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资本:中国有些无能、涉腐、叛国的黑化资本必须套上辔头,乃至铲除,华为典范才是方向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1-07-28 18:33:33

资本不要妄想大而不倒,自然规律告诉我们,一鲸落,万物生。更不要妄想像韩国财阀一样操控一切,这里是中国。

资本19年底20年初蹦跶得有多猖狂,接下来挨的棍子就会越着肉见骨,向松祚19年底在台上骂“喊出国企要理直气壮做大做强的是什么脑残”底下鼓掌吹口哨的有多兴奋,今天割肉流血就有多剧痛。

黑崽子成了通缉犯,开天眼的牢底坐穿,说白了,以老习当时声望之隆,本钱之重,资本就敢于堂而皇之攻击挞伐甚至分庭抗礼,真就把土共不当干部了呗。

这帮改开浪潮中的幸运弄潮儿,有哪点不可替代的过人之处??有哪点国家民族人民不可或缺的推进性创造性力量?

啥几把没有,一天到晚要权,老子的既得利益你得保全,整天把国家真就当保安物业,不满意老子就换!

资本家无论在旧中国吃人血,新中国吃馒头,美国吃资本家,都没有一丁点感恩之心,别妄想资本家吃谁家饭维护谁家利益,它就是极度自恋人格。【山东海鲜】

你谁阿??

给中国、米国这中间一顿倾轧,现在才发现,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咧。

现在还是年景好,真要到境况不佳的时候,再让你瞧瞧,土共会不会杀猪。

卢克文:吴签进去说明一件事,资本在中国,不能为所欲为,这事要发生在韩国,剧情就是都美竹上吊自杀,吴签现在在健身房锻炼了。

整天有几个钱选妃选车选地,想的就是选党选听话的狗子,

土共就一个选择题啊:

人民还是资本?

你还以为是土共离不了资本??

中国的资本从解放前到改开后,全都是最低级弱智的资本。

在先进性上,被米弟西进运动、淘金潮、挖油开矿潮、实业发明潮那几波爆的妈都不认。

本贴由【电动牙刷】于2021-07-28 15:57:32发表。

 

中央财经委会议提出“合理调节过高收入”后,西方奢侈品公司股价大跌。早就该了,奢侈品要不不花自己的钱要么就是钱来的太容易了,世界第一大奢侈品市场不知道打的是谁的脸【度海无舟】

 

说说教育改革,打击校外培训,全部转非盈利机构的目的与原因吧。

花巨额财政拨款建设起来的义务教育体系,被校外培训干得几乎渣都不剩。部分学校老师和国家离心背德,以吃里扒外为荣。

K12教育资源作为国家烧钱供应的廉价必需品,被资本活活炒成天价奢侈品。穷家长只能砸锅卖铁,背债供学,给社会稳定带来巨大隐患。

内卷不断加剧。学习时间不断增长,花的钱不断增多,但学的东西除了用于竞争没有任何用处。学生未来能用于社会工作的能力没有得到提升,反而把最珍贵的身体学废了。学生废了,家长穷了,国家垮了,只有培训公司的老板大发横财,还把钱拿到国外挥霍去了。

国怒,民怨。

赠送大兽两句诗:无可奈何花落去,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山东海鲜】2021-08-12


要了解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你需要了解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制度,这意味着国家运行资本主义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决策者不会让资本市场参与者和富有资本家的神经过敏阻碍他们继续去做他们认为对这个国家大多数人最有利的事情。相反,资本市场参与者和资本家必须明白自己在这个体系中处于从属地位,否则他们就要为自己的错误认知付出代价。例如,他们不要把拥有财富和拥有权力混为一谈,误以为自己能决定事务的走向。——《雷 · 达里奥:不了解中国的人,才会对市场监管恐慌》

 

靠烧钱补贴,等于是低于市场价倾销,赔本赚吆喝,把竞争对手都挤死,实现垄断,拉一帮媒体和会计审计律所投行之类中介把市值轻轻松吹到几百亿上千亿,上市套现,继续利用垄断地位和巨额现金直接收购潜在竞争对手,手握天量客户数据,两头吃雇工和客户。监管敢查,死给你看。大到不能倒。这是在寅吃卯粮,毒化长期的竞争环境

