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英文名那点事儿(附一篇:我在美国开始说中文了)

作者:佚名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2 11:47:33

前天听我同学说,他们公司以前和一家来自西班牙的外资公司合作过,但是里面的员工都取了英文名,例如托尼,大卫,约翰什么的,浓浓的城乡结合部理发店的味道。

取英文名一个是不同国家的同事互相称呼方便,汉语拼音的缺点就是会被老外念出各种奇怪的发音,我还是找一个让他们念了不会恶心到我的英文名算了。老外念中文名太要命了,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拉近距离,我经历过几家美资的,从总公司CEO以下,从来没有称呼头衔的,都叫名字。德国不同,要称呼姓氏,有博士头衔必加(否则视为鄙视)。你可以不用,都导致的后果有两个:一,老外用缩写字母来称呼你,比如我前公司的会计,被总经理称为JY,于是被大家称为鸡歪哥;二,老板叫不出你名字,可能的后果是被边缘化,我见过例子。别指望老外学中文,毕竟在别人手下讨生活,自己尽量适应就是了。

不过最大的好处是不会在工作中泄露个人信息,例如Stella Lau谁知道说的是刘翠花。方便携款潜逃吧,公安局来调查刘翠花携款潜逃的案子,公司人都说不认识刘翠花。

起英文名的现在不止外企了,腾讯这样的也开始干了,说中国的称呼容易产生上下级的隔膜。用中文的话,有时候很困扰,因为在中文的表达里面,用全称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只称呼名字而不称呼姓又觉得没达到那个亲密度, 叫X先生太生分,最后就只能工程师用X工,大一点就X经理、X处长、X总,感觉怪怪的,俺又不是业务,所以有时候很麻烦的啊。

这东西起个“表字”的作用吧,同级同事间称呼全名感觉有些生分,只叫名字又太过亲昵。

自己起个洋名去就着人家,和人家看着你的本名叫了但是发音不完全正确,是两个概念。前一个情况是你认为自己的本名不配……可能重了点,不适合吧,不适合上国际工作场所这个台面。后一个情况是人家在叫的名字是你的本名,就算变了音或者用缩写,也是本名的缩写和不正确发音。当然大部分情况很多人不是很敏感这个。

这点上中国真不如日本,日本人极少给自己取英文名的。中国人为了一点点便利,就可以扔掉爹娘给自己起的名字,积极向异邦文化靠拢。

当然,这里也有客观原因,日语是音节文字,不用拼,用罗马字写出来当作英语很好念。日本人不用英文名,觉得主要日本这种没有卷舌音的名字,直接按照发音写字母完全无碍。对于欧美人来说,日语中没有特别难发的音,而且基本都是短促的单元音音节。中文中却有很多欧美人难以掌握的发音方法,譬如zh、ch、x、q、z、c,双元音加上声调三声,对他们来说就是噩梦,譬如 “选” “想” “转” 这样的发音,他们读不准,读不准的话我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说哪个。

事实上是说英语的人根本就不尿日语实际上是和西班牙语一样有颤音,照样按照英语的习惯念r,而且让其他国家的人也认为这种读音理所当然……用意大利语的发音念日语罗马音更靠谱些。

现在一见叫托尼的我就感觉一股gay气逼人。装逼罢了,要称呼方便,老外干嘛不起中文名字?我们公司,所有人都有英文名,就我没有,坚持叫中文,结果老大们还就记得我。咱tg不土,战斗力5。

我妈一朋友嫁去大家拿。他老公来这边玩,我都直接让他叫我名字的首字母缩写,挺方便的啊,倒是我妈这些中年妇女闲着没事让人家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现在我们这里的留学生一般都是用自己的中文名(略去姓)来当英语名和外国人交流。

俺哥单位同事间都是叫x姐,x哥,或者各种昵称外号,对陌生的同事基本上是姓+职称。两个字的名字直呼姓名也很多,三个字的把姓省了。

一个英文名字还能接受,最受不了的是平时谈话中英夹杂。显摆高端莫?装逼显然不是指这种夹杂常用技术名词的说法,而是“我很nice”之类的。

改造一个人先从他的自我意识开始。这就是这个所谓圈子里心照不宣的恶意的故意,每一个人都自觉地、很无辜地表示中文名字念起来太要命,事实真的如此吗?无他,强势文化对弱势的洗脑吧,就看被洗脑者有没有文化尊严了,类似法国人那种。这种尊严和自信背后需要思想和信仰的支撑。

上个世纪初,产生了一种叫“洋泾浜”的东西。然后中断了50年。等到卷土重来的时候,中国的教育水平大大提高,侵入变得更容易了。我始终认为,把英语教学抬高到与数理化、语文同等甚至更高的地位,是对学力的巨大浪费,也是非常荒谬的。

