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富翁天堂美国旧金山快被流浪者屎淹没了,堪比世界最穷贫民窟

作者:炎黄之家womenjia.org 来处:网络 点击:2018-09-21 09:41:43

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科技最先进的城市之一,旧金山是高科技亿万富翁的天堂。但是,整个旧金山的街道几乎快被屎淹没了。到处都有人随地拉屎,很多人拉了还不擦屁股。“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旧金山的人行步道上有这么多粪便。”新任美国旧金山市长,在旧金山公共住房中长大的朗顿·布里德在最近的一次媒体访谈中说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说的粪便不是来自于狗,而是来自于人。”他在格罗夫街的人行道上踩到了大便,经历了令人沮丧的胃部搅动感。

在旧金山,每天大约有65通热线电话,报告他们在大街小巷发现的成堆的粪便。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从2018年的1月1日到8月13日,已有14597通这样的电话。根据旧金山市的记录,市民对街头大便事件的投诉从2008年到2018年增加了400%。自2011年以来,关于营地,人类排泄物和针头的投诉,无论是总量还是所有311的案例都稳步增加。仅2017年就有超过21,000个打给该市311城市服务门户网站的投诉电话。接线员平均每天接到58次有人在其家楼下拉屎的报告。

“在我家的街区上有强烈的屎味,闻起来就像被一吨大便包围了。”一位居民告诉《旧金山纪事报》。随着旧金山的大便危机达到沸点,人们甚至创建了交互式的大便热点地图。用户报告他们发现的粪便,对相关位置进行地理标记,并提供照片以支持其分享。如果你想知道特定街区的清洁情况,可以在地图的搜索功能中输入一个地址,它将尝试回答你的问题:我会在那踩到屎吗?如此一来,粪便的分布情况就可以实时显示出来。

2018年2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花了三天时间,调查了旧金山市中心的153个街区,他们发现了粪便、垃圾还有注射毒品的针管,“这种情景堪比世界上最穷的贫民窟,谁能想到这是世界上最有活力、最富裕的城市。”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传染病专家李·莱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就被调查的这些地区来看,旧金山部分地区的污染程度甚至超过了巴西、肯尼亚或者印度的社区。在这些地方,贫民区至少是可以长期居住的,所以他们还会尽量让自己周围的环境适宜居住。但是旧金山一直以来以恒定的速度在清楚无家可归者的住地,那么他们只能被迫不断地另寻他处。

有意思的是,房价最贵的区域也是最令人作呕的地区。

旧金山的法官们5年来放弃了66,000份生活质量犯罪的逮捕令,这些罪行包括在人行道上大小便和在公共场所喝醉。这些违法行为只能通过罚款来处理,但就算把罪犯逮起来,他们也交不起200美元或更高的罚款,因此抓人也毫无意义。“随地大小便的人是抓不完的,而我们没有任何机制可以迫使他们付钱。”该市的警察工会对逮捕街头拉屎者的的无尽任务进行了抗议。

粪便旧金山的健康风险

而无家可归人士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也潜藏着健康风险。李·莱利表示,如果不小心被随地丢弃的针头扎到,有可能染上艾滋病病毒、乙型肝炎、丙型肝炎等病毒性疾病。就粪便而言,当粪便干燥之后,一些颗粒会散播到空气中,并有传播病毒的潜在风险,比如致人腹泻的轮状病毒。而如果吸入这些致病菌,则有可能造成致命的风险。

2017年在美国加州暴发的甲型肝炎疫情,就被认为与无家可归者相关,10月份加州甚至一度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截至当月,全州有600多人患有甲型肝炎,其中18人死亡。甲型肝炎是由甲肝病毒引起的急性肝炎,最常见的传播途径,是食用或者饮用被感染者粪便污染的食物或饮水,与感染者的密切接触也可能会感染。

无家可归者没地方上厕所,房价高昂惹的祸

这个先进城市的大便问题多年来一直是市民的心头大患,主要原因是无家可归者没地方上厕所。市里拥有居民可能需要的每一种公共设施,除了公共厕所。

而城市不断增长的无家可归者被迫在街头拉屎。旧金山只有126个卫生间设施可供无家可归者使用。相比之下,纽约市有2713个。大多数公共浴室在晚上关闭,整个城市只有28个全天候的公共厕所。据估计,旧金山实际需要500个以上的公共厕所才够用。

在这里一个3卧室房子的房租中位数为3,090美元,是美国平均水平1,180美元的近3倍。只有12%的家庭可以买得起这个城市的房子。这里的生活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就连毒贩也要打第2份工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高房价造成了城市的衰败,加州目前是全美国1/4无家可归人口的基地。(详情可阅炎黄之家网站文章:《美国旧金山房价和房租高昂怎样毒害城市》)

“人们来到这里,认为这是创新和创业的中心,但他们看到的街景却像是第三世界国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传染病专家将旧金山市中心与发展中国家的贫民窟进行比较。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发现,这种资本主义社会的结构性问题,解决起来还真不容易。无家可归者无处可去,资本主导的社会,注定不会对无家可归者有真正善意,不清理一团糟,只清理不解决,也会招来反弹——《英国伦敦警方清理低端流浪者被抨击》。

旧金山推出“大便巡逻队”清理大便,薪酬超过IT工程师

“我必须在自己家门前处理它,这并不是一种愉快的感觉。”市长朗顿·布里德对人行道上的大便评论道。“市长找我谈话,他问:‘我们该如何对付屎?’这是市长第一次和我聊屎。”公共卫生部总监史蒂夫·克劳奇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座城市已经对成堆的大便宣战了,他们的战队被叫做大便巡逻队。

