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疆的24个谎言与真相:警惕被西方攻击所诱导,执行错误的投降政策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2-08 14:04:45

西方造谣攻击中国新疆政策的谎言,其实中国人都明白,只不过内部一些汉奸装糊涂,呼应他们白人老爹的攻击而已。外国老百姓,就是被他们主流媒体给忽悠的死死的,一帮虫豸,顺波逐流。

炎黄之家现在最大的忧虑是,虽然我们现在敢于反驳,不至于像前几年外卖部那样软骨头,但仍未彻底改变,不能像毛主席时代那样有硬骨头,能敏锐坚定地骂回去,而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是的,关键就在这个“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甚至要做的更坚决,更有力。

不要说:

我没有……

不要行为投降:

我以后不这样了,我在改……

要说: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我做的对,我这样做的理由是……

行为上要更坚定:

以后还会继续做,而且努力做得更好……

有些媚外分子,完全可能一看见白人批评,虽然嘴里不敢直接喊投降,具体行为上却顺着敌人的批评走。

比如白皮猪攻击中国打击极端邪教,中国不应该否认,而是应该大大方方的说,您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在打击极端邪教,而且未来会继续打击极端邪教,敌人的批评,恰恰证明我们打击邪教的政策是对的。

比如白皮猪攻击中国开设针对被极端邪教控制或影响的人群的培训学校,这是很好的政策,其实得到诸多白人有识之士的赞同,但执政白皮猪为了妖魔化中国,就扭曲攻击。中国不应该说,我们没有,而应该大大方方的说,我们是设立了针对受害人群的培训学校,而且我们会更好地运行这些学校,确保人们恢复自由心智。

比如白皮猪非常荒诞的攻击中国在新疆进行种族灭绝,中国不应该炫耀地说让新疆维族人口八年增加百分之二十五,甚至以后继续鼓励维族过度生育,伤害维族妇女的身体。这是最典型的被对方攻击给诱导牵着鼻子走。

我们以为在反击对方的批评,实际上潜移默化认为对方诱导的方向正确,认为中国为了减缓对方批评,就应该更大力度让维族人口更快速度、超过汉族人口速度的的迅速增长。

新疆的人口增长非常快,维族也是为数不多的人口过千万的大民族了。可悲的是,我们还恬不知耻的炫耀让新疆维族人口八年增加百分之二十五。本来新疆汉族人口超过一半,现在出现了新疆大量汉族人口离开的趋势了。这个很危险。新疆之所以能不被分裂出去,原因就是有汉人!【antonio_chen】

《中联部新闻办公众号:百名伊斯兰国家政党政要为新疆发声》——这尼玛是掉入了逻辑陷阱,就是因为太在意西方的感受。畏首畏尾薇姿暴恐以后又多了几百万,西方说你灭绝薇姿。然后你极力否认。还炫耀让薇姿多了几百万加上绿教一赞扬,以后潜移默化让薇姿母猪下崽就会变成政治正确。【真是好淫】

正确的态度是,不要把白皮猪当人,他们就是一群劣等的畜生,你会仔细听待宰猪的哼哼声到底是什么意思嘛?你当它是个屁就完了。

高度重视对方的攻击,并顺应对方的攻击,改变原本正确的政策,敌人就完美达到了扭曲诱导我们政策的目的。

所以,要以我为主,千万不要随对方而动。

比如在人口政策上,我们要检讨,为什么维族人口数量、比例会增长那么不公平的快,从汉族人口比例相对下降看,难道不是我们在对汉人搞种族灭绝吗?为什么过去的计划生育只歧视性的对汉人实施,为什么搞这种主体族群自杀?为什么现在仍未鼓励新疆汉人生育,为何对内地汉人移民新疆的补贴不够慷慨?

不要那么软绵绵,不要只娇怯反嘴,甚至顺着敌人指引的路径走,行为上实质举手投降,亲者痛,仇者快。白皮猪随意攻击没有代价,还有收获,傻子才不继续这么干呢。

《让子弹飞》里那碗粉告诉我们,不要奢望说服敌人,相反,要从敌人的言行中,找到最能伤害他们的切入点,嘴巴上犀利骂回去的同时,手上不要停,犀利的从切入口深深地插进去,让那群白皮猪感到深深的痛,长长的痛,一直痛到他们麻木,痛到习惯成自然,痛到不敢再歇斯底里污蔑中国,否则中国永远挨骂,永无宁日。

法知名作家仗义出版《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

https://mp.weixin.qq.com/s/Sv5PQSncd9EKZeLgcVRb4Q

关于新疆的24个谎言与真相

中国新疆是个好地方。56个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建设美好家园,推动新疆社会稳定安宁,经济繁荣发展,文化传承昌盛,民族团结和谐,宗教信仰自由,各族人民安居乐业。

