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国记者揭露许多西方媒体是米国中情局傀儡:《被收买的记者》揭秘情报局与西方媒体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4-09 13:03:34

乌尔夫科特曾供职于《法兰克福汇报》17年,出版了《被收买的记者》。

得国记者乌多·沃尔夫科特揭露许多西方媒体是米国中情局傀儡

米国中情局贿赂、操纵,利用别国记者成为“非官方卧底(间谍)”…

2014年,德国记者乌尔夫科特接受采访时,清楚地揭示了当时媒体新闻业的黑暗面。这位有25年从业经验的德国媒体人表示,许多西方国家驻外媒体人是本国情报机构间谍,或者是米国中情局的傀儡。

视频地址: https://v.qq.com/x/page/b32371gbiqw.html

视频字幕部分:

我被教导去对社会撒谎,背叛公众,以及隐瞒真相。

他们背叛了老百姓,不仅是德国的老百姓,还有欧洲各国。我写这本书是因为我害怕欧洲要爆发新的战争。我不想再看到这种情况,因为战争永远不会自然发生,总有人在背后捣鼓推动。

我梳理揭露了过去以来是如何为了煽动战争而欺骗公众,因为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已经受够这种宣传,我们生活在一个香蕉共和国里,而不是一个有新闻自由和人权的民主国家。

如果你仔细观察德国媒体,尤其是我的同事们每天都在发布针对俄罗斯的文章,他们都属于跨大西洋组织,背后有米国的支持。

像我这样的人,被认为是米国俄亥俄荷马州的荣誉公民,这是为什么?只是因为我过去写了很多亲美文章,所以我得到了中央情报局的撑腰,那是因为我表现的像个亲美派。

但我受够了这些,不愿再进行下去,所以我写了这本书,不是为了赚钱,相反这会给我带来很多麻烦,以及我只想让这个国家,德国欧洲和全世界的人,知道这些谎谎言的背后是什么。

乌多·沃尔夫科特于2017年1月13日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56岁。

到底是真的心脏病,还是情报部门刺杀,显然,得国媒体是不会提出任何质疑的。

《被收买的记者》讲述:西方情报部门和媒体的密切关系

 【德国畅销书作者乌多·乌尔夫科特的新著《被收买的记者》于2014年9月11日出版。瑞士《快报》认为该书完全有理由称为2014年最具爆炸性的新书之一。谁读了这本书,就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媒体世界。这显然是一个经常出现腐败、乱搞以及与经济界、政治界和情报界精英沆瀣一气的世界。

这本纪实作品仅在一天内就跃升为亚马逊网站畅销书,读者从中可以详细获知政治家、情报机构和金融高层是如何驾驭德国大众媒体的。书中的一切内容都经过深入调查,辅以他本人的经历,并得到上百个证据的论证。作者在这个世界里混迹了很多年,但他直言不讳,点出了名字。例如,当德国联邦情报局向《法兰克福汇报》编辑部提供材料时,乌尔夫科特曾积极参与其事。他公开承认:“我也被买通了。”如今,这让他引以为耻。他对很多记者那种肆无忌惮的虚伪感到恶心:他们趾高气扬地挥舞道德大棒,但却毫无顾虑地让自己被收买。】

瑞士《快报》网站9月27日发表题为《被收买的记者——乌多·乌尔夫科特谈媒体腐败与操纵》的文章,文章称《被收买的记者》一书爆料,德国媒体的很多报道都被收买,而且还得到上级准许。文章内容如下:

畅销书作者乌多·乌尔夫科特的新著《被收买的记者》在9月11日出版了。我们立即阅读了这本300多页厚的书籍,并且可以肯定地说,完全有理由把它称为2014年最具爆炸性的新书之一。

谁读了这本书,就会用不同的眼光看待媒体世界。这显然是一个经常出现腐败、乱搞以及与经济界、政治界和情报界精英沆瀣一气的世界。乌多·乌尔夫科特知道写什么。他在这个世界里混迹了很多年。例如,当德国联邦情报局向《法兰克福汇报》编辑部提供材料时,乌尔夫科特曾积极参与其事。他公开承认:“我也被买通了。”如今,这让他引以为耻。他对很多记者那种肆无忌惮的虚伪感到恶心:他们趾高气扬地挥舞道德大棒,但却毫无顾虑地让自己被收买。

