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党内被利益集团、权势团体、特权阶层所裹挟的人开刀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2-04-07 17:15:59

习近平:向党内被利益集团、权势团体、特权阶层所裹挟的人开刀

《求是》最新一期以“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埋头苦干、勇毅前行”为题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2021年11月11日在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讲话富于理论含量,尤其是在关于历史经验的重要性、历史自信与历史清醒问题上的新认识、新论断值得重视。

习近平指出,保持党的团结统一,要求全党必须做到对党忠诚。对党忠诚是共产党人必须具备的政治品格,是纯粹的、无条件的,不能打折扣、耍小聪明搞小动作。全党同志特别是领导干部要始终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真正做到忠诚党和人民,忠诚党的理想信念,忠诚党的初心使命,忠诚党的组织,忠诚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断增强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思想自觉、政治自觉、行动自觉。对党忠诚是具体的、实践的,不是空洞的口号,不能只停留在口头表态上,要体现在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的行动上,体现在履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的实效上,体现在日常言行上,自觉做到党中央提倡的坚决响应、党中央决定的坚决照办、党中央禁止的坚决不做,不讲条件、不搞变通,不掉队、不走偏,保证全党上下拧成一股绳,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中国共产党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这既是回击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把我们党同人民分割开来、对立起来的企图,也是提醒全党,在为谁执政、为谁用权、为谁谋利这个根本问题上头脑要特别清醒、立场要特别坚定。这里又提出了一个根本问题。

我们党做到了最难的历经沧桑而初心不改、饱经风霜而本色依旧。我们党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这是我们党敢于自我革命的勇气之源、底气所在。正因为无私,才能本着彻底的唯物主义精神经常检视自身、常思己过,才能摆脱一切利益集团、权势团体、特权阶层的围猎腐蚀,并向党内被这些集团、团体、阶层所裹挟的人开刀。

中央委员会的同志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要保持头脑清醒,对全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廉洁等情况要有客观正确的认识和把握,以正视问题的勇气和刀刃向内的自觉推进党的自我革命。不论什么问题,不论谁出问题,该出手时就出手,对腐败问题尤其要坚决查处,不断清除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不断清除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特别是对那些攫取国家和人民利益、侵蚀党的执政根基、动摇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人,对那些在党内搞政治团伙、小圈子、利益集团的人,要毫不手软、坚决查处!

习近平强调,我们要居安思危,时刻警惕我们这个百年大党会不会变得老态龙钟、疾病缠身。对党的历史上走过的弯路、经历的曲折不能健忘失忆,对中外政治史上那些安于现状、死于安乐的深刻教训不能健忘失忆;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不能反应迟钝,处理动作慢腾腾、软绵绵,最终人亡政息!有这样的历史清醒,就能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以伟大社会革命促进伟大自我革命,确保党在新时代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坚强领导核心。

 

 

深圳与上海,民族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

欧洲金靴 2022-04-09 https://mp.weixin.qq.com/s/SaWaZsHipDA6Jt7sHVi01A

民族资产阶级是有一定改造为工人阶级的可能性的,但是买办资产阶级的这种可能性,从历史上看是虚羸的。

他们在上海滩兴风作浪的时间甚至长于党的生命,一百多年来,他们把持的上海从来就是“世界的上海”,在城市内核的层面上脱离于中国。

从身居高位的共存派疾控官员,到充当西方抗疫价值观鼓吹手和天价西洋药带货人的网红医生——他们两年来一直在尝试拖中国下水、尝试把躺平论从上海刮向全国,并裹挟沪上百姓的伪民意,倒逼全国、逼宫中央。

疫情观感与防控疫情都只是表象,真正内核的是一座城市的意识形态认知,这在公共灾难面前是藏不住的。

有的地方不惜一切代价保卫人民,这个代价可以是城市;有的地方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城市,这个代价可以是人民。

从成都到杭州,从海宁到合肥,可以看到一个事实:沪内沪外里应外合,有人正在将本轮上海疫情强行外释到全国、强行将中国拉入“沦陷的世界”……

在那个“沦陷的世界”里,两年时间内,西方世界的首脑们、顶层财阀团体们,通过印钱放水顺利地在躺平共存的环境里收割金元,牺牲的代价则是超过六百万的死亡人口,且几乎全部是非白人族群和中低收入人群。

老弱病残穷的尸体在堆积,顶层犹太集团的财富也在疫情中堆积。

通过疫情,他们顺利地完成了“低端劳动力剥离”,减轻了财政社保压力,又“净化”了白人族裔,同时更深度地服务了金融化的产业格局(鼓吹“制造业回流”的特朗普早已被他们搞下台了)。

仅去年,全球5.1万人加入了“超级富豪”的行列,根据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的数据,资产超过三千万美元的超高净值个人数量在2021年增长9.3%,超过六十万人;英国的超级富豪人数增加11%,逾两万人;美国的超级富豪人数增长了13%,逾二十万人。

当时间来到2022年即疫情的第三年,逐渐割不动肉、放不动水的他们,不得不把目光和触角投向“世界疫情孤岛”——中国。

让上海爆炸,就是倒逼中国放弃清零政策最重的拳。

请注意,我一直说的是“上海买办资产阶级”,不是“上海人民”。

沪上的买办们同样是上海老百姓的敌人,甚至上海人是先于全国人民第一个被他们伤害的地域群体。

所以我也一直强调上海人不可以歧视全国人,全国人也不可以“反向歧视”上海人。

要搞明白我们的共同敌人是谁,我们的阶级性是一致的。

通过战争、通过一场公共灾难,理应让我们更加团结。

严格来说,上海的买办资产阶级也没多少是上海本地人,“是哪里人”这个问题之于他们根本不重要,上海这座联通中西的国际都市不过是一处供他们寄生和实验的地方罢了。

他们是「世界公民」,不是中国人,也就更不可能是上海人。

他们的背后有政治势力(囊括海内外),有资本团体(包含着一帮虎视眈眈的民营医院和医药财阀),有舆论集团(在新闻方向上与中央处处忤逆),还有一群在都市中寻找「伪身份认同」的小布尔乔亚帮他们摇旗呐喊——他们共同组成了表象上、台面上的「共存派」。

几近一百年前,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有过鲜明评价:“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是极端反革命的,他们完全是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其生存和发展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这些阶级代表中国最落后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阻碍中国生产力的发展。他们和中国革命的目的完全不相容。特别是大地主阶级和大买办阶级,他们始终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是极端的反革命派。”

 

 

1956年11月15日,毛主席曾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

“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

“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2204/2372.html

本文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