但一段时间以来,美西方一些反华势力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炮制散布大量涉疆虚假信息,抹黑中国形象,诋毁中国治疆政策,干涉中国内政,企图蒙骗国际社会、干扰破坏新疆稳定发展。

谎言终究是谎言,只能蒙蔽一时,无法取信于世。当面对事实与真相,谎言终将无所遁形,归于毁灭。

涉疆问题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问题。中国政府在新疆依法开展反恐和去极端化工作,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得到各族群众衷心拥护。新疆社会持续稳定发展、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就是戳破涉疆谎言的最有力武器。

我们摘录了反华势力炮制的一些典型涉疆谣言谎言,在这里有针对性地予以回应,列明事实,说明真相,以正视听。

谎言一:蓬佩奥称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

事实真相:

近年来,新疆维吾尔族人口持续增长。2010年至2018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上升至1271.84万人,增加254.69万人,增长25.04%,维吾尔族人口的增幅不仅高于全疆人口13.99%的增幅,也高于全部少数民族人口22.14%的增幅,更明显高于汉族人口2.0%的增幅。

当前新疆社会大局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2014年至2019年,新疆地区生产总值由9195.9亿元增长到13597.1亿元,年均增长7.2%。新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1%。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成就。现行标准下308.9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新疆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

新疆各族人民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各民族不论人口多少,都具有同等法律地位,都依法享有参与国家事务管理、宗教信仰自由、接受教育、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继承本民族传统文化等各项权利。

谎言二:郑国恩发布报告称,中国新疆对维吾尔族妇女实施“强制绝育”,造成维族人口大幅下降。

事实真相:

Adrian Zenz(中文名:郑国恩)并非“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而是美政府成立的极右翼组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成员,也是美情报机构操纵设立的反华机构骨干,更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者。

郑国恩的“报告”充斥着大量捏造事实、篡改数据的地方。“报告”提到所谓“强制绝育”证据:“2018年中国80%的宫内节育器的新增例数都发生在新疆”和“2018年新疆和田和喀什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2.58‰”都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

根据国家卫健委出版的《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数据显示,2018年新疆新增放置节育器例数为328475例,全国新增例数为3774318例,新疆新增例数仅占全国新增例数的8.7%。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新疆统计年鉴》显示,2018年喀什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6.93‰,和田地区为2.96‰。

谎言三:英国广播公司(BBC)“新闻之夜”爆料,早木热·达吾提称其在新疆教培中心“被强制绝育”。

事实真相:

早木热·达吾提从未在教培中心学习过。她的五哥阿不都黑力·达吾提此前已经澄清过。

她称自己从教培中心获释后,因生育三个孩子被“强制绝育”,摘除子宫。事实上2013年3月,早木热·达吾提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第三个孩子时,自己在《分娩志愿同意书》上签字,表示同意剖宫产、要结扎,随后在医院做了剖宫产、结扎手术,根本没有被绝育,更没有被摘除子宫。

她称她年迈父亲数次遭到新疆当局的拘押和调查,并在不久前去世,死因不明。事实上,她父亲一直同子女正常生活,从未被“调查”或“拘押”,由于患有冠状动脉性心脏病于2019年10月12日去世。她的五哥阿不都黑力·达吾提、三哥艾尔肯·达吾提都澄清过。

她称“在结对亲戚家遭遇猪肉宴”。事实上,早木热·达吾提所称其“结对亲戚”,实际上是她的五哥阿布都黑力·达吾提的结对亲戚赵麒麟。2017年10月,阿布都黑力·达吾提与赵麒麟结为亲戚。2018年1月,赵麒麟邀请阿布都黑力·达吾提一家前往家中做客,早木热·达吾提本人一同参加。赵麒麟母亲亲自下厨为客人准备饭菜。因赵麒麟母亲为回族,饮食清真,根本不可能提供“猪肉宴”。

谎言四:米日古丽·图尔逊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称,她在教培中心期间被迫服用未知药物,后被美国医生确定为绝育。

事实真相:

2017年4月21日,米日古丽·图尔逊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其患有梅毒等传染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除了这20天刑事拘留外,米日古丽·图尔逊在中国期间是完全自由的,从来没有被判刑,从来没有在任何教培中心学习过,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另据了解,米日古丽·图尔逊没有在中国做过节育手术的记录。

谎言五:新疆设立“再教育营”,拘押数百万维吾尔穆斯林。

事实真相:

新疆从来不存在所谓“再教育营”。

新疆依法设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称:教培中心)属于学校性质,是新疆采取的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目的是从源头上铲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有关举措借鉴了国际社会反恐和去极端化经验,践行了联合国《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所倡导的利用发展、教育等资源遏制极端思潮的理念,完全符合《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等一系列国际反恐决议的原则和精神。新疆采取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已取得积极成效,连续4年多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

教培中心学员通过“三学一去”,即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和职业技能,实现去极端化目标。2019年10月,在新疆教培中心参加“三学一去”培训的学员已全部结业,并大都实现了稳定就业,过上了安宁生活。

谎言六:新疆教培中心对学员进行“宗教控制”、政治灌输和恐吓酷刑。

事实真相:

教培中心充分尊重和保护学员宗教信仰自由、民族风俗习惯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信教学员回家时可以自主决定是否参与合法宗教活动;免费提供种类繁多、营养丰富的清真饮食;各项规章制度、课程表、食谱等均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当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

教培中心充分保障学员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教培中心实行寄宿制管理,学员有事请假、可定期回家,有通信自由。教培中心严禁以任何方式对学员进行人格侮辱和虐待,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打压少数民族”“迫害穆斯林”。

教培中心各项生活设施齐全。宿舍统一配齐广播、电视、空调或风扇;设有医务室、法律咨询室和心理咨询室,免费向学员提供健康诊疗、法律答疑和心理咨询服务;建有篮球、排球、乒乓球等体育活动场所,阅览室、计算机室和放映室等文化活动场所,以及小礼堂、露天舞台等文艺表演场所。经常性举办民族歌舞、体育比赛等课外活动,最大限度满足学员在学习、生活、娱乐等方面的诸多诉求。所有学员均享受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免费参加全民健康体检。

谎言七:境外一些媒体和社交平台有“寻人帖”,海外维吾尔人称自己在新疆的“亲人”“朋友”“失联”“失踪”。

事实真相:

新疆依法保障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出行自由,以及他们与境外亲属之间的通讯联系。

经有关部门核查,海外“东突”分子提到的所谓“失联”人员,有的在社会正常活动,有的纯属凭空编造。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曾报道在澳居住的中国公民艾孜买提·吾买尔与疆内的父亲、继母、三个兄弟、两个姐妹和20多个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失联”。但经核查发现,其在华所有亲属均正常生活。

2020年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期期间,“世维会”在日内瓦万国宫前的“断椅广场”展示一系列所谓“受中国政府迫害的维吾尔族人”的照片。后经查证,这些照片为不实信息,是被分裂组织盗取的维吾尔族人员的照片和个人信息,他们在社会上正常生活。

谎言八:新疆利用新冠病毒消灭维吾尔人,不少人感染病毒后悲惨去世。

事实真相: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新疆坚决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短时间内有效遏制疫情,自治区政府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专家组支持下,按照“集中病例、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原则,全力救治确诊患者。自治区政府实施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策略,采取差异化科学防控措施,加强对社会单位、人员密集场所和重点场所防控,最大限度消除疫情传播蔓延风险;自治区政府千方百计保障蔬菜、水果、肉蛋奶、粮食等居民生活必需品生产供应,确保物资充足、质量保证、价格稳定,这一系列措施得到了新疆各族群众的普遍支持。经过全疆上下努力,新疆地区826例确诊病例全部治愈出院,无一人死亡。

谎言九:中国系统性将新疆8万名维吾尔人转移至其他省份的工厂进行强迫劳动。

事实真相: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本着高度负责态度积极促进就业。南疆四地州贫困人口多、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工业化、城镇化发展滞后,就业岗位有限,难以完全满足当地群众脱贫就业愿望。从这一实际情况出发,新疆各级政府在充分尊重各族群众就业意愿和需求的基础上,积极采取就地就近就业、疆内跨地区就业、对口援疆省市转移就业等措施,帮助各族群众实现就业、摆脱贫困、过上幸福生活,充分保障了新疆各族群众劳动就业权。

自2018年以来,新疆累计15.1万人转移就业,其中大多数是疆内跨地区就业,到其他省市就业约1.47万人,主要通过同乡介绍、亲戚帮带、人力资源市场匹配岗位等方式实现。新疆赴其他省份务工人员的民族风俗、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等方面权益都依法得到充分保障。他们不少人年收入达到4.5万元,比在老家务农或务工的收入高出数倍。

谎言十:新疆强迫大量维吾尔人摘棉花,污染全球供应链。

事实真相:

前些年,每到棉花成熟的秋季,河南、四川等地有很多农民工坐着火车到新疆采棉,他们被称为“采棉大军”。新疆也有各族农民工前去采棉,他们一起劳动,相互关心,结下了深厚友谊。疆内外的这些采棉工都是自愿去的,短短一个月收入就能达到上万元。

