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将会分裂为哪几个国家政权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4-12 10:48:03

伴随国家腐朽倒退衰落的,必然是权力血腥争夺、领土分裂。

我们以前讨论过加拿大、西班牙、罂国、发国的分裂前景,如《西部加拿大独立运动:加拿大应尽快分割为东加和西加两个国家

之前也预测过不久的未来必然会发生的米国大分裂:《中国保持战略定力就好,米国全球掠夺制度破产后将陷入分裂内乱》。

现在精细讨论下米国崩溃以后的情景。

米国未来将分裂为数个政权

知乎@宁京(作者做的米国各独立政权割据地图和相应国旗详见原贴)

因为这只是一张图,所以大家难免看不懂。所以我不妨为这几个北美势力设计一个合乎逻辑的背景吧。

米利坚合众国: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米利坚合众国华盛顿政权都是以前的那个"米利坚合众国"的正统继承者。正因为此,这个“新的”米利坚合众国宣称拥有整个旧“米利坚合众国”的全部领土主权。但是,这并不能掩盖新米利坚合众国在合并了旧加拿大安大略省和东部几个小地区的辉煌之后,实际控制领土不断缩水的现实。

领土:

最初的新米利坚合众国仍然控制着新米利坚邦联国和西部自治领之外的所有领土。在内战结束不久,因战争波及而损失惨重的加拿大政权崩溃,全国陷入无政府状态。安大略省,新不伦瑞克省,爱德华王子岛省,以及新斯科舍省于是“请求”加入新米利坚合众国。

然而,自然的力量终究是强大的。随着内战之后的人口大减,和曾经的中部州,现在的西部州的人口向更发达的东部地区迁移,新米利坚合众国的西部边境逐渐变得人烟稀少,税收减少,也无法有效支撑常驻部队。于是这些州就被实际上放弃了。现在合众国的力量已经无法到达密西西比河以西,于是从密西西比河到落基山脉中心的广大区域已经成为了寻宝猎人和匪帮的天堂。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安大略省北部,尚未离开那里的居民逐渐形成小的自治公社并拒绝听从遥远的华盛顿指挥。

政治:

新的米利坚合众国依旧采用与之前一样的政治模式。因为南部邦联国的白人之上主义,大量的黑人来到北部,并在一以贯之的隐性的歧视中享受着一以贯之的显性的特权。这使本就衰弱的国家财政雪上加霜。尽管有识之士已经再次意识到内战不能发生第二次,但是基于黑人逐渐升高的人口比例,和与邦联国敌对的现实。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出改变。对于政治现状失望的白人大多数选择前往欧洲,少部分选择迁居邦联国。也许有人能够穿越环境恶劣,匪帮横行的西部边境前往西部自治领,但没有人真正亲眼见过。

 

米利坚邦联国:

这个曾经在19世纪昙花一现的国家实际上从未走远过。它是南部人民心中若隐若现的鬼火。现在的邦联旗帜其实在当年是邦联陆军的旗帜,但是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图腾,真正的邦联国旗帜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21世纪早期,旧的米利坚合众国已经倾其所能的压制南部州对于邦联的怀念,然而,当旧米利坚合众国最后一位总统为了一己私欲掀起了种族主义狂潮之后,南部人民心中的鬼火终于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焰,一切对华盛顿的愤怒,对异族的不满,对南部州光荣传统的骄傲,对邦联浮于表面的幻想,都化作了现实中的铁与血。在各地自发的,分散的种族冲突已经不再刺激的情况下,邦联国的还魂直接引发了第二次内战的爆发。然而,这一次北方的经济优势已经消弭于瘟疫和种族暴乱的双重打击,南方也不再有黑奴可“解放”,西部自治领的建立更是极大的打击了合众国的士气,北方已无力和第一次一样维护统一了。于是盖兹堡条约签署,新的米利坚合众国和米利坚邦联国互相承认。新米利坚合众国后来公然反悔,宣称拥有旧米利坚合众国所有的领土主权,但是邦联国并不在意,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领土:

除了弗吉尼亚省,米利坚邦联国基本囊括了1861年的那个前世的所有领土,并额外囊括了俄克拉荷马州和新墨西哥州。然而最初的邦联并不包含佛罗里达州和新墨西哥州。佛罗里达州的统治家族一开始在和邦联签署了大量的“友好”条约之后,争取到了名义上的自治权,邦联对这个缺乏福音派基督教信念的州也没有太多的热情。然而当地古巴裔居民的政变改变了一切,邦联在政变者把佛罗里达统治家族扔进沼泽喂鳄鱼了之后出兵镇压了政变,并对政变的头目们如法炮制。现在佛罗里达州已经是邦联坚定的一员,并在努力消除当地居民中的拉美,尤其是古巴血统。新墨西哥州没有太多的传奇故事,它在新合众国势力萎缩之后就面临着墨西哥人的严重威胁。与其加入西部自治领被掏空血肉,拥抱同样是红脖子的里士满显然是个更好的主意。

政治:

因为坚决白人至上主义和对福音派基督教的疯狂热忱,邦联逐渐从和合众国大同小异的政治架构演变成了类似于神权政治的架构。总统尽管还是四年一选,但他将同时兼任福音派基督教的最高主教。所有的议员也必须要有系统的神学学习经历。邦联使用的神学典籍,也加入了反对除白人之外所有人种的内容。非白人在这个国家毫无政治权力,并逐渐被“客气”地送到别的国家,比如北方的合众国或者南边的,以前被统称为墨西哥的那个地方。对于“特别不受欢迎的人”,除了死刑之外,邦联偶尔也会重操旧业,把他们卖给在无人区横行的匪帮。

 

西部自治领:

在回答“为什么使用和1861年米利坚邦联国旗帜如此相似的旗帜”这种问题的时候,西部自治领通常会用“红白条和蓝底白星是不可逾越的传统”之类的套话来敷衍。实际上,西部自治领根本不在乎旗帜的样式。

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早期,信息技术在米国取得爆发式发展,加利福尼亚州的硅谷地区和华盛顿州的西雅图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技术人才。相比旧合众国东部地区对于政治或者宗教的热忱,西部的居民们只关心最新奇的技术,以及一飞冲天的地价。后者辅之以新潮的“立体城市”规划理念,直接导致了超越人类想象力极限的巨型摩天大楼在洛杉矶和西雅图竞相拔起。

在东部各州陷入种族暴乱和焦灼的内战的时候,洛杉矶和西雅图的科技精英们则表示冷漠。当可穿戴电子设备和自动算法能帮助每一个人表现出TA想拥有的任何特质,种族的差别对他们来说就失去了意义。所以在最后一次在国会毫无意义的坐了几个小时之后,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的国会议员开始公开表达了自己,以及所代表的州,的厌烦。在反对继续对邦联作战的想法得到了几个邻近州的支持之后。西部七个州的众参议员撤离了国会,来到了洛杉矶,举行了一个会议,这个会议宣布了西部州自治领的建立。

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是自治领绝对的核心,然而首都的选址并未在这二者之间,而是定在了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也从一个一个侧面表现了西部科技精英们对于政治的嘲讽。

领土:

西部自治领包含了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华盛顿州,爱达荷州,内华达州,犹他州,和亚利桑那州,共七个。所以最初的西部七州自治领的旗帜和1861年邦联的旗帜完全相同,后来旧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入,星星的数量增加了一个,至少有了一点区别。洛杉矶和西雅图因为强劲的发展吸纳了巨量的人口,使得人口本就不算多的其他各州人口更加稀少,经济凋敝。但科技精英们并不在意这些。

政治:

洛杉矶和西雅图的科技精英们掌握了这个国家绝对的权力。谷歌和微软都是信息技术公司起家,后来在不断的发展中不断进军其他产业,扩大规模,最终形成了几乎涵盖了社会一切活动的巨型联合体。它们把信息技术融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使得西部自治领的科技实力远远超过新合众国和邦联国。然而,对于技术的痴迷和对社会管理的忽视也使得西部自治领的居民被迫在享受高科技的同时承受很低的生活质量。

 

(怎么看加州州长对南部各州说,让我们作为一个Nation-State?)

我的猜想要实现了吗?

我之前的回答《米国会不会崩溃?》里面猜想了一个以加州华盛顿州双核心的西部自治领。现在感觉有戏啊。

不过说回来,这只不过是加州州长借着对川普不满的由头,说了一个已经很久都没人在意的事实而已。离正儿八经独立还早着呢。这种事怎么的也要等邦联先死灰复燃再说。

华盛顿州、俄亥俄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宣布西部州协议,米国网民雀跃新国家名称

Washington, Oregon and California announce Western States Pact(网友们开始琢磨心仪的国家名称)

2020-04-16 龙腾网,无熊猫氏译

“今天,华盛顿州长杰伊·英斯利,加利福尼亚州长加文·纽森和俄勒冈州长凯特·布朗”宣布达成了一项协议,关于重新开放他们的经济和未来控制新冠病毒的共同愿景。

新冠病毒已经破坏了我们的互联互通。在接下来的几周里,西海岸将翻转目前新冠病毒造成的局面——通过我们各州之间的紧密协调和协作来确保病毒永远不能在我们的社区里广泛传播。

我们现在宣布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已经同意就一项重新开放我们经济的共同方针而一起努力,为社区重启公共生活和商业活动确定名明确的指标。”

(译注:这个华盛顿州是西北角那个,不是华盛顿特区)

westsideBuppie

“加利弗顿”是我的新国家

Throwcarp

“新的民族国家”有点操之过急了。

然而,我真的做了一张图来跟踪者两个全新的州际协议。

如果这两个新的州际协议变成了新的国家,这将会很有意思,因为它将假设中的新英格兰民族国家一分为二。(译注:西部宣布之后,当天东部7个州也宣布了类似的协议,这其中就包括纽约州,这里说的新英格兰地区在右上角,跟绿色部分有重叠)