该市的公共工程部门已经做出回应,详细介绍了每组由5名员工组成的大便巡逻队。大便巡逻队的使命就是,在任何人抱怨之前,发现并清理街道上的大便,以堵住投诉市民的嘴。

“为了让人们避免那种可怕的湿软感觉,我们仔细地寻找,眼睛从不离开人行道。”大便巡逻队根据大便热点图,开着配备蒸汽清洁机的特种车辆在旧金山的大街小巷巡逻。

一发现大便,他们便扑上去。“我们正试图积极主动地寻找大便。”队员希尔斯·威廉姆斯表示。一堆人类的大便至少需要30分钟才能让一名队员清理干净,但巡逻队员们仍对这种脏活累活任劳任怨。

顺便说一句,每名大便巡逻队员的工资和津贴达到184,678美金每年。而在旧金山的湾区,也就是硅谷,一名500强科技公司的资深DBA,年薪也就15万美金。是的你没看错,在旧金山街道上清理大便的人比你的收入高多了。这就是旧金山人最梦寐以求的两个职业——IT工程师和大便清洁工。

到目前为止,这项政策似乎效果还不太稳定。8月,旧金山市311平均每天接到70个大便投诉电话,比向大便宣战前还高了20%。

美国,一个没有小便自由的国度

令美国最颜面尽失的基建失败可能是缺乏公共厕所。

美国不该这么糟糕。日本管理着可能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公共厕所——无处不在、干净并且总有厕纸——而且几乎每个工业化国家都比美国更“膀胱友好”。甚至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较贫穷国家,也管理着公共厕所网络。但是美国根本不适合需要尿尿的人生存。

“我在两辆车中间或者在灌木丛里尿尿,”58岁的麦克斯·麦肯泰尔(Max McEntire)已有十年无家可归,他站在他居住的帐篷外告诉我。“在我这个年龄,有时候如果你的身体要小便,那你就得小便。如果你的身体要大便,你也没法等。”

他说,大多数店铺和商家都没什么用,因为他们经常坚持要消费才能使用洗手间——在大流行导致许多商店关闭之前就已经是这样。

“在晚上,你会看到男人和女人脱下裤子,在排水沟里撒尿和大便,”麦肯泰尔说。“人们失去了尊严,他们失去了自尊。”

城市也失去了宜居性,露天排便已成为对公共卫生的威胁。美国人费尽心力建立了关于狗主人清理狗的排泄物的新规范,但我们却在人类排泄问题上倒退。

同时,受苦的不仅是无家可归的人。出租车司机、送货员、游客和其他人整日在外奔波的人,在似乎根本无法满足最基本需求的环境中游走。带孩子出门的父母也是如此。

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沃尔特(Walter)和里塔尼亚·赖斯(Ritania Rice)将他们的孩子带到了城市公园。他们两岁的儿子需要尿尿,而周围没有厕所,因此沃尔特·赖斯将儿子带到了灌木丛后面,他们四岁的儿子也在那里尿尿了。一名警察以忽视儿童罪逮捕了赖斯,他被关进监狱九小时,后来被法官裁决有罪。

在俄克拉荷马州皮埃蒙特,一个三岁男孩随地小便给警察开了一张2500美元的罚单,尽管事发地点属于私人地方。遭到抗议后,该警察被解雇;我倒是建议应该给他几杯超大杯的咖啡,并命令他负责巡逻没有厕所的操场。

当幼儿需要尿尿时,父母该怎么办?那些因健康问题而需要更频繁地排尿或排便的人呢?为什么我们让生活如此艰难和屈辱?为什么我们买得起航空母舰却买不起厕所呢?

对于男人来说,躲在垃圾桶后面更方便,但是也面临着更大的被捕风险——后果可能很严重。据最新统计,有13个州会将因随地小便而被捕的人归类为性犯罪者。

在佛罗里达州,一位名叫胡安·马塔莫罗斯(Juan Matamoros)的焊工被罚款,并被勒令搬离公园附近的家,因为19年前他因随地小便被捕。结果,他被视为终身性犯罪者,被禁止住在公园附近。

女性被捕的可能性较低,但更可能遭到羞辱。

“当你第一次不得不蹲在野外或在路边时,这对你的尊严是一次巨大的打击,”37岁的瑞文·德雷克(Raven Drake)说。她直到最近一直无家可归,现在与波特兰支持无家可归者的街头根源(Street Roots)组织合作。“慢慢地,你接受了这些对你尊严的打击,然后有一天你甚至不觉得自己是个人。”

德雷克告诉我说,她住在波特兰的一个无家可归者营地中,该营地距离她可以使用的最近的洗手间有两英里。当她回忆不得不就地解决并试图避免他人色眯眯的目光的羞耻时,她的身体退缩了一下。她说,厕所是一个基建问题,但远远不止于此:“洗手间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

在19世纪,美国确实在许多城市建立了公共厕所。它们通常被称为公共小便池(public urinals),缩写为PU(尽管存在其他说法,但这可能一定程度上就是“PU”意为发臭的东西的起源)。在20世纪初,由男女使用的“方便站”成为这些设施的补充,但多年来由于一轮轮的成本削减已经大多关闭。

阶级问题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决定基础设施优先级的权力掮客可以找家餐厅躲进去,而对于一个黑人青少年男孩则不然,对于一个推着购物车的没有洗漱的无家可归者就更不可能了。

拜登总统,拜托!让我们看到一个不光有桥梁和电网,还解决膀胱和肠道之急的基建计划吧。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09/770.html

本文话题: 环保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