑桥分析”操弄了群众的简单情绪之后,最怕的就是群众问“为什么”,问题不在于他们的政治理论会因此破产(反正他们根本就没有政治理论)。而是一旦群众问得多了,想得多了,他们的操作难度就会增大,工作成本就会提高,他们就会因此赚不到钱。

剑桥分析的“群众基础”就是当下“竞选国家”的民众心态和网络生态

中国共产党希望群众在工作中不断进步。然而在“剑桥分析”看来,群众最好是永远不要进步,不要醒悟。群众最好是永远沉迷在对投票制度的信任当中,同时也永远热衷于网上的“乌克兰美女”。这样他们才能有生意,“拍小视频,传小道消息”把戏才能不断地玩下去,他们的工作方式才能有戏唱。

归根结底,剑桥分析的“群众基础”就是当下“竞选国家”的民众心态和网络生态。“剑桥分析”离了这个“群众基础”,就好像鱼儿离开了水。

林肯说过:“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林肯可能没想到的还有一种办法是“一次又一次地欺骗所有人于一时”。“民主选举”下的政治人物可能会被某个丑闻搞得一蹶不振(当然,也可能百蹶百振,比如贝卢斯科尼)。但是幕后的庄家却很少变动,像“剑桥分析”这样的操盘手自然也可以换个新公司,注册个新域名,搞个新“马甲”,就能重整旗鼓,继续兴风作浪。

“剑桥分析”的“群众工作”做的太多了,偶尔难免失风走水,泄露风声。可是这也不意味着他们行将就木,要退出历史舞台了。一个“剑桥分析”倒下了,千万个“剑桥分析”会站起来,因为他们的“群众基础”还在,他们的“工作成果”可为后来者的榜样。

而“剑桥分析”这次之所以玩砸了,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帮助了Fake News们所反对的特朗普与英国脱欧。但是同一个公司,同一批人,这一次可以服务于极端保守派,下一次也可以服务于自由派。这一次他们可以支持特朗普炒作脱欧,下一次也可以支持希拉里炒作欧洲联合。反正在互联网上,你不但不知道对面是不是一只狗,而且不知道对面是不是和上次相同的那只。

“剑桥分析”声称他们已经将工作扩展到了中国,这倒不像是在吹牛皮——中国当然没有西方式的选举政治,但是我们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已经是屡见不鲜了,我们也已经目睹了不少“乌克兰美女”式的东西。工具是现成的,就算他们尚未结合,但是结合起来也是很容易,很快捷的事情。

现在以“剑桥分析”为优秀代表的西方“群众工作者”已经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我们身边了,他们可能一出口都是我们爱听的话,一发就是我们爱看的片。但他们要把我们带向何处去?这是我们这些目标对象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原文标题为《“剑桥分析”告诉我们西方不是不做群众工作,而是很会做》,此处删除了一些与西方洗脑公司操作手法无关的内容)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评论:西方洗脑控制技术理念换汤不换药、持续迭代更新

(评论已整理为《中国人要警惕信息时代的个体化精准洗脑技术》)

网友说的很有道理——“西方最擅长的是观察。美国最擅长的是误导和洗脑。

在美国,洗脑是一条龙的产业链。”擅长互联网社会媒体点对点分析与政治广告投放的“剑桥分析”,不过是西方洗脑链中的一员。互联网崛起前,同样场景、手法也发生在传统媒体领域,美国不就是依靠传统媒体,进行最顶尖洗脑而进行大众心理控制的吗?这种洗脑控制背后,就是资本寡头们在贯彻其意志。

西方洗脑技术本质不变,却随着环境、工具变迁,不断升级,使用最新技术。互联网帮助他们第一次能直接广泛接触到每一个最终对象,并借助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进行深入分析和挖掘。

如今日头条引领的千人千面信息流技术,已经广泛运用于移动新闻领域,通过精准分析每个用户喜好,匹配相应标签,进而不断向用户投食更符合其口味的信息,腾讯等机构都在跟进。

假设一下,如果这些平台将倾向性政治立场贯彻到信息投食策略中,先通过监听通话记录,记录聊天信息,观察应用使用,跟踪信息阅读过程,完成用户画像,缓慢逐步推送针对性的情绪煽动和意志扭曲信息,引君入瓮实在太容易。

过去给袁世凯专门弄份报纸,估计还费点劲,主题设定、信息选择、排版、印刷,怎么也得几十号人才能搞定。互联网时代简单了,有了算法后,只需要耗费一台服务器很小很小的资源,一个人就能被设计出动态更新的针对性信息投放策略

有些朋友可能还对上世纪九十年代系列颜色革命手法有些印象。西方派人手提箱塞满美元进入南斯拉夫,大规模印刷口号标语,一天内铺满南斯拉夫;在中亚塔吉克斯坦,西方支持的反对派地下印刷厂被查封,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赤膊上阵帮助解封。美国中情局外围机构爱因斯坦研究所和自由之家,长期在世界各地传授洗脑和传播技术,影响民意。

所以大家要充分意识到,西方有一整套完整的传播洗脑、选举影响技术,互联网武器又大大强化了其杀伤能力。这战场不见血,没有硝烟,胜败却会导致尸山血海,甚至导致文明的灭亡。

当中国逐渐从威权社会向更加多中心社会转变时,改变社会、政治议程关键因素,也将逐渐从针对少数人的贿选手法,转向通过传播技术大规模影响甚至扭曲民意。 扭曲发起者,可能是本土某一力量,如某派政治力量、某位政客、资本寡头、经济势力联合体,其都有能量雇佣各种公关公司、水军、僵尸粉制造机构,如民委、国台办、泰山会、湖畔大学、亚布力论坛、工商联合会、察哈尔学会等;也可能是西方及其在华代理人,后者有更强烈动机、更娴熟技术,如《南方周末》、天则经济研究所等。

无论西方试图洗脑中国民众的战略叫什么,文化演变,颜色革命,软战争,舆论战,都提醒我们认真思考各种信息传播的主体、利益、动机、去处,确保自我理智主导自己的情绪。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06/639.html

本文话题: 洗脑 舆论战 宣传战 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