这是资本的进攻,破坏游戏规则的进攻。也可以说是资本特性,依靠资本垄断的效率比科学技术组织管理进步方便容易,产业资本没有节制,就必然变金融垄断资本。

 

垄断型的企业,确实会伤害市场竞争;而且许多有资本支撑的企业,其运营初期所寻求的回报不是财务性指标,而是为了形成市场的垄断支配力,即所谓的"烧钱圈地”。当它成功形成了信息不对称的闭环生态后,决定资源配置就未必是市场供需力量,而是运营方掌握的数据、运营方设定的隐秘算法等,用户等着被“割韭菜”。

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体制下,中国要充分利用资本和市场机制去刺激和提高生产力,但不会允许资本有机会成为另外一个权力来源,一旦发现这个情况就会动用国家权力约束与规管之。

资本的属性就是以逐利为目的,如果缺乏适当监管就会作恶。

中国仍是社会主义国家,自己在中国的位置是从属于国家意志与国家权力,不可能与之平起平坐,更不可构成挑战。

 

当然,这里的问题是,有些官僚权贵也不是好东西,甚至不少黑化资本,不过是某些官僚权贵的代理人,比如柳传志是谁的白手套呢?

现在有些资本很娴熟把官僚拉下水,一起作恶,典型如:

资本与官僚合伙敛财:湖南教育系统官员强制学生去私立医院爱尔眼科检查

习的危险就在这里,他有大担当,但当他触及资本以及官僚权贵阶级的利益时,事情就很难了。

资本控制全球,是不会允许99%的政权存在的。会有一个非常漫长艰难的过程。中国输了人类基本玩球。【大卫王】

从这个角度讲,2021年的国策调整,起码表明中国依然有自新的能力和希望,不像米国那种王朝末年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清能力。

 

相关文章:

 

互联网巨头的利润更多来自租金,而不是实际增值

中国最近的举措并未针对所有科技企业——华为仍然得到政府的全力支持;中国政府正在全力以赴,试图创建一个世界级的半导体行业,并为此投入巨额资金;中国同样继续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巨资——可以看出,中国“打击”的不是科技,而是被美国人贴上“科技”标签的、实质上是面向消费的互联网软件公司。

中国政府可能认为,互联网巨头的利润更多来自租金,而不是实际增值——他们只是蹲在非生产性的“数字土地”上,利用先发优势来获取强大的网络效应。

大量玩游戏、在互联网上购买家庭用品、订购食品外卖,并不能让一个国家成为技术或科学领域的领导者——这些当然都是优秀的公司,但在我看来,我们技术文明的“里程碑”应当建立在科学和工业成就中。

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高层很明显已经转向这样一种观点:硬技术(hard tech)比那些让我们更深入数字世界的产品更有价值。换句话说,中国对互联网行业的监管是其国家新兴产业政策的一部分,他们试图引导国家的工业结构,朝着他们认为能为整个国家服务的方向发展。

什么是能为整个国家服务的东西?我猜测是,地缘政治和军事力量,尤其是相对于其他对手国家的力量。

冷战之后,美国的优先事项从“生存”(survival)转向了“享受”(enjoyment)。像脸书和亚马逊这样的技术,从根本上来讲,就是休闲和消费,但它们从一个“有趣、有利可图的副产品”逐渐变成了的美国人心中的“技术中心”。

然而,中国从未真正从“生存”模式中走出过。是的,中国欢迎经济增长,不过这种增长总是朝着综合国力的目标前进。中国年轻人可能越来越倾向于套现、享受一些乐趣了,但中国高层并不是这样,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一血之前的“百年屈辱”,或者为中国要求一个更合理的国际地位等等。 (Noah Smith)https://weibo.com/1957744370/KrCDEkgbf

 

@任泽平:什么是大势?就是降低房地产、金融、教育、互联网等的利润和垄断,以及由此引发的过去长期对民生和实体经济的挤压和成本,大力发展制造业、硬科技、实体经济、新能源、资本市场等。

@泡椒骆驼:领导层追求的是生产力进步 10多年前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是生产力进步的参与者贡献者 所以政府给它政策 给它蓬勃发展的机会 现在互联网经济形成模式了 搞资本竞争垄断市场割韭菜这套 甚至把手伸向百姓的菜篮子 成了社会发展的小肿瘤 挤压普通民众的利益 该打出手就不能含糊

