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黑手有多长?

作者:蒋校长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4-08 13:51:52

这些天,BCI(Better Cotton Initiative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这么一个以往除了专业业界内,名不见经传的非政府组织(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一夜之间广为人知。

BCI自称试图通过发展良好棉花项目实现全球棉花产业的进步,并且关心棉花种植行业中的环保、资源高效利用、棉花种植工作中的人权等问题。

你听听,关注棉花种植工作中的人权的问题,是不是老西方的味道?

怎么一个搞棉花的NGO还打上人权牌了?

1

一般来说,NGO的背后都会有金主。那么BCI的金主是谁呢?

BCI官方网站显示,美国国际开发署是其大金主之一。

在 2016 年,BCI 收到了 USAID 的 100 万美元资金资助。

按照 BCI 自己的说法,这笔资助极大的推进了他们后面三年的增长。

USAID,全称 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也就是美国国际开发署。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关于 USAID 的相关研究资料显示,这个直接服务于美国外交政策的联邦政府机构的组织是美国对外民主渗透的最主要机构。

所以我们说BCI这种NGO,只不过是“黑手”的“白手套”而已。

然而,BCI这种只能拿人权话题打压新疆棉花的NGO,跟动辄就搞出个“颜色革命”推翻别国政权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索罗斯基金会这种能(wei)量(hai)巨大的NGO相比,怕是连个弟弟都算不上。

2

搞“颜色革命”可是西方NGO的传统技能了。

无论是“XX花革命”还是“阿拉伯之春”,无论是乱港风波还是缅甸政变,哪里都少不了西方国家的一些NGO。

比如,早已被各路媒体扒皮造假带节奏的叙利亚“白头盔”的金主就是被人称为“第二中情局”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在香港修例风波中,极力教唆反中乱港分子从事极端暴力活动的是“人权观察”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也许你还感觉喜欢搞“颜色革命”的西方NGO离我们内地还很遥远,最多也就是在香港搞搞事情。

可实际上呢?下面,且听老蒋给你掰扯掰扯西方NGO在内地搞的这些事。

据《美国NGO在华慈善活动分析报告》指出,自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在华NGO的总数在1000家左右。

其中有一半是公益慈善类NGO。

不过,上述1000家NGO中,大约只有不到3%的组织在中国拥有正式合法的NGO身份。

剩下的那97%的NGO,就是我国自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打击对象。

美国在华NGO按服务领域,可分为人道主义救援组织、妇女权益类组织、劳工维权类组织、环保动物宣传和发展机构、国际关系和政策研究机构以及工商互益类组织等。

而他们的目标人群主要包括下面几类:

一是青年学生。因为他们思想激进,情绪不稳定,可塑性强,又缺少现实利益的后顾之忧。

二是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着在西方留学经历、已经接受西方价值观的知识精英。

三是政治精英中的温和派,更便于在内部制造分裂。

四是军队与警察,促使其临阵倒戈或保持中立。

看到这儿,你的脑海里是不是会浮现出这么几号人?

田园女拳、爱狗人士、维权讼棍、“疆独”、“来自北方爱好军事的网友”……

3

自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正式开始施行后,我国在逐步加强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管理。