Uberdosage

如果这俩个地区分裂出去了,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就真的完蛋了。

Voldemort57

(如果这两个地区分裂出去)那我真的会很难受,因为大概3万亿美元的GDP消失了。

如果西部的几个州退出联邦(主要是加州),将会发生一些重大的事情:

食品价格将会飙升。

米国将会增加税收,我们都知道人们对税收的反应。

衰退2.0(或者3.0?)将很可能发生。

大概32%的加州人(1000个样本)支持离开联邦。

我还不知道我对此的感觉。我想说我支持和反对分裂的比例大概是55:45,但是这不是基于任何实际的因素。我更多支持这个事的原因是因为那些右倾的州正在妨碍整个国家在对抗气候变化,更好的移民法律,免费的医疗系统,以及其他的进步政策方面的能力。加利福尼亚作为一个国家的话,可以相对轻松的通过这些法案,因为我们太民主了。

His_own

天啊,把米国分裂成不同派系的地缘政治目的基础正变得越来越现实了。

Johngoodmansgoodknee

分裂就要来了。300年的联邦制度导致了这一辉煌的时刻。

Sinisterspud

等等,我是不是错过了三百周年纪念?(译注:米国到2076年才有300年)

Flying_bacon

这两个州际协议大概代表了1/3的米国人口。

Mon_calamari_rings

我们这么做很好。我们实际上没有来自联邦层面的权限或者指导。我们都是靠我们自己。

Minemose

科罗拉多州也想加入。

Mametic1

嗨,我是威斯康辛州的公民。我们也能参与这个吗?

Dirtyflower

我一直认为“合众国”就是联合的意思,但是显然在某些地方偏离了轨道。很高兴看见3个州走到了一块,我是加拿大人。

Sigmarguidesus

当受到外国势力或者组织进攻的时候,米国会变得相当团结。但是这个大流行完全是另一回事。很难过,这简直是一个完美风暴。

Dirtyflower

我个人同意! 这三个州就我看来是最好的州。如果你们打算把加拿大变成一个侧着的T字型,不如把它们扔在阿拉斯加州,夏威夷我也不介意。

whippersnapperUK

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原则需要被大声说出来,就因为这不是由总统提出来的。

对这些自己掌握了指挥权(和公众生活)的州来说是个好事。

这会是旧的美利坚解体的开始吗?

Krandor1

东北部已经也在讨论做同样的事情。

Nemoknows

一个关键的区别是,西海岸可以轻易的控制进出海岸的移动情况。只需要守住几个非常有限的山口就行了。

Thatsjustun-american

东北部控制了I-95公路,拉瓜迪亚机场,以及枫糖浆。

(I-95是一条重要的洲际公路,沿着东部的海岸线,从佛罗里达一直到与加拿大的边境,全才3000多公里。)

Pigeonofthesea8

我想知道米国是否会随着更多正式的地区派系出现而终结。也许这预示了米国的终结。

Anttire

我是时候回到西部,并且加入伟大的卡斯卡迪亚了!

(译注:卡斯卡迪亚大致是从阿拉斯加到加拿大到加州北部的地区,若干年前是有过一些独立的想法在里面,现在比较少提及独立了,主要是作为一个关注生物,能源,文化方面的跨境生物群落存在。)

Moxyc

My dream!!

这是我的梦想!!

Favorscore

这是新加利福尼亚共和国的开始。

Holydragonnall

我和华盛顿州一半的西部地区的其他人很愿意加入加拿大,我非常确定。

Anttire

基于对加拿大和米国大喊一声:“去你妈的”的基础上,我们将团结在一起,并且建立我们新的民族认同的国家。

Deploylinux

见鬼,沿海和内陆/山地,加州的不同地区是不同的文化...在一个完美的民主制度下,不同的社区可以一起努力...但是现实里,如今整个加州已经被沿海的旧金山,科技/娱乐公司以及洛杉矶和好莱坞的富人区主导了。他们几乎指定了所有的法律,推选了法官,控制了所有的选举,所以这里已经没有政治观点的多样性了,他们还指示教师们什么才允许教给学生。

但是,尽管当各州因为联邦政府的愚蠢决定被指派任务时,我为各州鼓掌,我承认各州应该成为我们共和国的主要权力中心....如果我强烈反对的话,我的现实选择是,搬到另外一个州去,最好是一个该州的领导人是我真正可以支持的人。

Hosemaster

Its almost as if we should have some sort of mechanism for the 50 states to work together.