@静默冬色:国内的互联网巨头,确实吸血太多了,压缩了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并且越发贪婪,妄图以自己的网络话语权夺取政府的舆论阵地,垄断更多的资源。重重迹象表明,很多公司隐隐有“建国”的想法,这是很危险的,必须打压。一个国家的发展,最终还是要靠实业,靠科技靠工业。否则互联网也只是海市蜃楼而已。

@一统春秋:租金理论是核心,占有生产资料却不提高本质生产力,就相当于阻碍生产力发展,这个跟只会用意识形态看待中国的“专家”不知道强了多少

@西领虎2020:他们只是蹲在非生产性的"数字土地"上,利用先发优势来获取强大的网络效应。一一可以说在收"网租"

@江波财经:“互联网巨头的利润更多来自租金”,道出了科技互联网行业的本质:吃租。即打击不提高生产力行为,将生产从一种制度搬到另一种上(国家做最先进基建),从而在两种制度的转换中吃制度租建范围设卡养“封建农奴”。于是打掉教育医疗养老房地产四坐大山负作用,全面深度解放生产力!

@一统春秋:“租金理论”的看法已经甩那些只会用意识形态回答中国问题的“专家”几条街了,温铁军和M.Hudson有一个系列视频,讨论过“经济租”对实体的影响,不管是“土地租”“经济租”“金融租”,吃租阶层都不会促进生产力发展

一夜之间,天下大变!

记录下今天晚间四件事(1)外电传美团将被罚款10亿美刀(2)阿里透露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将不再享受优惠税率(3)海淀检察院拟对企鹅提起公益诉讼(4)小潘潘出让soho给黑石的交易被立案审查。

憋国在特殊时期,狂踩刹车,180度大转向,很有魄力啊!

之前有超长稿子,要求财团专注搞高精尖研发,给优惠,不听话的,那就,咳咳咳!

现在的手法很有意思啊。

将过去百般宠溺,随意放肆的民间资本,纳入国家战略轨道,假如不为国家战略产业添砖加瓦,随便你去那里都是死路,全部堵死。

假如去战略产业,随便一个地方混,都有很多的优惠,可以想到,憋国短板的那些行业,任何一个细分的小点,几乎都会有海量的资金涌入。

金融和互联网,必须踩死,同样死的,还有地产,教育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这个角度而言,憋国的理工科大学,将会获得巨大的投资。

理工科技术创业公司,会大量出现。

这也是某些人说的,BOSS是要将憋国打造成为一个超级无敌的德国,所有工业项目,工业产品,要全面掌控,要全面牛逼

这可比之前的2025规划,更有深远的意义,几乎等于内外大动员了!【弓箭手】

 

某场策划多年的特殊战争越了界,某项执行数十年的政策撕破了脸,双方最基础的合作基石没有了,40年来的发展模式只能全面改变了。

不可逆的大决裂就这么发生了。后信息时代工业霸主的对抗,想不波澜壮阔都是不可能的。

我写过一个帖子,“某某把桌子掀了”,就是这个意思。过于直白,过于不和谐,自行删掉了。

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是衍生品。

一切刚刚开始。任何幻想着美帝因为钞票发多了就会自动退出霸主地位的,都是左倾幼稚病。

后工业化时代的大博弈,落子无悔,数以百万计的生命,若干国家民族的命运,在落子瞬间就已注定。但手握棋子的人,掌握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大数据。 我们无意窥见的惊鸿一瞥,借用《Lawrence of Arabia》的一句话,无非是sideshow of sideshow。但sideshow就已经让人激动莫名了。【非驴非马】

 

有魄力!很多互联网巨头想着不是技术创新,而是搞金融、圈钱,应该收拾收拾了。【atchan2003】

这一轮大致主要针对那些非高科技实体性互联网垄断型企业,其中外资牵连太深且与民争利、与国争权、勾连外人、心存不归、不听招呼的应该是这一波的主要对象【热烈欢迎】

外资说到底就是犹太人,是全人类的公敌,是文明的死敌。【宇宙洪荒】

这些互联网巨头,外资介入的太了,看看还有几个是中国控制的,关键是还不听话,只想着捞钱,动摇根基!必须狠狠治理【不容易啊】

从去年酝酿,到今年提出说法,到现在,总算是见到真招了。这一波,打的就是那些得瑟的巨头。丫以为自己想见书记见书记,不见省长就不见省长。还IYW还自以为外国元首见了,国内就得跟着上前三排?美的,一律砍倒。【ymzj_lin】