  1. 主流媒体难幸免

乌多·乌尔夫科特在德国最有声望的报纸之一《法兰克福汇报》工作了大约17年。这位畅销书作者坦承,他的很多报道都被收买,而且还得到上级准许。他说也写过很多人情稿,“外面的人会为这样的报道付钱”。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记者如此直率地暴露我们的主流媒体是多么腐败。

从这本仅在一天之内就跃升为亚马逊网站畅销书的纪实作品中,读者可以详细获知政治家、情报机构和金融高层是如何驾驭德国大众媒体的。书中的一切内容都经过深入调查,辅以他本人的经历,并得到上百个证据的论证。作者直言不讳,点出了名字。

例如,乌尔夫科特爆料说,德国联邦情报局员工在《法兰克福汇报》编辑部的会客室里撰写报道,之后被作为编辑部文章发表。他还爆料了一些有影响力的亲美帮派,很多最著名的德国记者加入其中并享受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权。他介绍说,即使所谓的有信誉的媒体也被人用大量金钱、昂贵礼品(例如劳力士手表或金币)和豪华旅游所收买。他直言不讳地提到了编辑部里的宣传阵线。

这一切听起来很离谱,几乎令人难以置信。读者倾向于相信这是些个别情况。这真是个别现象吗?我们向乌多·乌尔夫科特提出了这个问题。他那令人不容置疑的回答是:

“哦,不,这些都不是孤立的个案。我描述了一个系统。我点出了许多著名媒体里被收买的员工的名字。最主要的是,我也能证明这一点。但这不是传统的腐败。媒体被强制保持一致几乎更具破坏性。我详细描述了情报机构是怎样以及通过哪些机构利用记者为自己的目标服务的,以及公众意见是怎样被引导到次要地位、新闻自由或言论自由是怎样变成一出闹剧的。举例来说,一些编辑部里有情报机构员工的房间,他们在报纸的新闻和评论版面发表文章,就好像那是报纸记者所写的一样。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敢于透露这一点。我也没看到这方面的报道。那是纯粹的宣传广播。”

不论“大西洋之桥”协会、三边委员会还是比尔德伯格会议,到处都出现了德国著名记者的名字。谁还会对许多西方媒体无耻的亲美片面报道感到吃惊?例如,成立于1958年的“大西洋之桥”协会是“战后德国前占领区官员的协会”。今天,著名政治家和记者的名字也出现在该组织的成员名单上。而据专家估计,该组织是亲近米国中央情报局的。

  1. 深陷操纵者蛛网

乌多·乌尔夫科特认为三分之二的记者是可收买的。他不是简单地传播这种观点,而是令人信服地去证明它。

他提到了记者的名字,他看过前雇主《法兰克福汇报》的编辑部。他批评了以狄克曼为总编辑的《图片报》。他报道了传奇性的比尔德伯格会议,那是让权力和报道员碰面的一个组织。贪得无厌的扎比内·克里斯蒂安森和乌尔里希·维克特等响亮的名号受到检验。

乌尔里希·维克特是一个应该被说一说的人物。此人写了一些关于道德的书,很多银行都给他提供过丰厚的报酬。因为这一切仍不能让他满足,因此现在他尝试当一名犯罪小说作家。乌尔夫科特承认:“我的书打破了一个禁忌。”他说:“政界、优质媒体和金融精英会恨它,因为我揭露了上千个名字和喜欢秘密工作的网络。可能很多人会控告我,但我能证明一切。”

我们问道,难道说媒体不再是自由的?

“什么,自由的?我最初没有发觉自己陷入了幕后操纵者的蜘蛛网。到某个时候就无法逃脱了。那时你对别人的盛情太感兴趣了,你接受了太多的豪华邀请,你被收买了。我周围的很多人都被收买了,然后按照精英们要求的那样去报道。有一些亿万富翁给我们支付一切。真的是一切。我写的正是这些。首先,我自己是腐败的。然后我提到了大量名字和媒体,它们至今还这么做。我希望我的做法能改变一些事情。因为外面的人有权不再被继续欺骗,而是最终获得真相。”