这就好像我们应该为50个州一起努力建立某种机制。

Thankgoodness4u

所有关于我们新国家的表情包都让我兴奋。

Horsecode

“太平洋合众国”听起来不错。(译注:米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曾经设想在该地区建立一个“太平洋共和国”)

Trextra

我更偏爱“美利坚太平洋国”。PSA听起来很棒。

Mostlycarbonite

很适合我,“我是个太平洋人”听起来不错。

Wonderblarbleglarble

 “大加利福尼亚”

Bubbabear244

我一直希望卡斯卡迪亚现在已经是它自己的国家了。

Hyperdrunk

卡斯卡迪亚的概念是生物群落运动的一部分。从历史角度来看,基于自然边界(河流,山川等)的国家比那些基于经纬度国家或者政治线的国家更稳当。

这不是一件实际的事情。如果米国真的分裂成更小的国家,政治现实是,我们将很大可能必须使用现有的分界线,城市的位置等等,而不是自然地理位置。

这里面的现实主义是每一个生物群落都应该是它自己的自治区域,以获取最大的稳定性以及自我利益。现实情况是,那个地图(译注:卡斯卡迪亚概念图,图见顶部)只包含了加州的一小部分,蒙大拿的一小部分,怀俄明州的一小部分,俄勒冈的一半左右,爱达荷的90%,大部分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以及阿拉斯加人口密集的地区。因此,(如果照这个地图的话),真实世界的政治将不得不彻底崩溃才能让它运作起来。更现实的情况是,现有的边界(或者各种的人为绘制的边界)必须利用起来。

Freegums

我也是,但是我不认为俄勒冈东部地区会心甘情愿的过来。我同意把它们送给爱达荷州。

(译注:因为这个“卡斯卡迪亚是不包括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的东部地区的,并且几个州的东部地区政治立场相对偏共和党,爱达荷州是华盛顿和俄勒冈州的东边邻居”)

Infjetson

我知道我们离的有点远了,不过科罗拉多州会很乐意加入这个联盟。我们可以用邮寄选票把我们的爱团结起来。

Bitey_the_squirrel

等等,我是明尼苏达州的,带上我!带上我!

2102raven

西海岸是最好的海岸

Madlabdog

奶牛合众国

从今以后以奶牛协议著称。

我们的国旗应该有一只奶牛! 我们的国宝。

Dingdongdoodoo

米国开始巴尔干化。(译注:巴尔干半岛,包括前南斯拉夫地区,现在有11个国家,总共50万左右平方公里)

Anarchilli

这很疯狂。这些协议的出现,是因为联邦政府完全放弃了自己的责任。10年之前你无法想象这个。

Mseanf

华盛顿和俄勒冈联合加利福尼亚形成太平洋民族国家。

Mbattagl

新加利福尼亚共和国现在成真了!!!

Skoomkat

作为一个加州人,我张开双臂欢迎这个协议。我们的团结就是我们的力量,特别是当联邦政府的资源被民主党领导的州扣留时。整个西海岸的影响力可不是个笑话,通过共同努力,我们应该能够平安度过病毒和任人唯亲的带来的不利局面,直到这个风暴过去。

还有俄勒冈和华盛顿。我们爱你们,请保持安全!

Jbiwkls32

我们完全缺乏国家领导能力。这协议是很好的一步,保重!

Mon_calamari_rings

我们该做的就是建立自己的国家。

Thundergunexpress

我们能分离出去然后选伯尼(桑德斯)当总统吗?

探讨米国解体的可能性

大白话时事(2020年4月14日)https://mp.weixin.qq.com/s/jwxcJ3KA3AXUiH5Vf4xu3w

今天文章主要来跟大家探讨“米国解体”这种比较极端情况的可能性。

这个命题比较惊悚,有必要事先说明的是,米国解体这是一种可能性比较小的极端情况,但并非完全不可能发生。

以目前美联储疯狂印钞的行为,实际上是在严重透支米国的国家信用,这实际上是米国的大资本利益集团在掏空“米国”。

长此以往,一旦各国用实际行动抛弃美元,那么米国过去几十年通过美元霸权转嫁给世界的通胀压力,有可能一次性集中输入回米国。

这很有可能出现“美元不如纸”的彻底崩盘局面。

而一旦出现美元不如纸这样的局面,你可以想象手里有枪的米国老百姓会做什么事情,到时候即使米国出现解体的一幕,其实也并不是太奇怪。

当然了,现阶段要来探讨米国解体的可能性,绝大多数人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这就好比如果时间回到1985年,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相信前苏联可能解体。

而米国一直到两个月前,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强大无比,繁荣昌盛。

不过就像我在今年1月3日写的2万字长篇分析《美元霸权为何终将落幕》一文中详细论述过的米国存在的诸多弊端。

米国经济在长达70多年的繁荣发展后,由于依靠经济掠夺全世界的收割模式,来维持自身繁荣。

这实际上让世界“苦美”久矣。

再加上米国由于自身负债过高,军事实力也开始下降,米国的小弟们也越来越不听米国的话,近期沙特搞的石油价格战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虽然昨天欧佩克+总算达成那份注过水的减产协议,但当前WTI油价仍然22美元附近徘徊,远低于米国所想要拉回去的40美元。

这实际上都说明米国对世界的统治力已经大不如前。

所以,本次疫情的爆发,实际上是把米国繁荣的假象一下子全部撕开,让世界人们第一次真正看清米国那充满泡沫的繁荣背后,是多么的丑陋、脆弱、苍白。

因此,米国解体这种可能性,并非完全不可能发生。

本文会就米国解体这种可能性,来跟大家做详细探讨和分析。

 