以NED、索罗斯基金会为首支持“疆独”的NGO们,在表面上已经收敛了很多。

但是,狗改不了吃屎。

一些别有用心的NGO及幕后支持势力,转变了原有活动方式,更加隐蔽的开展渗透和破坏活动。

咱们以说这几年闹得最欢的以某些爱狗人士为首极端动物保护组织黑链条为例,顺藤摸瓜讲讲他们是怎么搞事情的。

最底层也就是最经常见诸报端的极端爱狗人士。

他们爱狗成“魔”,为养狗而不惜损害公众利益,仇恨人类,是反人类言行的主要群体。

他们纵容宠物狗在公共区域排泄屎尿,遛狗不牵绳、不戴口笼,纵容狗在公共区域撒野狂奔、咬伤恐吓儿童妇女。

他们无视法律、漠视人命上高速拦阻运狗货车,攻击正常商家经营活动、打砸店铺、辱骂食客,围堵辱骂警察、围堵驻京办,甚至拉横幅非法集会围堵校园。

他们恶意造谣歪曲政府清理狗患的行动,编造网络谣言、制造族群仇恨、发动地域攻击、饮食歧视。

他们利用短信电话骚扰辱骂,甚至对清除狗患的组织和个人发动人身攻击。

与极端爱狗人士遥相呼应的,还有同为最底层的还有一群人:狗闹子和虐狗事件幕后制造者。

他们通过制造虐狗视频、图片、文章大肆进行网络传播,煽动养狗群体愤怒,为“狗保立法”舆论造势。

他们无视狗患伤人致事血案,编造散播各类谣言,煽动养狗民众对抗政府合理合法的禁狗规定和治理狗患工作。

他们标榜爱心善良,巧立名目,骗取物资捐款,具体经营各种为诈骗而生的非法狗类保护协会。

如果说这两群人是舞台上的提线小丑,那么宠物资本财团和无良媒体就是线。

他们不顾公序良俗,一味鼓吹狗是“人类朋友”、“人类伴侣”,而罔顾狗也是“五畜”的事实。

他们无底线地编造摆拍、散播狗救人视频照片,一味地神话狗,向民众洗脑灌输西方“狗权至上”的精神鸦片。

他们无视恶狗伤人的狗患问题,为所谓“狗保立法”不择手段,极力鼓动爱狗人士制造大量的反人类的恶性事件,散布反人类的仇恨言论挑拨内部矛盾。

他们买热搜、造热点,利用网络、自媒体把政府治理狗患行为污名化。

那么最后登场的就是提线小丑背后的黑手了,它就是国外反华势力基金资助的国内外NGO。

他们包括但不限于善待动物组织(PETA)、美国反动物实验协(AAVS)、生而自由基金会(BFF)、亚洲动物基金会(AAF)。

抹黑中国,他们接受反华势力的基金资助,打着慈善旗号,披着关爱动物的外衣,散播“狗权至上”的白左。

他们利用各种形式,全方位诋毁中国传统文化,践踏中华传统道德伦理,在国际上配合“狗宠物利益集团”制造舆论,施压抹黑中国,煽动内部矛盾,以遏制延缓中国的崛起。

如果你觉得老蒋危言耸听,那么你可以试试在网络上表现爱狗爱得够极端,就会很快有国际NGO背景的人找上你。

他们会告诉你,狗狗那么可爱,但它们的生命在中国却得不到保护,这是因为政府不让立法保护,所以你要在网络上、在街头上向有关政府部门呼吁。

只有像欧美国家那样专门立法保护狗狗,这样它们的狗权才有保障。

心动不如行动,干吧?只要你有行动,我们就给你钱。

天底下会掉馅饼吗?

NGO又不傻,人家只是单纯地想利用极端爱狗势力搞“街头革命”而已。

至于狗狗怎么处理?呵呵...谁在乎呢?

就拿每年接受千万美元级别的捐款的PETA说吧。

仅2010-2015年,PETA总计可获得209,811,175 美元的捐款。

以2015年为例,所获捐款的56%用于咨询与薪酬,22%用于媒体宣传,10%支付租金、办事处、运营费用,4%捐赠至其它非政府机构,而真正用到动物保护的款项微乎其微。

据相关数据统计,PETA在1998年收养的动物中有72.6%被其“人道处死”,而到了2011年,数字变成了惊人的95.9%!

有超过90%的处死动物,都是在被PETA领走后24小时之内遭到处决。

该组织反对食用肉类,反对喝牛奶,反对兔毛制品,还反对游戏里虐待动物,曾经控诉pokemon制作方把小精灵关进精灵球里……

近几年更是直接把宠物从主人家里抢走偷走,甚至盲人的导盲犬都被抢走安乐死……

为了宣传吃素还建立了色情网站……

就这种货色,还好意思谈爱狗?

“爱狗人士”本是一个好称谓,如今却成了极端势力的代名词,不就是被这些邪教似的极端爱狗组织给搞臭的吗?

4

大家可以好好琢磨琢磨,女权运动、维权被别有用心的组织搞歪搞臭,是不是跟极端爱狗组织黑链条如出一辙?

是不是套用的都是下面这个模板?

某些国家政府出资→境外NGO勾连国内无良企业、媒体和组织,进行利益输送→国内无良企业、媒体和组织舆论造势和圈地骗钱→别有用心的闹事者联合无良媒体操纵舆论→目标人群群情激昂,走向极端,给政府施压→国内矛盾激化,境外势力坐收渔翁之利

还记得前不久的烈士母亲被围攻的事件吗?

还有最近被扒皮的GD份子肖某。

这后面是不是闪现着某些境外敌对势力的影子?

平静的水面下,暗流涌动。

4月2日, CGTN重磅推出第四部新疆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

片中讲到了境外势力的煽动和宣传,一直对我们境内的群众造成很大影响。

到底是谁?

2014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在中国新疆名目下的27.5万美元的资助对象就是“世界维吾尔大会”。

而“世维会”正是新疆“7·5”事件的主要策划者,美国作家布鲁门塔尔在文章中写道,“世维会”的活动经费几乎全由NED提供。

2014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在中国新疆名目下的27.5万美元的资助对象就是“世界维吾尔大会”。

而“世维会”正是新疆“7·5”事件的主要策划者,美国作家布鲁门塔尔在文章中写道,“世维会”的活动经费几乎全由NED提供。

南方的缅甸已经给我们提了醒。

是时候清算这些境外敌对势力和他们的走狗了!

如果你遇到可疑的NGO,欢迎登录“中国社会组织政务服务平台”(http://www.chinanpo.gov.cn/)的“投诉举报”栏目,提供涉嫌非法社会组织的活动线索。

轻松按下举报键,还这个世界一片净土!!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4/2211.html

本文话题: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