乌尔夫科特的结论是:我们的部分媒体被强制保持一致,它们俯首听命,不愿意调查。它们试图强力操控民众。

乌尔夫科特提到一个例子:人们想对蒂洛·萨拉青(Thilo Sarrazin)怎么评价就怎么评价。但根据民调结果,大多数德国人赞同他的观点,认为他是民族英雄。

《德国在自取灭亡》却让德国的移民问题浮出水面,乃至引起轩然大波。此书作者是德国联邦银行董事、柏林市前财政部长萨拉青(ThiloSarrazin),他在书中声称:“因为移民和低收入群体的生育率远高于精英阶层,德国人的平均智商水平将不断下降,整个德国社会将越来越愚蠢。”

德国记者的报道却不同。他们说他是邪恶的化身。乌尔夫科特批评说,由此可见,记者和媒体想教育我们。他们对待我们的民众就像对待孩子一样。引入欧元时的情况也是如此。大多数德国人和奥地利人反对欧元。但媒体和政界一起启动了近乎洗脑的宣传,以便取消德国人的马克和奥地利人的先令。

阅读完这本引人入胜的书籍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本让所有还相信媒体是干净和独立的人感到震惊的揭露性书籍。诸多媒体和记者的腐败行为在业内是众所周知的。但迄今为止这是一个禁忌话题。太多的人从这个运转良好的系统中获益。乌多·乌尔夫科特是使真理最终大白于天下所需的那个勇敢的人。

(本文改编自《参考消息》10月23日刊载的《德国三分之二记者可被收买》一文,原文出自瑞士《快报》网站,原题为:被收买的记者——乌多·乌尔夫科特谈媒体腐败与操纵,作者:米夏埃尔·布吕克纳)

米国控制波兰媒体的行径

摘录自《后沙月光:好大的官威,布林肯公开要求波兰总统拒签法案》2021.8

TVN对外声称是波兰的一家独立媒体,总部位于华沙,也被称为波兰TVN24新闻频道。它是东欧第一家24小时全天候播放的电视台,在波兰收视率一直稳居第一,频道覆盖欧洲中、东、南、北部地区。

实际上TVN是由一家在荷兰注册的公司100%持股,而这家公司则由美国“探索频道”(Discovery)拥有全部股权。说白了,它就是美国建立在中东欧地区的舆论阵地。

在修正案通过前,TVN通过股权各种套娃,还可以持有许可证。但在之后,它将无法得到许可证,这意味着TVN将被关闭。

波兰政府认为,外资媒体扭曲并控制了公众舆论,不符合波兰的国家利益。TVN又是最典型的境内外资媒体。对于“法律与正义党”来说,如果不趁着执政地位和议会席位占优的情况下“收回”TVN,那么,将来的选举对它们可能非常不利。

以TVN的舆论影响力,波兰无论是总统大选、议会选举、省市首长选举,民众选票走向都会被其左右。如果有一天,美国觉得“法律与正义党”不那么顺眼,随时可以通过TVN把它喜欢的政党推上台。

对美国来说,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波兰敢这么做的话,接下来,其它中东欧国家呢?它们的主要媒体也是由美资控制,为美国发声。

美国怎么可能容忍手里的话语权被夺走,失去了舆论阵地,也就失去了美国对中东欧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等方面的舆论引导力。

以5G问题来说,当美国要在欧洲扼杀华为时,那些由美国资本控制的媒体无一例外,全部站在美国立场说话,无论对5G的攻击有多么荒谬,诋毁华为不安全的信息照样如潮水一般涌入受众的大脑中。

当然,这并不是说波兰在为5G做这件事,这只是说明,美国资本控制的媒体在世界各地对人心的影响有多么可怕,可怕到连波兰都受不了。

在布林肯公开对杜达总统做出“指示”前,美国已经在动员波兰社会力量上街阻止8月11日的议会表决。

许多波兰境内的NGO号召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参议院准备通过《广播电视法修正案》,他们自称声援TVN是为了捍卫“言论自由”。

在NGO“保卫民主委员会”的带动下,波兰全国有78座大小城市在8月9日、10日爆发了示威活动,口号是“自由媒体、自由人民、自由波兰”。

也不知这些人“自由”个什么劲?法案只是削弱了TVN的美资股权,怎么就扯上“言论自由”了?