(1)疫情暴露出联邦和州之间的矛盾

本次疫情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撕开了米国虚假的繁荣,暴露出米国各种问题。

这其中也让米国联邦和州之间的矛盾,暴露无遗。

我们都知道米国是联邦制国家,实际上每个州政府的权利是很大的。

米国联邦设有最高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机关,联邦拥有统一的宪法和法律,是国际交往的主体;各州有自己的宪法、法律和政府机构;

可以说,除了军事和外交之外,米国的州政府实际上可以看做是完整的“小国”,有自己的法律、税收、警察、教育、选举制度。

甚至,米国的州政府也有一定的军事力量,这就是米国的“国民警卫队”,实际上前身就是米国的民兵组织,是由各州指挥的地方武装力量。

所以米国的州长有时候经常不鸟总统,甚至米国州长跟总统爆发一些矛盾和冲突的新闻也是屡见不鲜,特别是在不同党派的州长和总统之间就更常见了。

在平常没啥危机发生的时候,特别经济繁荣的时候,各州和联邦之间还能相敬如宾,矛盾弱化。

但一旦出现危机,而联邦政府又无力解决,甚至表现出各种错漏百出的时候。

各州对联邦的不满就会浮出水面。

而本次疫情的爆发,米国联邦政府在初期的“消极防疫”错误策略,导致疫情在米国失控。

而在疫情失控后,米国联邦政府连物资供应分配这样的最基本事情都做不好,还要求各州自行采购医疗物资,不断的将自身责任推诿给各州。

这导致当前米国各州对联邦的不满,可以说达到了鼎沸状态。

比如说,这个空中桥梁计划,是米国联邦政府与私营公司合作,将大量医疗用品从其他国家带到米国,即“空中桥梁计划”。

特朗普居然让自己女婿负责联邦政府的医疗物资采购计划,直接借由联邦名义,通过本次疫情大发“国难财”。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居然有脸这样回怼各州?

联邦作为从宏观层面管理各州做协调的政府,在本次疫情发生后,不但不居中来协调统一供应各州的医疗物资,反而经常干截流这种事情。

甚至还发起了国难财。

说实话,要我是纽约州州长,估计真得揭竿而起了。

此事详细可见《米国华盛顿政权总统女婿垄断抗疫物资卖高价发国难财

也难怪之前3月28日特朗普一度要封锁纽约州的时候,纽约州州长直接说这是“宣战”。

这吓得特朗普赶紧说强制隔离此事作罢。

但毫无疑问,本次疫情里,联邦的毫无作为、消极、错漏百出的表现,加剧了各州对联邦的不信任感和不满。

也难怪加州州长前几天声称要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去采购物资。

为了怕新闻来源不准确,我还特意去看了下加州州长发表这番言论的原视频。

加州州长的确说了上述这番言论,不过翻译上存在一些出入。

有些新闻的翻译是翻译成“一个民族国家”,而非“独立国家”。

不过这里不管究竟是翻译成哪个词汇,其实加州州长大概意思也是说,州政府本身就具备独立性,他只是要发挥出这种独立性,脱离联邦去采购物资,来解决当前物资供应混乱的问题。

倒不是说加州真的要搞独立,但从中可以看出加州对联邦的不满,是溢于言表。

不过我们必须客观看到,不管纽约州还是加州,都是民主党的阵营。

本来跟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就是死对头。

所以实际上,当前米国存在的地方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的矛盾,还可以引申到米国的两党之争,以及当前米国越发撕裂的社会,以及在民粹化下,两党之间的支持者,越发分裂的现象。

 

(2)两党之争越发白热化

米国的党争由来已久,也被米国标榜为自身民主的典范。

不过随着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使得两党都很善于给自己选民编织“信息茧房”,来牢牢的给自己选民洗脑,这使得当前民粹化现象越来越严重。

信息茧房:

这种现象出现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当我们面对繁多杂乱的信息时,会本能的依赖于一些信息推荐的平台。

这使得很多推送到我们面前的信息,都是精心筛选过后的信息,来“投其所好”。

这实际上会导致很多人长期陷入“偏信则暗”,无法“兼听则明”。

比如说,特朗普的支持者,往往平时看到的所有新闻,大都是吹捧特朗普如何英明神武,抨击民主党如何如何糟糕。

反过来,民主党的支持者,看到的新闻则观点大都跟特朗普的支持者截然相反。

所以在米国经常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两个支持不同政党的媒体,在报道同一个事件的时候,会基于同一个事实,得出截然相反的观点。