传统啦,抑制豪强,抑制兼并。明君,不知道下一代还能不能保持【槑】

大卫·戈德曼:打击科技寡头垄断,美国要向中国学习

https://www.guancha.cn/DavidPaulGoldman/2021_08_02_601234.shtml

曾经具有颠覆创新性的科技公司转变为寻租垄断企业,信息技术公司之所以会垄断其实源自技术本身的性质:所谓的网络效应使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发表政治评论和图片的便利场所,一个人人都使用的办公软件供应商,一家巨大的互联网零售市场,等等。但事实上,技术垄断正是源于网络效应,而非源于恶意操纵市场,所以控制市场并不能消除垄断企业滥用权力的可能性。

尽管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信息技术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它们的生产率仍然落后,人们提出了许多猜想来解释背后的原因。一个是IT行业的增长是以牺牲传统零售和广告业务为代价的。另一种观点认为,大型互联网公司行使垄断权力,降低了其他经济部门的盈利能力,因此从其他可能受益于创新的行业抽走了资本。换句话说,美国经济中看起来最具创新性的部门,即IT,实际上抑制了整体经济的创新。

这是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U.S. Congressional Subcommittee on Antitrust)2020年报告的结论:

简单地说,那些曾经是斗志旺盛、处于劣势、打破了垄断现状的初创企业,如今已成为我们之前看到的石油大亨和铁路大亨时代的那种垄断企业。这些公司通常在市场中,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这种地位使他们能够为别人制定一套规则,而自己却遵循另一套,或者建立一种他们自己的私人准监管形式,而这个形式只对自己负责。他们这种对市场产生重要且持久的影响力给我们带来了高昂的代价。这些公司以侵蚀企业家精神、降低美国人的网络隐私、削弱自由和多元化媒体活力的方式发挥着主导作用。其结果是创新减少,消费者的选择减少,民主被削弱。

众议院小组委员会还指出:

新业务形成以及早期创业资金急剧下降。数字经济中的新技术公司数量已经下降,而创业率——初创公司和年轻公司在整个行业中的份额——也在这个市场中显著下降。不出所料,科技创业公司的早期融资也大幅减少。在此期间,创业和创造就业的比率也下降了。创业率——定义为“初创企业和年轻公司的份额”——从1982年的60%降至2011年的38%。

而且,“占主导地位的公司从依赖它进入市场的小公司那里获取经济让步的能力,也可以通过勒索垄断租金来抑制创新,从而减少依赖垄断的公司的利润。”

这些限制政策产生于中国对其技术未来根本不同的看法。与美国将赌注押在股票价格膨胀的资深垄断企业上相比,中国将赌注押在创新上。

美国在十年前就应该做同样的事情。由于美国允许其科技公司变成垄断性的、不受监管的公用事业,所以美国很少数的一些股票价格很高,生产效率却很低。美国的科技公司仍然在创新,但只是在适合它们的地方。它们的垄断大多来自于市场的逻辑,而不是通过一些恶劣的行为获得的,但这仍然造成了损害,而且不仅仅体现在经济方面。例如,Facebook和谷歌占据了所有数字广告收入的70%,这就削弱了美国的独立媒体在接收广告上的竞争力,使其无法获得足够的广告收入。这反过来又加强了那些日益控制和限制政治言论的平台。

针对与之前引用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报告中所指出的问题相当相似的那些问题,中国已经采取了行动,而美国在控制大科技企业方面做得非常少。当然,大科技公司在美国拥有的政治权力远远超过同样的公司在中国拥有的权力。Facebook、亚马逊、苹果、谷歌和微软这五家公司在2020年共花费了6100万美元进行游说,使得美国在这场全球的科技竞争中更处于劣势。

【大卫·戈德曼(David P. Goldman)是《亚洲时报》副总编和专栏作家】

美国放任富豪搞垄断,而中国正相反

迈克尔·赫德森、本·诺顿、布鲁斯门特尔:美国放任富豪搞垄断,而中国正相反

中国对美国的真正“威胁”是,它的发展将挑战美国服务于食利者的制度。

美国的新自由主义金融化政策与中国的工业社会主义。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从未预料到会出现像中国这样的经济体,在中国,国有企业占生产的三分之一;民用经济与战略军事经济的融合是政府的需要;五年经济计划把投资引导到目标部门;一个永远占主导地位的政党任命了三分之一以上的主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并在每个重要的公司建立了党小组;货币价值被管理,公司和个人数据被政府详细收集,用于经济和政治控制;国际贸易随时可能被武器化来用于战略目的。”