附录:我在美国开始说中文了

我的美国历程是从和人party开始的。一来我就想,大家都说英文,说中文有什么意思呢。于是我就说英文。美国人见我说英文,就和我玩起来。后来我英文自己就慢慢好了,后来我就找到实习了。

后来我还和人party,很恐怖,后来我认识了德勤的tax partner,我认识了American Accounting Association的前主席他在给我们上课,后来ErnstYoung的Tax Manager见到我眼神闪闪烁烁,我才知道,这些空中飞人阅人无数的人,在具体知识点的数目上还没我高中班主任懂得多呢。(请勿断章取义)

泰勒史密斯,原名约翰史密斯,爸爸是华尔街有钱的银行家。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因为我说英文,他不屑起来跟我搭两句话,后来我说我喜欢你不列颠幽默感,他就笑了,逐渐地也就不那么沉默,可是还是优越得不行。他说:“我每周末玩高尔夫”。我说我每周打台球。他说:“你们新移民(Note:我不是新移民。),来我们国家,主要态度很重要啊”,一幅颐指气使的样子。后来我懒得理他。开学之后我坐他旁边,60%*20%*70%简单的百分数连乘,我一口报出答案,吓了tyler一跳,好奇地问我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说中国人都能做到。他傻了吐着舌头。然后我说我算算数用中文所以快一点,他说太神奇了。就连大卫琼斯我的教授也说Ophelia你数学真好来fistbump一个。天杀的我高中数学经常刚及格。

德勤的这个Partner面试了我,估计不会要我的。因为我太凶残了。

后来找了个实习给人做账,碰见这个公司某老板,白的。这个老板请我去喝酒,问我,你是留学的还是移民的。我说我一个人来的,刚到一年。这个老板开着辆凯迪拉克带我去“take a walk”我心想一定要镇定,后来咸猪手就上来了,我闪了闪咳嗽了两声。我说“Sorry you didn't get my permission to touch any part of my body. if you continue to do so, I could take pictures and sue you.”后来这人倒是礼貌地说sorry about that.

这人人不坏,只是想占亚洲女生便宜罢了,开了辆坦克带我到一个巨贵的餐厅以为我会喜欢。可惜我是试着玩的。之后我想我不被你占便宜并不是说我一定要跟你老死不相往来,于是我说您老放轻松点,咱来聊聊天,您为什么对亚裔感兴趣呢?他说我曾经有一个可爱的台湾女友,亚洲人非常的优雅和聪明。我心想,“个屁”。我说你知道我说什么语言么,他问cantonese or chinese,我心想得了您连我说什么话都不知道约个什么会啊,但是晚风还不错于是我说,你知道吗东方人对西方人的了解比西方人对东方人的了解多多了。显然他并不愿意自己观念的被扭转而是对肢体运动比较感兴趣。我说不好意思我得回家了,Christina等着我一起吃picatta呢。后来这人用其凯迪拉克载着我到我的小车车旁边了。我上了我的小车车把门biang一声甩上,小礼服裙不整齐起来高跟鞋扔掉拿出备用拖鞋“去你NND”一踩油门,那感觉叫爷们。

当然我还约了很多会,在这儿对别人没意思俩人单独吃个饭也可以叫约会。所以中国一听说约会以为是个大事儿,其实不是。过程在此按下不表。其实西方人并不开放,只是概念有所不同而已。

我去SeveranceHall听音乐会,旁边一个欧洲人,于是进进出出随便,带吃的进去也随便。同场一帮中国学生进场之后其实没干什么就被查,旁边韩国老师还说哦我是韩国人。我靠。录像起诉。中国人就是好欺负又不懂得西方人阴险的诉讼程序。火了就真的拍案而起。笑话。

最开心的时候是一个人请我跳舞,我告诉他说Iama foreigner,他说hell are you kidding me啊呀当时我真的好开心啊。

后来我party,是真的狂party,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美国人party成性干起活来却又一丝不苟,傻傻的很认真做慈善却又不认真谈恋爱。当我学完英文之后这种语言的思维方式深深地理解这些奇怪的现象人种,我终于明白,美国哪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如果你读懂每个人有血有肉的故事,如果你了解旅行的意义,如果你知道旅行者费尽千辛万苦到达一个目的地之后他们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你就不会奇怪,为什么这个国家的“体制”好。

根本不是体制,是习惯。比如开了罚单没人催,我是根本不记得交钱的。美国人记在本子上“缴罚单”然后花一个小时去买邮票寄出。比如trashrepackaging,我是根本不记得铝箔纸张和厨余,可是这儿是3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