这些年,随着科技的发展,新疆的棉花生产已经实现了高度机械化,即使在忙碌的采摘季节,也根本用不着大量的“采棉工”。比如,自2015年开始,新疆巴州地区的棉花,大部分已经使用机器采摘。

谎言十一:新疆对少数民族采取同化政策,试图系统性消灭维吾尔文化。

事实真相: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民族充分享有保持或者改革本民族的风俗习惯的自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规定,高度重视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

新疆各民族文化遗产得到保护。一批代表维吾尔、蒙古、回、锡伯等少数民族优秀历史文化遗产的著名建筑,如喀什阿帕克和卓麻扎、霍城秃黑鲁·帖木尔汗麻扎、昭苏喇嘛庙、和静蒙古王爷府、且末托乎拉克庄园等,均得到了妥善维修和保护。维吾尔木卡姆艺术、柯尔克孜史诗《玛纳斯》等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传承。维吾尔族“麦西来甫”、哈萨克族“阿依特斯”、柯尔克孜族“库姆孜弹唱会”、蒙古族“那达慕大会”、锡伯族“西迁节”、汉族“元宵灯会”等民族传统文艺活动广泛开展。一批反映时代巨变的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地域特点的优秀剧目,如维吾尔剧《艾里甫与赛乃姆》、哈萨克族《阿依特斯》、柯尔克孜族“玛纳斯奇”弹唱《玛纳斯》等相继搬上艺术舞台。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充分保障各民族在饮食、节庆、婚丧礼仪等方面的风俗习惯。新疆大中城市和有穆斯林群众的小城镇保持一定数量的清真饭馆;在交通要道以及有少数民族职工的单位,设立“清真食堂”或“清真灶”;供应穆斯林群众的牛羊肉,按照其风俗习惯进行宰杀处理、储运销售。各少数民族在自己的传统节日,如“古尔邦节”和“肉孜节”期间,都能享受到法定的节日假期。

目前,新疆各民族主要使用10种语言和文字。少数民族文字在司法、行政、教育、新闻出版、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公共事务领域广泛使用。新疆人民广播电台现有汉语、维吾尔语、哈萨克语、蒙古语、柯尔克孜语5种语言的12套广播节目。新疆中小学广泛开设了维吾尔语、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蒙古语、锡伯语等多个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课程。中国人民币纸币,上面印有汉语、藏语、维吾尔语、蒙古语和壮语一共5种语言。

谎言十二:新疆一些地区摧毁少数民族墓地。

事实真相:

新疆历来充分尊重少数民族丧葬习俗,制定了一系列法规和政策,保障少数民族群众丧葬基本权益。采取划拨专用土地、建立专用公墓等措施,满足有土葬习俗的少数民族丧葬需求,少数民族传统丧葬习惯“站礼、送葬、过乃孜尔”等都得到了保留。

随着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升,各级政府加大公益性墓地的规划建设力度,各民族公墓设施不断完善、环境条件不断改善,个别地方的各民族群众有自发、自愿搬迁墓地的现象。

谎言十三:中国政府把新疆少数民族儿童送进寄宿制学校,“强迫”其与父母分离。

事实真相: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寄宿制学校,保障居住分散的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新疆地域辽阔,村镇之间距离较远,学生上学很不方便,学习质量难以保证,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负担很重。为解决这一问题,早在上世纪80年代,新疆就建设了400所寄宿制中小学。近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全国一样,按照国家要求对寄宿制学校建设进行科学规划、合理设置,严格遵守国家和自治区相关建设标准,各类学习生活设施设备齐全。实践证明,开展寄宿制教育,已成为新疆加快教育现代化、助力精准脱贫的有力举措,受到各族学生家长的积极拥护。

新疆寄宿制学校建设是新疆从自治区实际出发,采取的一项旨在教育扶贫、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安排,有助于提高少数民族中小学校教育现代化水平,促进新疆各民族的交往交流。新疆开办寄宿制学校的做法,与中国其他地区,与世界其他国家开办此类学校没有本质不同。

谎言十四:新疆学校用汉语取代民族语言,对他们进行“洗脑”。新疆禁止少数民族学生使用本民族语言,关闭维吾尔语学校。

事实真相: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公民有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权利,国家为公民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提供条件。新疆在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的同时,按照国家中小学课程设置方案要求,也开设了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课程,充分保障了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有效促进了少数民族语言文化的传承发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使用7种语言开展中小学教育。目前,新疆在学前和中小学全面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加授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双语教育。学会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可以更好地融入和适应现代社会,不论学习、找工作,还是交流对话、经商务工都会有更多的便利。