这种言论急剧撕裂的现象,随着媒体的引导,而灌输给米国民众。

这使得米国民众互相之间的观点撕裂现象也很严重。

比如特朗普的支持者,那真的就是铁杆支持者,在长期的信息茧房熏陶之下,他说看到的,跟人讨论的,都是特朗普怎么怎么好。

所以包括本次疫情里,我们都知道特朗普如何不靠谱,但特朗普的支持者,就是真的觉得特朗普做得好。

反过来,特朗普的反对者,则把特朗普批评得一文不值。

这种好就很好,坏就很坏,是极端两极分化的社会割裂现象。

这实际上就是信息茧房时代下,随着民粹化现象,民众越来越偏激的一个结果。

这种情况下,西方民众很难去辩证的看待事物,而容易陷入非黑即白里。

这种现象,是西方势力背后刻意引导的结果,但同时基于“民主”需要,民粹化也会自下而上影响这些党争。

这就使得当前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矛盾和利益冲突越发的激烈。

才会出现,前两个月特朗普在做国情咨文的时候,民主党人佩洛西当众撕掉特朗普的演讲稿。

这里我们应当看到,任何这种势力间的冲突和矛盾,可以是意识形态上的矛盾,但归根结底还是利益上的矛盾。

米国的两党之争过去百年来大都在一个各方可容许的范围内去争斗。

但为什么现在越发白热化呢?

这个主要在于,米国经济在08年次贷危机之后,通过量化宽松的极限刺激模式,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换句话说,在科技没有重大突破的情况下,米国的经济体量已经到了一个瓶颈。

任何经济体,一旦发展陷入停滞,原本被掩盖的问题和矛盾,就会集中爆发出来。

因为一个蛋糕在被不断做大的过程里,各方很容易因为扩大的蛋糕,分到心满意足的利益,从而把矛盾掩藏起来。

但当蛋糕无法扩大,甚至衰退的时候,各方就很容易因为分配蛋糕的问题,而打得头破血流。

这背后根源还是利益之争。

我们都知道,共和党背后所代表的的大资本利益集团主要是军工、石油、传统制造业、农场主等等。

而民主党背后所代表的的大资本利益集团则是以华尔街为首的金融资本、高科技跨国资本、文化娱乐业资本以及低端服务业。

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代表着不同的大资本利益集团。

而由这些资本利益集团所统治的领域,就很容易催生出两党各自的坚定支持者。

……

不管特朗普是故意也好,还是真蠢也罢,特朗普的所作所为都在加剧米国联邦和地方州之间的矛盾,是一个明摆着的事实。

所以,我个人其实挺希望特朗普今年能够继续连任,这样一来,特朗普还真有可能成为米国联邦的最后一任总统。

不过不管米国在未来是否真的会解体,但我们应当从以上这些分析看到,其实在米国内部,也有着大量的利益矛盾和博弈,存在着联邦和地方州之间的利益矛盾,两党之间的利益矛盾,包括联邦和两党之间也是存在利益矛盾的。

这些米国内部的利益矛盾,实际上是可以被我们所利用的。

这就好比当时前苏联之所以解体,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米国的暗中推动。

像米国这样军事实力强盛的国家,是很难从外部正面击垮,而是有更大的可能从内部自己崩塌。

而历史上这些强盛国家之所以会从内部自己崩塌,大都是因为内部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矛盾和利益冲突。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本次疫情对米国的影响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而米国在本次疫情中,被撕开的虚假繁荣背后暴露出其大量内部的矛盾,都显露无疑的展现在世人面前。

我们应该对此做更深入的研究,这有助于我们去知己知彼,以及应对米国可能的狗急跳墙,甚至我们还能尝试从中来加速推动米国内部自我崩溃。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范勇鹏:如果不能“实现更好的联合”,要这宪法何用?

米国《宪法》及其创建的联邦政府是干什么用的?

米国前身是北美的殖民地,不过不仅仅是人们所熟知的十三州,还包括加拿大、新斯科舍、巴巴多斯等殖民地,只不过后来这些殖民地没有被包括在米国的范围内。米国建国后,曾一直等待加拿大加入,《邦联条例》专门给加拿大留有席位,加拿大加入米国的程序要比其他殖民地便捷,可以说是真爱了。

这些殖民地为何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根本原因就是商业利益,和权利、自由或“无代表不纳税”之类的漂亮口号都没多大关系,口号是喊给别的看的,利益是疼在自己身上的。

当时是欧洲的“重商主义”时期。不同于后来的“自由贸易”理论,重商主义理论相信世界上货币是有限的,国际贸易是个零和博弈。谁卖的多,赚到货币多谁就沾光。谁买得多就吃亏。这和今天特朗普总统的价值观差不多。所以当时欧洲各国在贸易中都是追求顺差。在海外建立殖民地,目的也是服务于自己的重商主义贸易政策,因而不会允许殖民地发展高附加值的工业品,对母国形成贸易顺差。所以殖民帝国内部贸易也遵循着国际贸易同样的原则,母国尽量向殖民地多出口少进口。

问题是这样不利于殖民地商人的利益。人家当年去殖民,本来就是为了发财致富。而且北美丰富的土地和资源,也使殖民地贸易能力迅速上升。英国议会迫于无奈,只得搞了一些不平等的法律,如《航海条例》之类,压制殖民地的贸易,最终导致殖民地造反。