我也看过了白人如何教育孩子,就是残暴。孩子玩不吃饭,白人直接你今天玩是吧,那就一天不许吃饭,今天到太阳落山都不许吃饭。于是他们知道不守规则后果有多严重。亚裔为什么遭人鄙视,再怎样,你都不能残暴到这种程度。因为你太善良。这就是为什么Anglo Saxon文化横扫一切,因为这些残暴的白人门精,买了黑人当奴隶,雇了德国科学家,现在用民主八股恳切高贵的语调的宣传开始吸引投资移民了。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填补他们那些越玩越深的债务无底洞。而你呢,只能做个愿出钱的冤大头。

美国政府赤字1.3 trillion,32%是中国政府买的,这是政府策略。可是你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也要投资过来?大钱投过来尚且有可能得不到,政府债刚被信用评级机构降级,你还投钱就傻了。

这儿是言论自由,可是人民都被洗脑了,你让他言论自由他也说不出个啥,这儿电视是嘲笑领导人,可是当所有人都嘲笑领导人吵架来吵架去一个法案搞了几百次投票也无法通过的时候,你就突然明白中国不许你嘲笑领导人是为什么。欧洲经济现在一塌糊涂,这是分裂的结果,于是又出来个欧盟想要大一统,可是人民还是爱吵架。中国人太老实,不爱吵架,所以高度集权适合你。不高度集权,你还要闯祸。如果哪一天全国人民脑子都特有想法并且特有维权意识了,得,该到民主的时候了。

并不是说投机就不好,奉献太大又没有可观收益干嘛要投机。500w?我没钱。

还有“民主八股”,西方民主八股刚来的时候还挺新鲜,包括骆家辉那就是骗人的民主八股。那恳切高贵的语调吸引了多少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印度人,哦吼印度经济比我们差多了,通货也不行,西化得没有自己文化可言。日本,上世纪八十年代被美国狠狠玩了一把现在一蹶不振呢还。意大利,我碰见的意大利人自己说我以自己是意大利人为耻,贝卢斯科尼是个不长脑子的。芬兰,高福利国家,我的朋友还是在告诉我美国比他们国家好,到底为什么好呢他自己也不知道。芬兰这国家我了解过,高福利所有人都上大学,可是自杀率失业率最高,好多人太无聊了活着活着就想死了。

继续说美国大学里那些亚裔的孩子,超级可怜。被鄙视惯了。我的coworker Simone,沉默得要死。我原先的室友Teresa,第三代混血了,还是每天跟自己周围的人说我是美国人我不是中国人。亚裔女E嫁了个老美,却不说她自己日子好过不好过,她女儿亚裔白人混血,又找了个白男生,她妈妈谢天谢地FB上奴颜婢膝地留言给自己没过门的女婿。

中国人善良,中国人有钱。所以钱都特好骗。来一阵风说移民吧移民吧全家移民吧。你移民了你也永远不是主流社会的人。你嫁了人是离主流社会近了一点,可惜生活习惯能一样吗?我就不信了。我读过欧美名著了解其思想状态,我也真的一个月不进中餐馆不说中文,可是,一点也不好玩。等你熬出来这一切你的孩子进Harvard毕业之后去了摩根华尔街,也不会赡养你。欧美人不赡养老人。

他们觉得一个中国人说这么好英文是不可思议的,天杀的中国能说英文的人多了去了。

唐和戴安一家对我特好,因为我吃完饭帮他们收盘子。他们儿子大卫,吃多了盘子一堆和别人打保龄球去了。这样的孩子,即使他是摩根总裁一年到头不回一次家,您也别惦记着。

极端孤独极端难过,没有男朋友没有人照顾搬家自己一个人去租车开车拉箱子,实习被人扣工资多干活。穿漂亮优雅去和美国人跳舞旅行当个小花蝴蝶。

曾经我以为三毛的生活多精彩,可是我错了。她其实挺可怜的。要么干嘛要自杀。

如果荷西是中国人就好了。

所以中国男人,培养爱好,多读书,练肌肉,多锻炼,其实与世界其他国家男人比起来,中国男生特别好。只是缺了一点人文素养。但是人文素养很重要。

这里从来都不是我家。只是我突然知道做一个外国人你自己内心得有多强大。

爱国吧,移民之后你知道,其实你是无奈而没有归属感的。

宝马副座,凯迪拉克副座我都坐过,等你坐了之后你就发现,还是当初那个骑单车带你的小少年,比较可爱。

也许因为生存压力,中国人缺少体验的过程吧,等我们体验多了,中国护照会可以走遍世界的。总有一天我们不用惯着西方人,让他们学学难死你的中文。以后在国内见了外国人,请不要奴颜婢膝,请说中文,告诉他,不说中文回家去!因为他们曾经傲慢地告诉我,if you don't speak English,go home 。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12/1001.html

本文话题: 逆向种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