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正义表演很廉价,警惕爱与正义心泛滥的廉价真相文

作者:网友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2 20:37:16

按理说,中国是面积达960平方公里的土地,有13亿人,从南到北社会文化差距巨大,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巨,社会管理水平差异巨大的大国,社会在快速发展期,发生一些事件十分正常,自然灾害,生产事故,社会矛盾。就象一个城市里,中型城市一天治案案件多的时候上千起,少的时候好几百起,一天车祸几十起,一年死亡上千人。

正常的人,看到事件发生,因其与自己的生活没有交集,一般是跟踪案件的进展,最多是评论一下,看个热闹,或者吸取对自己有用的经验和教训。所以,有的案子参加一下评论,有的案子看不到他们,有的时候说好,有的时候说差,这是一种正常的反应。

但有那么一类人,每次有事件发生时,总表现出无比的亢奋,第一时间发表各种评论。认真观察这类人,给他们归了一下类,称为正义人士。本帖就是给他们画个像。看似网上许多人充满正义感,但我的经验告诉我,生活中多数人内心,实际上却充满了冷漠。他们不过热衷于那些所谓有明确“敌人”制造的苦难,而对真正的悲情毫无兴趣。我鄙视他们。他们并不想认真解决问题,他们的悲悯背后,是仇恨。

一旦有什么事件,他们的表演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感慨期。

一个事情发生,隐约传来消息,事情还不太明朗,这个时候一般是感叹期。

如果是基层发生了什么事情,感叹基层黑透了,烂透了。如果是象钱忠会案、冀中星这样的案子,那对他们就是过节了,开大餐了,血量既大时间又长。有革命型的,断定这个政权几年内就要出事,人民群众就会暴动。有激奋型的,表示不能在中国的天空下生活,生活的水深火热。有公报私仇型,看那个不顺眼,就会喊,XXX出来洗地,XXX出来干活,XXX又会说……感觉他们在过节。

第二阶段,调整期。

热新闻要凉着看,心急想吃热豆腐的,多数都得被烫嘴。

随着事情逐步曝光,真相一点一点出来,与他们当初的感慨有一定的出入,这个时候,各类经过调整的说法就开始了。

比如冀案,一开始是官逼民反,事实出来一点,感觉与官逼民反还是有点差距,就调整成地方官员没有做好工作,没有解决矛盾,后来发现官司都打了,维稳的钱都给了,本人字也签了,基层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时该怎么调呢?那就往其它事情上扯,比方说写上次发生了什么案子,警察如何如何,以此来证明这个案子。

第三阶段,抵抗期。

真相越来越多了,事情也开始明朗了。一般这个时候正义人士情绪过开始冲动了,嘴巴各类脏词就挡都挡不住的向外冒了,那架式就是要跳墙了。一般是从反问式的语言进入,如人家没有冤会上访吗?到直接骂人结束,XXX就是什么什么什么。

其实,反问的方法,看上去很有力量,但事实上是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用的,表现出一个人有无能和低能。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自己骑车摔在地上,开车路过的司机下车扶她起来,请问,她会赖上他吗?(反问句是这样写:你不撞她,她会诬蔑你吗?你要是真帮了她,她会害你吗?)好在有视频记录,会的。

一个父亲会狠摔自己的二岁的孩子吗?(反问句这样写:虎毒不食子,一个父亲会这样狠摔自己的孩子的吗?你会做这样的没有人性的事情吗?)会的,视频证明。

老婆会杀老公吗?会的。老公会杀老婆吗?会的。为了一点小事,人会杀了自己全家吗?会的。这样极端的事情都有,没有冤上个访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没有冤会上访吗?大把大把的,因为上访会有钱的。

这个阶段的后期,一般到骂人时,多半就是差不多了。有个别的还把人拉入黑名单。

第四阶段,遗忘期。

这个阶段,没有新的事件发生,大家都不再谈论这个事情,或黑刀对这个事件看烦了,开始砍帖了,这个事件就那么淡了。这个时候,在整个事件中所谓不着调的评论都会被遗忘,重新蒸馒头,等着下一个事件。