中国当然与美国有根本性的不同。中国对互联网金融巨头采取了行动。中国政府表示,只有政府才能保持金融和信贷作为公共事业的状态。

美国则摆脱了政府对许多公共事业的直接所有权和管理权,但电力公司、天然气公司,几乎所有天然产生垄断的公共事业都曾经受到管制。现在这些公共事业已经被解除管制,在过去40年里几乎没有任何监管。

因此,中国将公共事业保持在公共领域,这意味着这些公共事业并不是收取租金的工具。这里的租金是指垄断租金,比如我们在纽约为有线电视服务支付的租金,比如美国人为互联网支付的租金,比如美国人为公共卫生支付的租金,比如美国人为教育支付的租金。

美国是一个租赁经济。一战以来,就有远离工业资本主义的运动,即经济走向金融化,走向金融资本主义,其基础是金融部门和食利部门的合并,主要是FIRE部门——金融、保险和房地产(——还有自然资源垄断部门,银行在那里带头组织信托和组织垄断。

在美国大多数银行信贷的基础是公司的所有权或垄断权。现在,中国并不为这些东西提供贷款。中国人民银行是中央银行,中央银行不为企业收购创造信贷;不为投机创造信贷;不创造靠经济租金和剥削致富的经济。

金融资本主义,比如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眼光是很短浅的;它的时间框架是短期的,最多一个季度或三个月。在这样的时间框架里,人们关心如何能够提高股票价格,以便我们能够在时机成熟时卖出,跳出这条已经在沉没中的船。

他们不关心如何使经济更繁荣;他们不关心如何使劳动者们更快乐,工资更高,或有更好的生活标准,甚至使他们获得长期的养老金。固定的缴费计划已经取代了固定的福利计划。这基本上是剥削制度。

而中国的整个管理系统是中央管理,这是因为需要强大的国家来防止独立的食利者阶级、独立的金融阶级出现,这些阶级一旦出现就将对现代经济做它对拜占庭帝国所做的事情,也会试图做在青铜时代的近东地区做的事情——接管政府。

中国不希望食利者阶层像他们在美国所做的那样,把美国变成一个中央计划经济。我们现在比纳粹德国更像是一个中央计划经济。但中央计划经济的指挥权是在华尔街,在金融系统,而不是在政府。

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开始以来,前1%的人已经赚了一万亿美元。新冠肺炎疫情危机是最好的赚钱机会,这是金融资本主义的大丰收;对于他们来说疫情很美妙,因为他们正在摧毁经济的同时把利益都塞进了自己的腰包。

这场危机真正造成的结果只是加速了美国的两极化趋势——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在财产所有者和租房者之间,以及在消费者和垄断者之间。这些趋势已经被加剧了。

《金融帝国:美国金融霸权的来源和基础》一书讲的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如何成为美国推广对外政策的一个得力助手。即使到现在也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一种倾向,那就是亲债权人的倾向,所以它完全由美国主导,和冷战时的模式差不多。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和中国正在试图建立自己的国际银行。

而美帝国主义更恶毒的左臂右膀,可能也是最致命的“附属机构”,是世界银行。它在前苏联和第三世界国家中通过推动小额货币贷款,大大破坏了这些国家。这些贷款的目的主要是向作为户主的女性提供70%、80%的贷款,然后解散家庭,取消对贷款的赎回权——本质上是利用小额信贷将大量家庭和房产分离,并将其移交给他们的“客户”,即这些国家的寡头集团。

阻止各国生产自己的粮食达到自给自足,使它们依赖美国的粮食出口,这就是世界银行自成立以来的核心目标——打击土地改革。

因此,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一直是世界上最恶毒的支持食利者的反动机构。因此,他们基本上被美国的寡头所引导,成为征服其他国家,阻止他们自给自足的一个武器。

他们想的是,如果你能让这些国家破产,你就可以以某种方式使这些国家发生政变,并借此引入一个愿意让他们的经济依赖美国的附庸寡头政治。而这就是美国自1945年以来的外交政策。

解体化。刚才你提到了美国是如何在掠夺了前苏联、俄罗斯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后,强制推行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这就不只是私有化了,这是解体化了;这是尽可能多、尽可能快地掠夺。

如何用超级帝国主义和您对美国控制国际金融体系的分析来解释比尔·盖茨和盖茨基金会呢?