谎言十五:新疆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镇压少数民族。

事实真相:

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年底,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在新疆策划实施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财产损失无法估算,给新疆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

面对严峻复杂的反恐形势和各族群众对打击暴力恐怖犯罪、保障生命财产安全的迫切要求,中国新疆积极响应《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等一系列反恐文件,依照国家反恐法律和自治区相关法律法规,坚持不与特定地域、民族、宗教挂钩,对侵犯公民人权、危害公共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的暴力恐怖活动进行严厉打击。自2014年以来,共打掉暴恐团伙1588个,抓获暴恐人员12995人,缴获爆炸装置2052枚,极端主义渗透得到有效遏制,社会治安状况明显好转,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等基本权利,新疆已连续4年多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

谎言十六:新疆实行“访惠聚”举措,“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等活动是为了介入并监视维吾尔家庭。

事实真相:

2016年以来,新疆在各族干部群众中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活动,110多万各族干部职工与160多万各族群众结对子、交朋友、认亲戚,其中既有汉族干部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群众结对认亲,也有包括维吾尔族干部在内的少数民族干部与汉族群众结对认亲。

各族干部群众交往交流交融,相互尊重,相互帮助,广大干部职工充分发挥自身特长优势,积极引导基层群众拓展致富门路,帮助他们解决就医、就业、就学等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办了许多得民心顺民意的好事实事。据统计,参加“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活动的干部职工为基层群众捐款9.4亿元,捐物4921万件,办好事实事1803万件。

谎言十七:新疆通过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手机APP、互联网综合信息等高科技手段监控维吾尔族穆斯林。

事实真相:

新疆依法在城乡公共区域、主要道路、交通枢纽等公共场所安装摄像头,目的是为了提高社会治理水平、有效预防和打击犯罪,这些措施增强了社会安全感,得到了各族群众的普遍支持。相关措施不针对任何特定民族。

运用现代科技产品和大数据方法提升社会治理水平是国际社会通行做法。根据《南华早报》报道,最新研究发现,监控摄像头数量排名全球前十的国家包括英国、德国、法国、荷兰等。

谎言十八:中国驻外使领馆不为海外维吾尔族人换发护照,迫使其回国接受法外拘留或监禁。

事实真相:

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和出入境权利依法受到保护。只要属于中国籍公民,且自己承认是中国公民,未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均可向居住地的中国使领馆申请换发或补发护照。

中国驻外使领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等法律法规办理相关业务,依法保障包括各民族在内的海外华侨华人合法权益。向中国驻外使领馆提出换发或补发护照申请的中国新疆籍人员,经审批符合有关法律的,已获得受理并批准。

谎言十九:中国政府不许外国记者去新疆采访。

事实真相:

新疆属开放地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规定,外国记者在遵守中国法律、履行相应手续前提下,完全可以赴疆采访。不存在中国政府不许外国记者去新疆采访的情况。

2018年底以来,共有100多个国家团组1200多人,包括国际组织官员、外交官、媒体记者、宗教领袖访问新疆。

2019年9月3日至7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记者赴新疆采访报道。

2020年12月,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赴新疆库车等地采访报道。

谎言二十:联合国人权高专访问新疆会受到限制。

事实真相:

中方欢迎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访华并参访新疆,并一直同联合国方面保持密切沟通。

谎言二十一:新疆镇压伊斯兰教,压制宗教信仰自由。

事实真相:

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国政府长期坚持的一项基本政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原则在新疆得到全面落实,新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得到充分保障,信教公民的宗教感情、信仰需求以及习俗得到充分尊重,合法的宗教活动得到法律保障,宗教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

新疆翻译出版了汉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柯尔克孜文等4种文字的《古兰经》《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等宗教经典书籍,为各族信教群众获得宗教知识提供便利。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自1996年以来,除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原因取消外,每年均安排包机,并在出入境、医疗、餐饮等方面提供高质量服务,确保朝觐活动安全有序,保障当地有条件的各族穆斯林顺利完成朝觐功课。

谎言二十二:新疆大规模拆除清真寺。

事实真相:

新疆清真寺数量完全可以满足信教群众的正常宗教需求。新疆各级政府并持续改善清真寺公共服务条件,政府出资实施“七进两有”(水、电、路、气、讯、广播电视、文化书屋进清真寺,主麻清真寺有净身设施、有水冲厕所)、“九配备”(配备医药服务、电子显示屏、电脑、电风扇或空调、消防设施、天然气、饮水设备、鞋套或鞋套机、储物柜),深受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欢迎。

谎言二十三:新疆“迫害”宗教人士。

事实真相:

新疆加强教职人员培养培训,现有自治区伊斯兰教经学院及喀什、和田、伊犁等8所分院和新疆伊斯兰教经文学校共10所宗教院校,每年招收一定数量的本科、大专、中专学生,办学规模达到3000余人。

谎言二十四:新疆禁止穆斯林封斋。

事实真相:

新疆各族穆斯林按照教义、教规和传统习俗,在清真寺及在自己家里进行的封斋、过伊斯兰教节日等正常宗教活动,都完全按个人意愿进行,从来没有任何人干涉,也没有受到任何限制。

每年斋月期间,穆斯林群众封斋或不封斋完全是个人的自由。新疆各级政府全力保障开斋节等节日市场供应及宗教活动安全。

中国斥责西方种族灭绝罪行

2021年2月19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我们看到有报道说加拿大外长称加政府严重关切新疆地区的人权状况,希派独立调查人员去新疆,加保守党要求加政府将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所做所为列为“种族灭绝”。美国会个别议员在众议院重新提交了修订版“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此前也呼吁中国允许包括联合国高专在内的观察员立即不受限制地对新疆进行有意义的访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确,近一段时间以来,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一些人在涉疆问题上不断制造刺耳噪音,散播谎言。但坦白地讲,他们每散播一次,就更加让世人看清他们的无知和荒谬,也使他们自诩的民主、人权的“光环”更加黯然失色。

关于新疆的真实情况,中方包括新疆自治区方面已通过多种方式进行了详细介绍。但可惜的是,这些人显然不愿意听,听不进去。今天我想再强调四点:

第一,所谓新疆“种族灭绝”、“强迫劳动”等说法是彻头彻尾的世纪谎言,是加、美、澳等国个别政客、媒体、学者沆瀣一气、串连炮制的丑恶闹剧。他们这些人从未去过新疆,根本没有亲眼见过新疆的美,没有亲身感受到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和谐幸福。过去40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长了1倍以上,他们见过这样的“种族灭绝”吗?他们是不是认为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只能像他们自己国家的少数族裔那样,无奈地忍受贫困、失业和歧视?难道新疆少数民族同胞没有自主择业、平等就业,通过自己的劳动去创造更美好生活的权利吗?难道很多外国人包括在座很多外国记者都可以学习中文,而新疆少数民族群众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就没有学习自己国家通用语言的权利吗?中国人民币上印着维吾尔族语言,这难道不是中国各民族平等的一个表现吗?2019年,新疆接待游客超过2亿人次。他们如果真心希望了解新疆的真实情况,我们当然非常欢迎他们来新疆走一走,实地看一看,跟各族群众聊一聊。但我们坚决反对搞“有罪推定”式的所谓“调查”。

第二,“种族灭绝”在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是曾经现实存在的事实。19世纪70年代,加拿大政府将同化原住民列入官方议程,公开宣扬“扼杀印第安血统从他们的孩子开始”,通过设立寄宿学校,对原住民实施文化灭绝政策。原住民学龄儿童被强行带离家庭,被迫改信基督教、学习英语。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15万原住民儿童被迫送入学校,其中被虐致死超过5万。加政府历年来对原住民群体犯下的罪行,包括剥夺原住民土地、资源、同化其语言和传统文化等,导致抑郁症、吸毒、酗酒、自杀、犯罪在原住民中发生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种族。加拿大监狱中原住民犯人占犯人总数的60%。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和儿童被谋杀和失踪的概率是加拿大其他人口群体的12倍,是白人妇女的16倍。

美国在建国后近百年时间里,通过西进运动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美国印第安人口从500万减至25万,只有原来的不到二十分之一。近年来美国以所谓反恐和人权为由,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等国挑起战乱,造成数以百万计无辜民众伤亡,而这些遭殃的国家无一例外都是穆斯林国家。美国还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发动过生物细菌战的国家。

澳大利亚曾推行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对土著居民实施灭绝,将10万土著儿童强行带离家庭,令多少土著家庭骨肉分离、肝肠寸断,被“偷走的一代”造成的永久伤痛至今仍然在澳大利亚社会能够清晰地感受的到。

这些历史和事实,如果不是有关国家有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自己的问题而对他国进行无端指责,也许人们不会再去想起。对于这些国家少数族裔的血泪史,我不知道刚才你提到的那些加、美、澳政客们有什么说法?要谴责吗?