要不美国干脆宣布,凡是不被美资控制的媒体都是没有言论自由的媒体,不就得了。

让布林肯感到怒不可遏的是,持续两天的街头示威,居然没有能阻止“法律与正义党”议员通过这项法案。不过,从票数的微弱差距看,示威对一些小党派议员还是起到了作用。

再加上8月8日是TVN开播20周年纪念日,波兰也太不给面子了。

但更重要的日子是9月26日,这一天,是TVN营业许可证到期的日子。7月中旬,美国国务院高级顾问德里克·乔莱特(Derek Chollet)已经到华沙登门“拜访”,他当面警告波兰政府,如果TVN的许可证无法续期,将对美国与波兰的未来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波兰这次也是头铁,硬是在议会通过了这项法案。现在的问题是,总统杜达在9月26日之前到底敢不敢批准法案生效。

如果没有这些国家的奴颜婢膝,又何来美国的嚣张跋扈?

布林肯不是在与波兰进行正常的外交对话,而是老子在对儿子训话,这些儿子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民主伙伴”。

因此, 中国永远也不会成为美国的“民主伙伴”。

“不要轻信它们”

慎重接受外媒的采访,即使“你”是一个外国人。

¹几个月前关注了一个22岁的德国大学生Navina Heyden(@海雯娜NavinaHeyden https://weibo.com/navinaheyden)。我关注了政治光谱上从左到右的一堆人。这位有意思在于,她去年疫情时就在中国,她的“生活伴侣”是一位中国人,Yuming Feng(“冯玉铭”)。所以她看见了中国的疫情和德国的偏见式报道。她就决定在2020年3月开通账号,传播关于中国的信息。我也是今晚才知道为啥她之前说每年都会来中国几次,原来Yuming Feng此前在德国留学,大概是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Kieler Helmholtz-Zentrum)的博士后研究员,现在已经在山东青岛某单位找到了特聘副教授的教职。值得一提的是,发言人赵也关注了她。

²不久前,德国的主流媒体《世界报》Die Welt一个编辑约她线上采访,说是想了解她在网上坚持对德国媒体纠正关于中国偏见的故事。有意思的是,海雯娜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这位编辑此前发表过的作品,发现没有涉华报道(这种事我也经常干,会发现那些媒体的华裔写手几乎都有常常的涉华类作品清单,比如Alice Su,她的东西不用看就知道会导向哪里)。于是,海雯娜答应了采访,同时,[并不简单]邮件协议约定采访后内容要经过她同意才能正式发表。[并不简单]线上会议又约了几个朋友一起见证。[并不简单]讲了大量认为德国媒体存在对华系统性偏见的内容和不满,认为彼此进行了友好但严肃的讨论。

³结果却是,海雯娜很快发现[并不简单]编辑并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发表了深度长文。[并不简单]她的故事是这篇长文的一个方面,以证明她是被人民币收买的一个博主。[并不简单]依据是请“英国战略对话研究所”的NGO.机构分析她的账号,认为内容极度亲华。[并不简单]另一大证据是赵关注了她。[doge]还有,关注她的人大量也亲华。[并不简单]有罪推定,海雯娜的“生活伴侣”Yuming Feng(“冯玉铭”)之所以取得青岛教职是因为交易。[并不简单]Yuming Feng在文章里被描绘为一个进攻型的民族主义者。[并不简单]海雯娜大学毕业后可能来华生活,文章认为这又是一个“证据”。

⁴现在海雯娜准备起诉《世界报》和这篇文章的作者。她上传的视频在微博上审查以后,终于上传成功。她说,为了怕被攻击者说是机器人,她一直在推上真人出镜。她说,《世界报》未经她的同意,把她的姓名、年龄、照片、居住地地址都公布了,“对我的安全、找工作和社会声誉都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这,就是为啥说“不要轻信它们”。你亲华,本身就是“问题”和“证据”。

⁵你不知道这些媒体来找你,事先定好的主题是什么,不会跟你说全部的。答应的也未必会算数,发出去的也未必会通知你。这种事情在汉服报道(http://t.cn/A6c8CeDH)、扶贫报道、武汉医院工地报道(http://t.cn/A6fiFIIP),都见识过了(http://t.cn/A6cRJEWy)。

德国“亲华”女大学生接受德媒采访遭遇网暴,视频讲述亲身经历 https://mp.weixin.qq.com/s/lg0Qa1AeVn3q6GpkzaT-iQ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4/2214.html

本文话题: 媒体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