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反动政权不能自清导致灭亡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18 20:27:54

附文刘继兴老师介绍的两例——陈毅上海反腐枪毙警局军代表、法官,核心点是新政权如何坚决处理内部的“坏苹果”。

执政团体的朝气和暮气,就在于有没有形成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集团,还能不能实事求是,果断惩处淘汰内部“坏分子”。

所以延安枪毙黄克功:

毛主席不允许有任何人,超越法律享受特权,即便是红军的高级干部,即便他出生入死,立下过巨大战功,毛主席还是将他枪毙了,这个人就是黄克功。

1937年的延安,抗大第三期第六队队长黄克功逼婚不成,枪杀了恋人刘茜。

黄克功16岁参加革命,19岁加入红军,上过井冈山,走过了万里长征,从一名班长靠着战功当了上师团级干部,尤其是红军在二渡赤水中黄克功立下大功。不过黄克功也经常自恃年轻有为,为人比较骄横。

毛主席闻讯后,心情很复杂,他知道黄克功是一位战功巨大的将领,可是如果不严惩他,只会助长这种不正之风气,最终毛主席同意判处黄克功死刑。1937年10月12日黄克功被正式枪决

新中国成立后枪毙了刘青山:

1951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在全国各条战线开展一个精兵简政、增产节约运动。随着增产节约运动的深入发展,各地暴露和发现了大量的惊人的浪费、贪污现象和官僚主义问题。

1951年同年11月,有人揭发出了天津地委书记、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刘青山,原天津专区专员、天津地委书记张子善的巨大贪污案。

这两人居功自傲,贪图享受,革命意志消沉,腐化堕落。他们扬言:“天下是老子打下来的,享受一点还不应当吗?”两人于1950年春至1951年11月,假借经营机关生产的名义,勾结私商进行非法经营。他们利用职权,先后盗窃国家救灾粮、治河专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克扣民工粮、机场建筑款,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等,总计达170余亿元(约等于现在的171.6万元)。

1951年11月29日,华北局向毛泽东、党中央报告了天津地委严重贪污浪费的情况。11月30日,毛泽东在为转发这一报告的批语中指出:“……这件事给中央、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党委提出了警告,必须严重的注意干部被资产阶级腐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注意发现、揭露和惩处,并须当作一场大斗争来处理。”

在公审大会召开之前,曾有高级干部考虑到刘、张两人在战争年代有过功劳,向毛泽东说情。毛泽东说,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能挽救20个、200个、2000个、20000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我建议你们重读一下《资治通鉴》。治国就是治吏!“礼仪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不国。”

1952年2月10日,新中国第一位贪官刘青山在保定被依法执行枪决。

刘青山、张子善被处以死刑。枪声一响,举世震惊。老百姓说,这两个人头换来了中国官场上至少20年的廉政。

这都是政权有自清能力的体现。

反例则是最近的湖北武汉官场,形势那么惨烈,显然当地主官已经渎职,且丝毫没有改进动作,我们1日怒呼《杀人者湖北武汉官员当诛:众多武汉肺炎患者缺救治死家中》,居然直至14日左右,才开始换人,而且还只是免职,并未明确指出问题,告知人民后续处理。

导致的结果就是,这十几天里枉死那么多人,对渎职主官拖延处理又激怒人民,导致人民对整个政权的不满,给外敌汉奸留下挑拨离间的把柄。

新冠肺炎事件反思:基层以防疫为名的流氓野蛮乱作为应追责中上层》也提到,基层政权胡作非为,中上层却不能及时纠正处理,也是政权失能的表现。

云南大理官僚抢劫重灾区救灾物资:地方势力挑战中央集权》事件中,居然只是大理当地轻飘飘免职了当地两个干部,未追究大理当地主官的责任,是政权未能准确处理,包庇内部成员的体现。

大乱时要用重典,都已经乱作一团,居然仍一味包庇,只能是冷了人心,自取灭亡。

走下坡路的政权,之所以不能自救中兴,就是因为内部利益关系,已经阻碍其像健康人一样行事,明明知道做适当切割、及时祛除脓疮,有利于整体健康,但内部政争、大鳄毫无大局观,不再有是非,而是看谁是谁的人,这都使政权陷入瘫痪,最终沦为无能、反动政权,或者被内部新政权代替,更悲惨的是被外部鞑子政权取代,弄成蒙元险些灭亡炎黄文明的惨剧。

到HW时代,现政权内部已经相当黑暗,习试图拨乱反正,做极大努力,成绩显著,但问题积累已久,况且连毛主席最终都未能战胜官僚集团,未来考验仍很大。《习宜以庆历新政失败为鉴》等文也做了讨论。

陈毅在上海铁腕反腐:军代表以权谋色被枪毙,“法院判法官死刑”

刘继兴,刘继兴公众号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当成千上万的市民推开家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蒙蒙细雨中,马路两侧的屋檐下,一排排解放军抱着枪,和衣而卧。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上海市民中,就有年轻的民族资本家荣毅仁。他感慨万分地说:“看来,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于是,他打消迁居香港的念头,决定留在这座获得新生的城市。

我军解放上海的主力部队之一为华野劲旅27军,军长是长征时期担任过3个团团长和政委的聂凤智。这员有名的虎将命令部队“瓷器店里打老鼠”,宁肯多流血牺牲,也不使用重武器。