第三,西方某些人喜欢居高临下地跟他国谈人权问题,惯于站在“教师爷”的位置指手划脚。但是我想说,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首先应该保障的人权是每个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捍卫每一个人的价值和尊严。不缺衣少食、不挨冻受饿、能安定生活,这是真正的基本人权。

第四,加、美、澳等国有关人士无视基本事实,超越道德底线,不断炮制和散播关于中国新疆的谎言,实质上是要以所谓人权问题为幌子干涉中国内政,妄图破坏中国安全稳定,阻遏中国发展步伐,但这些图谋都是徒劳的。我想奉劝这些人,他们最好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人民,关注一下自己国内的问题,集中精力解决好自己国内的问题。如果有人执意损害中方利益,等待他们的必然是中方坚定、必要的回应。

网友讨论西方攻击我新疆政策的逻辑与我方应对

五眼死咬兔子新疆的原因似乎有很多。应该是一门大生意了。

一是英国人历史上对新疆就有特殊兴趣,与大毛争夺势力范围很激烈也很明确。新疆复杂的历史和文化便于下手,也是兔子的弱点之一,五眼不会放过。

二是新疆做为几个板块,是五眼国家决定向兔子下刀子剥洋葱的地方,可以分裂出去削弱兔子;必须找个道德高地来鼓动新疆的所谓人权自由民煮,也就是苏联搞的民族解放运动的翻版。实在没理由可以编。

三是企图挑拔文化冲突,将阿拉伯和回教国家的反西方意识形态转向反东方。

四是转移国内人民的注意力,并且显示自己的优越性,自我吹捧为人类文明的旗手,在各种衰退和危机矛盾面前找点安慰剂。政客和政党也是利用炒作来蹭热点,刷形象分。

五是利用舆论战来孤立兔子,强化西方国家之间认同,立外敌而减少内部冲突,抵消兔子向欧洲和美洲发展的影响力,抹黑出一只恐怖的兔子就可以发挥恐怖营销策略达到各种政治目的。因此非咬不可,非编不可,而且越编越糙越假。

六是以上新闻炒作政治表演也好,找演员听证采访做假炮制报告也好,支持反共少民组织恐怖组织也好,都是有经济利益的。

五眼这套咬人模式早在冷战时候就研究透了,轻车熟路。中亚也是五眼在冷战时候非常关注的抗苏前线,有不少遗产可用。【正规军】

 

调不动主体民族就挑拨支系,加上本来民族政策就有问题,后面可以预期会出事。所以应该把新疆拆了,回归多民族本来状态,增加其它民族对薇姿的话语权,也好分而治之。那么大一个自多民族区域,非得强行凝聚给自己制造麻烦。战区不用拆。【午时到了】

最主要原因就是民族地区。从中国历史看,要想长治久安,仅限于搞民族团结会留隐患,只有民族融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点点繁星】

要把战火烧出去,西域中亚自古就只有攻击压制对手,不反击才是傻缺。【白旗军】

就是冷战,围剿兔子的舆论准备,抹黑兔子洗脑全世界的屁民,降低全世界特别是西方与土鳖交往和贸易的意欲,然后各种脱钩围剿就是顺理成章的,土鳖太小瞧BBC和西媒在全世界的影响力了。BBC的谣言是内卷的,是要一如既往的洗脑他们自己人和不明真像的第三世界屁民【陈大文】

新疆维稳方面的投入和对少数民族的补贴非常大。有些东西是不能在账面上显示的。19年新疆财政收入1600不到(应该是地方财政),支出5269亿。这个事情比你们想的要麻烦。实际上人家已经发现新疆是中国一个巨大的财政负担了,这是个无底洞。现在的情况就是即便没有恐怖袭击,我们每年都有大量的财政往这个洞里填,他们前段时间对新疆企业的制裁就是打新疆的造血功能。今后新疆还是要以造血为主。【antonio_chen】

这纯属是废话,打两汉以来西域就是战略前沿,否则哪有华夏文明的存在,也就乱邦那些低能儿幻想着省钱对付。【白旗军】

所以要把新疆拆开啊,又不是所有地方都一心作乱的恐怖分子,拆开后分级别控制,还有对比,比大锅烩好多了。拆了之后比如搞个哈萨克自治县之类的再出口,5眼还制裁就缺乏煽动力了。顺便把原来佛教的历史接续起来,不拆开不能从文化上切断联系。【午时到了】

本质就是要放弃让新疆这种边疆地区能造血的想法。当年前清汉族大臣也这么想,总是上奏说西域负担太重,还是乾隆力排众议留下来这块地,否则就和大明一样放弃了。做好战略上地缘屏障,资源输出,政治稳定,就不错了,能造血几十年内都不可能【齐冯】

说个冷门的,新疆是全国规模最大、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硅基铝电子材料和光伏产业基地【Q太郎】