在这个大前提下,各殖民地之间也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有时甚至会为了生意而动武。但是在英国国王统治之下,大家还能大体相安无事。可是一旦独立,没有了共同的权威,各殖民地之间的竞争就开始向着无政府状态发展。

1783年,英国和殖民地签署了停战协定,米国独立。此前的1777年,大陆会议就通过了一份《邦联条例》,这是米国的第一份成文宪法,但是其制度结构十分松散,中央权力极弱。因而独立时的米国和我们心目中的国家大不相同,除了军事外交等事务,各州各行其是,特别是在贸易、税收方面有很高的自主性。

当时的邦联国会主席拉姆齐在写给各州的一封信中就呼吁加强中央集权,警告说如果各州继续轻视国会,邦联将面临“无政府状态和无止境的州际战争,考虑到有一天某个未来的凯萨大帝把我们的自由掠夺而去,或我们沦为欧洲政治的玩物”。事实上,当时已经出现了无政府状态的危险。1783年与英国缔约后,没有了共同的敌人和威胁,各州立即面临分裂危机,州际矛盾突出。欧洲国家开始利用内部矛盾而干预米国内部事务,希望米国分裂,西班牙政府策动肯塔基独立,加拿大与佛蒙特分裂主义勾结,米国几乎分裂成三个国家。米国建国之初也经历过中国北洋政府时期受外国势力操纵的痛苦。

欧洲国家还在贸易方面对美实施歧视性政策,因为它们知道米国的邦联国会无法制定统一的对外贸易政策。英国拒绝对米国开放港口,加剧了米国商业萧条;奥地利和丹麦拒绝与米国签订友好通商条约;米国的谈判代表无法与西班牙和英国签订贸易协定。面对英国的海上威胁,邦联也无法建立海军,在公海上保护米国商船。

各州只好自求多福,各自出台政策保全自己的利益,导致米国进出口和州际贸易出现严重混乱的情况。州与州之间也发生了激烈摩擦。例如,和平协定规定西部土地归邦联,但各接壤州都主张所有权,结果康涅狄格州与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二州为争夺土地险些大打出手。各州相互之间搞贸易壁垒,新泽西对所有过港外州商品课税。纽约则对所有从新泽西来的商品征收进港费。1785年,宾夕法尼亚州对外国和外州产品一律征税。

各州还发行自己的纸币,导致通货膨胀。经济状态恶化又引发了各地的人民起义,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谢斯起义。谢斯起义发生在马萨诸塞州,但是邦联政府却未能提供帮助,暴露了中央政府的软弱无能。

这让统治阶级普遍意识到要加强国家权力。汉密尔顿后来指责邦联“使国家蒙受耻辱”,“凡是能降临像我们这样特别享有优越自然条件的社会的全国性混乱、贫穷和无意义的征象,还有什么没有成为我们普遍不幸的悲惨事实呢?”(《联邦党人文集》第十五篇)他断言这栋脆弱的建筑物就要倒在他们的头上,使米国人在其废墟下被压得粉身碎骨。米国政治学家奥斯特罗姆说,1785年时,人们日益怀疑《邦联条例》能否成功,就像今天人们认为联合国会失败一样。如果邦联失败,各州之间的冲突会导致战争状态,“会简单地复制欧洲国家相互交战的经历”。

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特别是统筹协调各州之间的贸易关系,才召开了制宪会议。最初没人敢提制宪,只是提出要修改《邦联条例》,最早的努力是亚历山德拉会议。1785年3月,马里兰和弗吉尼亚两州无法解决关税和波托马克河航道争议,决定开会商议解决。会后,麦迪逊建议邀请所有州派代表开一次会议,讨论商业问题。1786年9月,会议在马里兰州的安纳波利斯召开,会议不算成功。于是汉密尔顿起草了一个报告,要求各州1787年在费城再聚首,讨论商业问题。所以整个制宪过程中的一系列会议,首要的驱动力都是商人们对商业秩序的关切。

不少中国学者把安纳波利斯会议或制宪会议吹上天,掩盖了其商业性质。对这种说法,米国历史学家布尔斯廷反驳道,安纳波利斯会议“是一个由一些州的代表讨论贸易问题的州际会议”。

(《米国人:建国的历程》543页)《剑桥米国对外关系史》也说,安纳波利斯会议就是为了处理米国贸易的困境而专门召开的,后来引出了制宪会议。(上册,50页。)

《宪法》比较成功地解决了对外贸易和州际贸易中面临的危机。宪法所赋予联邦政府的权力中,大多数都是商业权力。独立的司法权——最高法院的设立,就是为了协调联邦和州之间的关系。长期以来,米国解决联邦权和州权之间冲突的一条原则就是《宪法》中的“州际贸易”条款。也就是说,但凡有关米国对外贸易和各州之间贸易关系的事务,倾向于归联邦管辖。各州内部事务归各州管辖。这些原则非常鲜明地显示了米国国家制度的商业性质,以及协调各州关系的功能性特征。