顺便说一句,整个过程中看不到这些人就事论事写一个完整的分析问题的帖子。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这些人怀着深仇大恨骂的很爽,暴露出来的信息不少,我们可以发现他们不幸福的童年和青少年,也可以发现他们的人品和失落。女生找男朋友时,不妨翻翻这个男人的微博,一副骂骂咧咧地在表演正义,绝对不是好东西。直男们如果发现某女生微博总这样的内容,也离他们远些——不是啥正经玩意。前些日子,我和我boss说:如果一个员工总是关注这样的内容,天天讨论这样的话题,那么此人必不可用。

另一则:警惕爱与正义心泛滥的廉价真相文

在以前,特别是钱某云案时我也是一个爱与正义心泛滥的主,高呼国将不国,过了一个月真相出来才明白自己当了免费枪,那感觉比吃了别人鼻涕还恶心。真不明白有些人又没钱收,却吃了一次又一次,对廉价真相文都上瘾了,毫无警惕。

另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是我亲身经历。就在广州某街头,大路中间某广本小车在路中间与一民工自行车发生刮擦,把民工小腿肚刮出了几道血印。车主不肯私了,一直等到警察来处理。

大概案情简单,而整个街道被堵车龙已经排出一公里长,警察要求回派出所处理,还是停靠路边,我没听清楚,反正广本车主就和警察闹起来了,指着警察鼻子骂了足足快一小时,后来拖车也叫来了,广本车主就站在车前挡着继续骂。最后一警察忍无可忍强行上前,车主动手推警察,被扭手制服,这时候围观群众一片欢腾“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

给我带来深刻印象的不是在警察的处理上,而是在围观群众上。如果你是刚来看热闹只听到声音却挤不进去的,肯定是以为警察真打人了,传到街尾,被一个和体制有仇的某系记者听到了,大笔一挥,警察粗暴执法虐打车主的廉价真相文就可以出炉了,都说群众眼光是雪亮的,但事实呢?

群众真需要真相吗?明明是车主堵在路中间快一个小时,一直粗言烂语骂着警察,还先动手了,警察也仅仅是制服车主而已。这么简单黑白分明的事为何群众就能爆出一片 “警察打人”的欢腾,真的很开心的欢腾,他们只是需要饭后谈资的血馒头,对于民工、警察、车主没人关心了。

我们四川人有两句话,叫“支瞎子跳崖”、“冲卵起火”,那意思啊就是有意的煽阴风点鬼火,然后再乱中取利或达到最根本目的。这样的事见得可多了,各类心态的都有。有的纯粹就是为了看热闹,觉得双方没打起、没见血不精彩,于是语言刺激挑逗煽动,然后看别个打头破血流就心满意足了,然后回去还能作为优质谈资摆龙门阵吹壳子。

从此我就体会到什么是“真相”,每次看到网上记者们惊呼的群情汹溶的某某真相,我就想起我经历的这一幕。这事件带给我的震撼不是警察,而是群众就是对的吗,当你听到最新的最大声的真相就是真的吗?廉价真相文和警察真没关系,警察完全可以被其他事物代替。

更有甚者,“揭示真相”还成为媒体怂恿他人模仿行凶的源头。这是一个作案者受到媒体怂恿后行凶的交代:“徐玉元交待:他受到福建南平事件报道的影响,他把详细报道南平事件的报纸拿回家,看了好几天,细细地进行了研究……”

媒体从来都号称是监督别人的,谁来监督媒体,在小孩子被杀的事件中,媒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点稍懂一点社会心理学的都知道。不要仅仅反思社会,有空的话多反思自己,自己难道不是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不要在言论自由的幌子下面肆意妄为,那些小孩子流的血有一部分是媒体放的,至少有间接关系。当然不能全怪媒体,但它也是原因的一部分。社会问题不能一下子解决,但媒体可以自律减少损失却不自律。也许,社会的悲惨和不幸却是媒体和时评家们的大幸,在悲痛和鲜血上装圣人,装理性。如果你们媒体人真的有良知的话,就请现在停止这些话题的报道和评论,行吗?(煽动支持他人行凶者是共犯http://www./a/201308/607.html )

警察烂与不烂不是事情重心,而是当我们看到这些新鲜热辣的廉价真相文,其实就和在人群外面刚来看热闹却挤不进去只能听外围的人添油加醋说故事一样。所以还是要警惕那些所谓有良心的真相发明家,这世界永远不缺炮灰与次级煽动者,不要让自己的智商被廉价真相文愚弄。(网络爬虫)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12/1023.html

本文话题: 白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