算下来一年能有10个坦克师装备或者一个航母编队的造价扔在新疆的维稳上?而且维稳不能停下来要一直持续下去。在五眼看来挑起新疆话题没什么成本却能挑拨中国和绿教国家们的关系,还能让中国浪费更多的资金在新疆维稳上,还能在舆论上持续塑造邪恶中国的形象。这两个问题分开说。对于维族,绿教是分裂的助力。信绿教让维族人在信仰、思想、文化上更加跟中国主体分离,心理上更亲近中东;绿教还把整个维族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松散的教徒群体;维族人内部有了细密的教会组织,依靠这个深入每个乡村的宗教组织,分裂和暴乱思想可以传播到每个维族乡村和个人;新疆问题的关键或者说本质是什么?是新疆的宗教问题。是绿教,让维族人形成了一个比其他没宗教民族更紧密的群体,有了一定的组织性,有了更多被煽动的途径和可能。这里维族的绿教是核心问题,其他地域经济历史都不是主要矛盾。简单地说,如果新疆维族根本不信绿教,绿教也从来不存在,现在新疆维族闹分裂能闹到什么程度?彻底解决新疆问题只有一条道路和目标,就是让新疆的各种少数民族全部不信绿教。【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话说苍蝇不要无缝的蛋,新疆问题本质上是有段时间土工内部工作有问题。其实这个和五眼关系不大,更多是和土鸡和美帝有关。最近开始正式过去的错误,也比本轮中美冲突早的多。关键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别人怎么说有啥用,他说了咱就不复兴了吗?【齐冯】

那种宗教极端缠头实际上对分裂建国兴趣不大,他就想搞极端宗教,西域有不少就是你不让我搞极端,我就要杀你,你是异教徒我就要杀你。他们原始的似乎根本就没上升到分裂国家建国的那个层面上。相反,北疆比较世俗化的缠头他们倒是想分裂国家,他们认为只有独立了他们才有好日子过,民族才能发展。另外,北疆的世俗缠头很瞧不起南疆的宗教缠头,感觉他们太low,一帮没文化的农民.......。不过就动手这点上来说,南疆的宗教缠头是武力值爆棚的,北疆的世俗缠头嘴炮理论爆棚。当然,这两者真碰上了,北疆的还是掉屁股跑球的比较多,因为在南疆的缠头看来,北疆的缠头那就是绿绿中叛徒,比异教徒还可恨,这点北疆缠头心里很清楚。【antonio_chen】

对于哈萨克,它们是新疆这片土地的弱势群体,新疆维族1000万,汉族大概800多万,哈萨克人口只有100多万,散居在新疆各地,每个县几万人,全疆只有新源县哈萨克超过10万,它们搞什么分裂,每个县单独分出来一个哈萨克国咩?哈萨克在外面有个国家,它们不爱中国可以滚过去,94年开始土鳖出现了哈萨克族移居哈萨克斯坦的情况,到2002年累计去了4293人,到04年累计13190人,到06年累计37788人,现在累计多少人了不清楚,反正他们有一个泄压的渠道。2000前后哈萨克族125万人左右,10年功夫跑了3%真不少了。相当于当地每个哈萨克人都有几个认识的人走了。【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毛子两百多年前也是这么看阿拉斯加的【proton】

当年新疆一个天坑,承担了偿还苏联的大部分债务 【百万雄师撸一发】2021-02-09 08:44:34

《红旗》杂志1964年9期刊登《中共中央一九六四年二月二十九日给苏共中央的信》。信中指出:“到1962年为止,我们向苏联供应的粮油和其他食品价值21亿新卢布……在同时期内,我们向苏联供应的矿产品和五金价值14亿卢布,其中重要的有:锂砂10万吨,铍砂3万4000吨,硼砂51000吨,钨砂27万吨,压电石英32.9万吨,水晶7730吨,钽铌砂39吨,钼砂37000千吨,锡18万吨等等。这些矿产品中,有许多是发展尖端科学、制造火箭和核武器必不可少的原料。上述锂砂、钽铌砂的全部,铍砂的大部分产自可可托海3号矿脉(其中铍砂为折合量)。

现在还有个很不好的现象是,大量的财政投入实际上是按民族分的,很多少数民族都得益了,但是很多汉人由于地处边疆经济情况也不好,他们却落不到什么好处,最后就是用脚投票。现在的情况是有本事的跑,没本事的也想跑。 【antonio_chen】

本穷还有两代亲属在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上个世纪九十年到75大概宽松的情况,大量内地汉族前往新疆。现在严格了没那么好赚钱了,自然很多人回来啊。汉族再少有七八十年代少么?世纪初那么多汉人结果还不是几十年最乱的?现在主要矛盾是啥? 【齐冯】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2/2102.html

本文话题: 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