米国国家发展的过程中,多次发生州与州之间的冲突摩擦,例如新加入米国的领土分配和建立新州的问题,奴隶制问题,关税问题,河流、牧场等资源分配问题等。最大的一次冲突就是南北战争。内战之后,米国联邦权得到了空前加强,国家的统一也进了一大步,似乎各州之间的协调合作也没有了太大问题。

但是联邦制所留下的裂痕依然存在。这就类似于金属材料中的伤痕,不承受高压时问题不大,需要承受压力的材料或部件,就需要进行探伤了。这次疫情就是一种高压情形,试验结果证明,米国肌体内的伤痕仍然存在。这时偏偏又遇到了一个分裂混乱的联邦政府和一群不大靠谱的政客当政,问题就以加倍的症状表现了出来。

233年前,米国为了解决各州的团结协作问题而制定了宪法,宪法第一句话就是“为了实现更好的联合”。233年后,各州依然会为了口罩而争夺,联邦政府不仅没有充分承担起“州际贸易”的调节功能,反而参与各州的竞争。联邦政府想“封州”,却被纽约州长怼回去,声称是“宣战”行为。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因此就说米国经过233年又回到了起点,而且科莫州长的话也多有政治表演的成份。但是,米国《宪法》是干吗用的?它今天还有没有用?米国制度的问题在哪儿?这些问题却值得我们提出和思考。https://www.guancha.cn/FanYongPeng/2020_04_22_547769_2.shtml

关岛人民争取自由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正义事业

2017年7月21日,是关岛的第73个解放纪念日,除了岛上的居民们举行隆重盛大的庆祝典礼游行活动之外,岛上政客和本土岛民的这样一种声音也越来越激烈“让关岛成为真正属于我们的土地吧!我们要独立!”

这个小小太平洋岛屿可以说是自古以来兵家必争之地,因为它是最接近亚洲的米国海外领土,是面对朝鲜和中国南海的米国前线。

关岛有许多个昵称,它是“米国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因为岛上拥有庞大的美军空军基地。然后也是米国的“太平洋堡垒”,美军也在此计划着未来十年可能发生的军事活动。

但是关岛的人喜欢把自己的家乡就叫做:我们的关岛。(Ours)他们只想要属于自己的自治的家园。

“关岛这块米国领土并没有享受到米国的民主,公民不可以决定他们的领导人,不能改变将会对他们施加的法律。”

关岛总督埃迪·卡扎沃(Eddie Baza Calvo)去年上任不久就对媒体表示,要在2017年也就是今年的11月对于关岛的政治地位和状态举行公投。

他说,他要“由我们的人民决定要走哪条路:是要独立还是要成为真正的米国人。”

而由关岛的“去殖民化委员会”向卡尔沃提出了公投的三种选项:

第一种是合并。成为米国的第51个州,成为真正的米国公民;

第二种是成为自治邦,向米国寻求保护和支持,类似波多黎各和北马里亚纳群岛;

最后一种就是独立成为一个主权国家,像是不再与米国有任何干系。

可是米国哪有那么容易放手?关岛这样的小岛,虽然不起眼确实军事要塞和米国一大旅行创收资源。要想理解今天关岛的尴尬处境,还得从米国时间不算太长的近代史讲起。

关岛位于西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最南端,岛上的原住民最早可溯及至公元前2000年的东南亚南岛民族。 西班牙殖民时期, 斐迪南·麦哲伦为西班牙国王效力进行环航地球冒险时,于1521年3月6日发现关岛。

其后约两百年间,关岛和北马里亚纳群岛作为西班牙在菲律宾及东亚仅有的停泊点,成为邮船和货轮的重要中继站。1898年,米国和西班牙爆发战争,战败的西班牙被迫将关岛割让给米国。

其后关岛作为米国海军码头,直到二战爆发,关岛在珍珠港事件不久后即被日本占领。而直到米国于1944年7月21日才夺回关岛使关岛成为米国的非合并领土。这一天也成为关岛的解放纪念日。

不过说是海外领土,但更有一些“海外殖民地”的意味。

因为关岛居民虽然拥有米国公民身份,但没有投票权,也就是说他们不能参与总统选举投票,在国会中的关岛代表也不具有投票权。

所以很多关岛人常常自嘲,他们只是“二等公民”。

而现实的情况是岛上原住民查莫罗人仍是关岛最大的族群,且来自亚洲各个国家的新移民越来越多,米国白人居民只能排到关岛人口族群人数的第四位。

与之相对的,是面积只有544万平方公里的小岛,美军事基地就在岛上就驻扎了约1.7万名米国士兵。并且,华盛顿还在不断扩张岛上的基地规模,也让岛民们为自己的生活状况以及未来的局势产生了更多担忧。

与关岛情况相似的米国其他海外领地及自治邦如波多黎各、美属维京群岛、北马里亚纳群岛和美属萨摩亚也是在摩拳擦掌的寻各自生存之道。文/粉大星 北美留学生日报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004/1697.html

本文话题: 分裂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