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批评移民正改变欧洲文化

作者:白左 来处:白左媒体 点击:2018-08-08 20:11:51

川普是在接受英国媒体「太阳报」(The Sun)访问时,怪罪移民改变了欧洲文化。他说:「我认为让数以百万计的人来到欧洲十分悲哀。我认为你们流失了你们的文化,看看四周,你走过的某些地区是10或15年前不存在的。」川普言论被认为呼应了大西洋两岸日升的反移民情绪。

欧洲和美国都正在经历人口转型,让部分白人多数族群很不舒服。

南方反贫穷法律中心(SPLC)情报项目(Intelligence Project)主管贝瑞奇(Heidi Beirich)告诉美联社:「他提出这个论点的方式,说我们文化改变…说欧洲变得比较不好,换句话说,这些人来到这里导致文化转坏、导致地方变差。」

川普自己是移民后代,祖父和母亲分别从德国和苏格兰移民美国。对於欧洲接纳大批移民,他说:「我认为这改变了文化,我认为这对欧洲是十分负面的事。」

他说:「我认为这重伤了欧洲其他部分。我知道这么说在政治上未必正确,但我还是要说,大声地说,我认为他们最好睁大眼睛,因为你们在改变文化,你们在改变很多事情。」

马西说,在欧洲许多国家的立场本已非常歧异之际,川普这些话恐让欧洲极右派更胆大妄为。

美国范德比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专攻不平等政治的史学家克雷默(Paul A. Kramer)表示,「白人民族主义的崛起是他乐见,他自己参与其中,并且鼓励这种事。」

德国部分公立学校移民学生占九成  德国父母焦虑了

来源:欧洲时报  2020-1-10

《每日镜报》今日报道称,越来越多的德国父母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感到焦虑。从孩子进入幼儿园那一刻起,父母们就开始为他们的下一步作打算,选择一所优质的小学成为“龙凤养成计划”中最重要的第一步!

据统计,2019年,大约有45%的学龄儿童拒绝在政府划分学区内的公立小学入读。其中有60%的申请者成功获得批准。绿党议员Marianne Burkert-Eulitz.称,2019年,德国柏林约有30%的学龄儿童进入其所属学区公立小学以外的学校就读。

图片来源:法新社

在柏林,不同地区居民对于私立学校的热衷程度有所不同。居住在Charlottenburg-Wilmersdorf区的学生父母似乎对所属地区的公立学校颇为不满,有三分之二的学龄儿童提出转学申请。在Steglitz-Zehlendorf区,转学申请人数位居柏林第三。

报道称,在上述这两个地区,绝大部分家庭都希望将孩子送进国际学校或私立学校读书。离开所在学区,入读国际小学在当地似乎已经成为一种风气,相比于所属学区的公立小学,父母们更青睐拥有双语教学及各类特色课程的国际学校。

在2019/20学年,柏林约有29000名学龄儿童按照政府规划,进入地区公立小学入读一年级。

针对德国学龄儿童拒绝入读公立小学的现象,德国融合与移民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在几年前完成了一项相关调查研究。根据研究报告显示,德国父母的择校意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就读小学内的移民学生比例。

在德国的一些教育研究中,有某些移民群体被认为学习能力较弱,这也是德国父母最担忧的一点。他们担心,公立小学的外来移民学生数量过多,可能导致自家孩子的学习质量下降。

也有部分父母认为,在一些公立学校中,外来移民学生占到总人数的60%,甚至90%。德国孩子很容易成为其中的“少数群体”,甚至可能遭到排斥。报道称,德国父母的择校行为可能进一步加剧社会分裂。

欧洲白左学者怎么看待欧洲绿化

从本质上讲,这不是社会管理问题,而是法兰西民族的未来问题。由于法国本土民族出生率持续下降,离婚率居高不下,同性恋又方兴未艾,人口越来越少。而其他少数族裔则完全相反。据估计,若继续照这样的速度演进,到2050年法国将变成法兰西伊斯兰共和国。

其实法国学者也对此忧心重重。我也曾给他们提过多种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第一条要进行价值观强制同化,任何人想成为法国公民,加入法国国籍,都必须要接受它的价值观。然而法国学者不同意,不接受,说法国有宗教信仰自由,不能强制别人改变信仰。

于是我又讲出第二个办法:法国可以实行计划生育。现在法国传统民族已经自动不愿意多生了,自发在搞计划生育。法国如果从政策上全国推行,表面上是针对所有人,但实际上就针对少数族裔——他们不就是靠生育率高来超过你们吗?结果法国学者仍坚决不接受:“我们批评中国搞计划生育是侵犯人权,已经批判了很多年了,我们怎么可能再采用你们这个办法?”

我说那好,我还有第三个建议,就是取消对孩子的家庭补助。少数族裔很多就是通过多生育获得政府的补助,从而能够维持生活,他们甚至为此都不需要和法国社会接触了。过去他们还是要走出家庭,和法国社会接触,比如他们还是需要出去找工作的,而只要和社会接触,就会多少受到一些影响;但现在他们靠领儿童补助,就可以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过着完全封闭式的生活。结果法国学者还不赞同,说:“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能对孩子下手呢?”

没办法,我只好说出最后一个建议:取消少数族裔的投票权,因为他们就是通过人多和一人一票来取代你们。果不其然,这位法国学者一听,猛拍桌子,大义凛然地驳斥道:“宋先生,这还是民主吗?!”

法国学者首先考虑的不是办法是否有效,是否能够解决问题,而是是否符合价值观。我当时就怼道:“假如有一天你们消亡了,那是活该。”而他的回答令我瞠目:欧洲灭亡过很多次,罗马帝国是第一个欧洲,我们是第二个,当初我们也是以野蛮人身份取代罗马帝国的,现在不也是很文明?伊斯兰或许是第三个欧洲,但也没什么可怕的。

摘自《宋鲁郑巴黎日记:西方抗疫能力差从这件事就知道原因了》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08/695.html

本文话题: 难民 欧洲 白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