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开国神话:真实的感恩节由来——屠杀印第安老弱妇孺后的庆祝节日

作者:王孟源 来处:微博 点击:2019-09-15 21:46:56

虚伪的宣传是现代美国霸权的三个支柱之一(其他两个是美元和军力)。

叙利亚就是一个例子:ISIS其实很明显是由沙特和土耳其两个美国盟友支持而壮大的(详见炎黄之家《米国是伊斯兰恐怖组织IS的后台》),所以美国的所谓“打击”只是空摆姿态。像是油罐车这样明显而容易的目标居然一直等到巴黎恐袭之后才勉强轰炸了一次,其原因当然是ISIS炼油后的顾客正是土耳其。但是美国的宣传体系却能很成功地颠倒黑白,凭着几万篇指责中国为了商业利益与邪恶政权打交道的宣传文章,让大部分美国人民自动想像ISIS的石油卖到了中国。

又如上周中共在新疆歼灭了一个已经上山打游击的东突暴动集团,纽约时报的标题竟然是“中国承认杀了28人”,这有点像是把911说成“纽约世贸中心撞死10名外国飞行员”,其自私与离谱真让人叹为观止,但是绝大多数纽约时报的读者却不觉其怪。

这么彻底的洗脑当然是权力核心有意努力的成果。

但是读者如果以为这是美国称霸之后的新现象,就太低估美国人集体撒谎的传统。美国的自由放任制度向来都有极强的自我美化功能。

感恩节的故事每个美国人耳熟能详,是美国的开国神话,简单来説是这样的:

十七世纪前期,刚到麻省不久的清教徒终于有了丰盛的收穫/补给,于是办了一个大的庆祝会,以感谢上帝的赐予,还邀请了邻近的印第安部落来一起享用火鷄和其他美国东北部的佳肴。

然而这个版本其实是近400年来不断编造修改的结果,严肃的歷史考证早已挖掘出了真相,衹是当然永远进不了教科书(同样的史实,搜索”感恩节“找不到,必须搜”Mystic Massacre“,”Mystic 大屠杀“)。

真正的事实是这样的:

清教徒在英国拒绝接受英国国教的管辖,出逃到荷兰;过了几年觉得小孩们快要变成荷兰人了,于是又想另谋出路。这刚好在第一批英国移民到Virginia建立Jamestown殖民地(Pocahontas的故事就在那里发生)后几年,虽然Jamestown的结局颇为悲惨(最近挖出一个年轻女孩的遗体,有明显被烧烤啃食的痕迹),这群清教徒却不知道或不在乎,还是雇了一艘叫Mayflower的英国货船渡过大西洋,在1620年十一月到了麻省的Plymouth。为了壮声势,他们自称为Pilgrims,亦即朝圣者,其实他们是宗教难民,麻省当然也没有什么Holy Place可以朝圣。

这一百多名Pilgrims并不是野外求生专家,连农民都很少,大部分是城里人。一旦到了Plymouth,百废待举,能真正种田猎兽的却不多,所以虽然当地的物產丰富,印第安人也很友善,他们仍然是有一顿没一顿地过日子。承续吹口哨壮胆的传统,他们经常举行“宗教性”禁食(Fasting),实际的原因是没有东西可吃。禁食的长度视需要从一天到几天不等。等到终于有足够的食物开伙,这群宗教狂热份子还是要藉机搞一个宗教仪式,他们叫做Thanksgiving,这就是“感恩”这个词匯最早的由来。当时的感恩餐并没有火鷄、玉米或红莓,基本衹是一两个马铃薯,顶多加上一条鱼。

几年之后,欧洲来的移民越来越多,生活水准步上正轨,禁食日少了,感恩餐丰富了,他们也开始驱逐印第安人以扩大自己的地盘。

1637年,麻省派出几百名志愿民兵攻击了曾经抵抗殖民地扩张的Pequot族印第安人的主聚落(在今康州东部的Mystic),把700多名住民,包括老弱妇孺,屠杀殆尽。他们胜利凯旋之后,麻省的州长宣布全州放假一天,庆祝Thanksgiving Day,这是第一次官方所定的感恩节。

它并不在十一月,而是五月,美国的教科书也根本不提这事,只有一群印第安人在1970年开始每年举行一次追悼会。

1890年,Harrison总统下令明定十一月最后的星期四为感恩节(后来小罗斯福把它改为十一月的第四个星期四),同年出版一本《Thanksgiving Story》才第一次编造出所谓感恩节是清教徒和印第安人共同享受盛宴的神话,因为它让美国民众自我感觉良好,很快地传遍全国,成为人人皆知的“常识”。民主制度下的常识和共识,向来都是以自我感觉良好为第一优先,事实与逻辑衹是极少数忧郁人士的古朴执着