此时,留给新生政权的是一座空有其表的城市——大量黄金、白银、外汇被“大掠夺、大抢运”至台湾,留下的是“六毒俱全”(黄赌毒、黑匪特)、乱象丛生、民不聊生的“烂摊子”。

国民党撤退前扬言:“大上海就是大染缸,让共产党红着进来、黑着出去,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帝国主义者也预言:“共产党进了大上海,不久就会发霉、发黑、腐化、烂掉。”

怎样解决上海的问题,毛泽东曾指出“不仅要军事进城,而且要做到政治进城”。

上海解放后的第一任市长陈毅也在大会上多次强调:“我们是解放上海、改造上海呢?还是被上海人撵走?我们是红的大染缸,要把上海染红,我们不要红的进去,黑的出来!”

陈毅市长雷厉风行,积极团结群众力量,有效开展了“保卫大上海、改造大上海、建设大上海”的各项工作。

上海刚解放,国民党和境外敌特分子随时都有可能搞破坏和暗杀活动。面临险境,陈毅却把身边的安保人员从16人减少至6人,以增加社会治安的人数。他说,我们共产党人只有依靠广大群众,才是最安全的。

一个腐败事件很快就出现了。

6月8日,上海公安局榆林分局的欧震奉命协同公安部查处国民党空军司令部第21电台台长毕晓辉非法藏匿武器的案件。

毕晓辉已逃到台湾了,家中只有两个女人,即毕晓辉的太太与姨太太。

结果在毕晓辉家中查获了几支枪支等非法武器,这两个女人因积极配合,获得了宽大处理。

欧震人见色起意,看上了毕晓辉年轻漂亮、衣着时髦的姨太太。

这个姨太太姓朱。

当天夜里,欧震又来了,对着惊魂未定的姓朱的姨太太恐吓道:“还有许多问题你上午没交代清楚,多亏我在公安部特派员面前替你们美言了几句才算过关,但事情还没完,你看怎么办?”

姓朱的姨太太为求自保,只好与欧震有了一夕之欢。欧震贪得无厌,想长期霸占这个到手的可心女人。

为了避人耳目,欧震让当地留用的旧警察帮他在附近一个偏僻的小弄内找了一间房子,竟然金屋藏娇起来。毕家暗藏了一批赃款,姓朱的姨太太拿了出来,供欧震享用。

东窗事发后,时任上海公安局长的李士英痛心疾首地拿起笔批下了如下文字:欧震敲诈勒索,诱奸妇女,目无法纪,应予枪毙,以维纪律。

华东军区淞沪警备司令部司令宋时轮、政委郭化若批示:执行枪决。潘汉年副市长函示:此犯自应枪决。

7月14日,李局长、扬帆副局长亲自起草文稿、判决书,呈报陈毅市长核示。

陈毅市长挥毫写下了刚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同意枪毙。

欧震被判处死刑的消息经各大报纸刊登后,上海人民无不拍手称快。

案发后才知道了欧震的底细。他18岁时就加入了三青团,曾在国民党青年军202师当上等兵,淮海战役前夕加入了杜聿明的部队任连长,被人民解放军俘虏后经教育有悔过表现,被提前释放。后又隐瞒其历史,混入我军,成了上海市公安局榆林分局接管工作的军代表

教训是深刻的。通过欧震案件,上海市在公安队伍中举行一次普遍的审查,经过认真审查和严厉整饬,先后有400余名有劣迹的旧警察和有腐败问题的警员被清理出公安队伍,有效地遏制了腐败现象的滋生和蔓延。

 

当时,上海的法院系统也出了惊人的腐败案。

上海市人民法院审判员李钦后、何德陹二人,串通一气,借办理经济案件之机,大肆索贿受贿,并对涉案人员威胁、利诱,企图共订攻守同盟。由李、何二人为主犯的贪污集团,在一年之内就犯案22起。

李钦后、何德陹都是留用的原国民党政权司法人员。

李钦后共贪污受贿人民币3200万元(旧币)、美元60元、黄金33两,还有其他财物等。当时有一桩租赁纠纷案,起诉方是一年轻貌美女子,她要收回自有房屋。李钦后接案后格外殷勤,几次主动登门“指导”她如何打赢官司。可这名女子送他若干财物(约合旧币400万元)后,李钦后仍意犹未尽。不久,女子发现他不光要“钱”,还要“人”,于是果断拒他于门外。李钦后案发后,这次调查人员找到这名女子,她初觉难以启齿,经过说服教育后说出了真相。

何德陹呢,不仅贪污受贿1100多万元(旧币),而且到案后态度恶劣,并以吞食手表、头撞栏杆等手段对抗法律。

陈毅在听取李钦后、何德陹腐败案的情况汇报后,斩钉截铁地说:“个别人出现的贪污腐化、蜕化变质倾向,必须严肃处理。要以法律和事实为基础,公开审理,以示教育和警示。”

随后,上海市人民法院在上海法学会大礼堂公开审理李钦后、何德陹贪污渎职案,李钦后、何德陹都被判了死刑,并被执行。

“法院判法官死刑”极大地震动了上海滩,新生的人民政权的威望如日中天。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002/1550.html

本文话题: 腐败 官僚 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