他为了得到深层政府(译注:deep state,指非经民选,由政府官僚、公务员、军事工业复合体、金融业、财团、情报机构所组成的,为保护其既得利益,幕后真正并实际控制国家的集团)的支持,自愿遵循着深层政府的政策。从本质上讲,帝国主义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技术官僚心态,它的理念在于技术的所有成果都应该是一种垄断租金,由金融部门承担。而比尔·盖茨已经内化了这种心态。

不管是在私营部门还是在国家,一旦内化了寻租者的心态,就会产生超级帝国主义的心态。

类似的心态还包括试图建立一个私有化的垄断企业,以防止医疗保健成为一项免费的公共事业——也就是说,要想享受教育、医疗、交通等所有公共事业的服务,都必须付出代价,而这种代价将包括这些利润——事实上,不管市场将承担多少经济租金、股息、管理费和咨询费,它看起来都像是将军事工业综合体应用到了目前的公共部门之中。

中国人正在不断地改造他们的经济,看看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我认为他们是在一个务实的、应变的基础上运作,这种实用主义并没有让他们非得思考,这到底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他们不以抽象概括的方式思考,而是非常具体地思考,某个产业是否有助于中国的发展?这是我们2025年、2030年及以后的长期总体规划的一部分吗?这与我国经济结构的发展如何衔接,使之更加切合实际?

他们是政治性的,他们是务实的。你真的应该从结构上思考他们在做什么,而不是思考把什么标签,特别是把什么样的西方标签贴在他们身上。

标签没有帮助。实际上必须要考察细节,看看他们是如何处理税收政策,如何处理土地所有权和信贷政策,如何处理农村社区的预算赤字——这些都是他们正在处理的问题。

讨论:中国的有些黑化资本

他懂个屁,他么现在在外面打拼的还不是国企为主力,他以为自己是华为咩【板车】2021-07-28 17:27:12'<无内容>[0]

资本这匹野马是必须套上辔头的,人类驯化野马的过程就是党妈驯化资本的过程,中国的资本在兔子的保护下太自以为是了,放到全球市场上就知道野外丛林的法则了。只要中国的市场循环建立起来,加上外部市场循环的补充,就像吸引野马的精饲料,资本必然被党妈驯化。世界上资本的生存环境及其恶劣,只有花街的资本可以对其他地方的资本予取予夺。中国是唯一独立的资本生存环境、不被花街随意波动的环境,虽然不利于投机资本的兴风作浪,但对产业资本来说,就是洞天福地。【xingxd】

是党管井蝇还是井蝇管党的问题。【DomesticSniper】

中国井蝇,包括资本家,都是内残外忍最喜欢窝里横的货色。【DomesticSniper】

19年谁主政 为何不管【比较健康】

那个要限制公立医院数量给民营医院让路的吹鼓手现在干嘛,被灭了没?【座舱盖】

中国缺乏海盗基因,如家传统和资本主义结合,只能出怂货【手捧窝头菜里没油】

中国资本家第一桶金得来的太容易,没有像欧美资本经历过血与火的淬炼,软弱内卷是胎里的病【奇怪的潜水艇】

白皮资本是海盗资本 是侵略其他地方获得资本历史 我们资本家第一桶是非法mbo国企 获取下岗工人财富 靠货币贬值 资产增值 太容易财富【三溪桥】

他们会不会喊全世界资本家团结起来打倒中国共产党?【金光洞主】

正在进行中,问题是体量太大,推个趔趄都做不到,咋打倒?关键是疫情又捣乱,本来从内部着手挺有希望的【xingxd】

白皮资本是狼,是虎,土鳖资本是猪,乃觉得土鳖资本投向白皮是什么后果?【电动牙刷】

除了 华为 真滴 没多少创造性价值【三溪桥】

中国很多资本都是想一辈子垄断敲骨吸髓赚钱,敢出去打的太少了。【陈家洛】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107/2268.html

本文话题: 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