乌鸦校尉叙述感恩节

1620年,当那群英国移民从美洲上岸的时候,正逢冬天,流亡他乡,缺衣少食,饥寒交迫,快要濒于绝境。

是当地土著印第安人慷慨相助,为这群难民送来了生活必需品,还特地派人教他们怎样狩猎、捕鱼,以及种植玉米、南瓜。

为此,美国人把第二年的丰收日定为感恩节。

但是,他们并不是感恩真的救了他们的印第安人,而是感谢上帝。

在他们眼里,是上帝赐予了他们一个希望的秋天,印第安人做的所有的事都是上帝派他们来做的,所以要感谢上帝。

然后就是对印第安人长达上百年的种族灭绝政策。

美国媒体总是污蔑中国在新疆的政策,说我们是在“压迫”少数民族,但是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呢?

建国初期,新疆维吾尔族同胞有300多万人,被“压迫”了几十年了,现在已经被“压迫”到了1000多万。

美洲初期的印第安人有1000多万,被美国人“感恩”了一百多年了,现在已经被“感恩”得快灭绝了。

不要试图让美国感谢你,因为美国的感恩方式实在让人消受不起。

出自《给米国捐赠物资?小心被蛇反咬一口——中国成为救世主让白人气得像疯狗

刘仰:| “感恩”是个美丽的陷阱

2020.3

“感恩”在中国是个挺平常的词汇,因为耶稣教,这个词汇有了特殊意义:它不再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恩,而是信徒对上帝和耶稣的感恩。站在崇洋媚外的耶稣教原教旨主义立场,要求信徒感恩上帝耶稣,永远不会错。但是,要求民众(信徒)感恩政府,永远是大错。为什么?

由耶稣教原教旨主义而产生的米国经典政治理论,核心概念之一是——政府是必要的恶。这个概念是耶稣教信仰必然的逻辑结果。既然政府是“恶”,为何要对它感恩?既然是“必要的恶”,那么“小政府”就是唯一选择,“大政府”等于将“恶”放大了。所以,在耶稣教信仰中,“感恩政府”是无法想象的,纳税人的地位和权利以及道德价值都要高于政府。如果感恩对象还是个“大政府”,那几乎就等于是感恩撒旦。

近年来,国内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充斥“要感恩”、“要学会感恩”之类的话术,并与各种民间慈善相配合。从政治角度看,民间慈善与感恩,大都是外来宗教意识形态的配套产品。这种提倡等于是在要求中国人弃绝政府,接受上帝、耶稣,接受它的宗教意识形态。媒体同时大肆指责“中国人不懂感恩”,恰似疯狂指责中国人“没有道德”,中国是“道德沙漠”一样。这些指责的背后含义都是指中国人不信上帝、耶稣,没有接受耶稣教道德伦理,没有对上帝、耶稣感恩。

如今,有个政府官员要求民众对政府感恩,难道不是顺应“要感恩”的号召吗?难道不是顺应“不懂感恩”的指责吗?但是,官员搞错了。别人号召感恩,不是要感恩政府!别人指责“不懂感恩”,是指中国人不愿接受上帝、耶稣。所以,如果有人说“感恩政府”这个说法是玷污了“感恩”这个美好的词汇,你就应该理解,这是耶教徒认为“感恩政府”这个说法玷污了他们的宗教信仰。

中国古代有“父母官”一说,也有“衣食父母”一说。如果说感恩,从这两个词就可以看出,中国人的感恩是人与人之间相互的。而耶稣教的感恩是单向的。即便是米国人的那个“感恩节”,也不是感恩印第安人,而是感恩上帝耶稣父子俩给了他们“应许之地”,以建立“耶稣王国”、“山巅之城”。所以,如果有人在中国把这个词用错了,实际上是文化污染的结果。

我相信,说“感恩”的官员没有忘记“为人民服务”,不会忘记“鱼水之情”的经典叙述,因此,他是在中国文化的氛围中,讨论人与人相互之间都应有的真情。但是,他疏忽了被媒体潜移默化地影响,误用了一个已经明显具有外来宗教色彩的词汇。感恩,就是一个看起来很美丽的陷阱。

于是,我们看到了两种文化杂交后的不良后果。也显示了不易被察觉的文化冲突,或者如亨廷顿所言的文明冲突。文化入侵已经形成。文化入侵的危害已经出现。民众、文人、官员、政府正挨个成为受害者。基督徒泛滥会怎样?可以想象那幅颜色革命的画面

 

我好几年前就在骂感恩是舶来品了,每次都会有傻逼从古诗里找句有感恩的诗跟你说明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感恩这个意思,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909/1439.html

本文话题: 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