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在强制计生一胎化问题上的表态

作者:鼎盛网友 来处:鼎盛中华军事论坛 点击:2015-05-11 20:23:08

1979年10月15日,邓小平会见英国客人时说:“人口问题是一个重要问题。现在,我们正在把计划生育、降低人口增长率作为一个战略任务。我们提倡一对夫妇生一个孩子。凡是保证只生一个孩子的,我们给予物质奖励。”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第567-568页。

1979年4月5日,李先念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讲话中说:“我们一定要认真做好思想教育工作,订出切实有效的办法,包括法律的和经济的办法,鼓励一对夫妇最好只生一个孩子。” 李先念:《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133页。

1979年6月1日,陈云对上海市负责人谈话说:“先念同志对我说,实行‘最好一个,最多两个’。我说再强硬些,明确规定‘只准一个’。准备人家骂断子绝孙。不这样,将来不得了。”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陈云年谱》(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第246页;《陈云传》(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1595页;《关于经济问题》,《陈云文选》第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第460页。(信源

附录:计生的问题,是哲学观科学观出了问题——当初的计生真的科学吗?

一胎计生的来源是这样的:80年代一打开国门,宋建去美国,看了罗马俱乐部写的书(现在年轻人知道罗马俱乐部否?)。于是回来呼吁高层要搞计生,至于要生多少,是让学生田雪原去算的。根據田雪原計算,為了在2000年控制人口在12億,那麼每對夫婦只能生育1.7個孩子[6]。於是,1.7個孩子就成了政策制定者的夢靨。1.7意味著有的人可以生育兩個,有的人只能生育一個,到底誰能生兩個,誰只能生一個?

在中國,這種難題只有一個解決方案:宁左勿右。 二代做事一向简单粗暴。

当然宋健,田雪原当年他们提出: 实行 一胎化政策后 “不会出现老年化,不会出现劳动力短缺,不会出现男人多于女人”,

1981年宋健从食品和淡水角度估算了百年后中国适度人口数量,结果表明,如果生育2个孩子,我们整个民族将一直处于不良式供应状态。如果在100年左右时间内,我们饮食水平要达到美国和法国目前水平,中国理想人口数量应在6.8亿以下。从淡水资源看,中国的水资源最多只能养育6.5亿人。同年田雪原等也得出中国最适人口应该在7亿以内的结论。(陈卫/孟向京《中国人口容量与适度人口问题研究》

宋健在光明日报撰文说:

“我们绝不应该保持前两年每个育龄妇女平均生2.3个孩子的生育水平。为使我国人口将来不再有大幅度增长,应该在今后30到40年的时期内大力提倡每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这是为了纠正我们过去在人口政策上所出现的错误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根据我国当前的实际情况权衡利弊而作出的最优选择。”“英国生态学家根据英国本土的资源推算,现在5600万人太多,应该逐步降到3000万人,即减少46%;荷兰科学家研究的结果是现在的1350万人口已经超过了4万平方公里上的生态系统所能负担的限度,应该在今后150年内降到500万,即减少63%。”(宋健:《从现代科学看人口问题》

大时间跨度定具体人口数量,实际上是伪科学。去设计百年之后具体指标,自以为科学,实为科盲!

举个例子,大家很好理解:百年之前,光绪年间的人搞计划生育,应该定今天的人口数量是多少?他知道今天的社会经济科技生活形态吗?知道今天的工作形态和数量吗?在百年之后的人眼里 ,你是石器时代的人,你好意思定别人的具体数据!国家的发展规划,也不敢给百年之后定具体指标,几十年后也不敢定具体指标,只敢说几十年后达到富裕生活。去设计百年之后具体指标,名为科学,实为科盲!但是计生人士意识不到这点,以为自己最科学,自己是在大义操刀拯救大家, 极左行为很多都是这样产生的。

而且,经济发展后生育率就会下降,在80年代,国际上已经意识到了。 根本不能靠简单线性外推就说2000有14亿人,2020有20亿人,2050有40亿人。但是宋健自称控制专家,就是这样控制复杂系统的。 计生委长期宣传少生4亿人来邀功,也是简单线性外推,实际上根本不可能。 漠视社会发展对生育影响的规律,简单机械手段调控复杂系统,科学性体现在哪里?

时间到了2015年,中国两位退休高官宋健与彭佩云都在就独生子女政策游说新一届领导层,但彼此意见相左,这表明中国领导层内部在此事上的分歧,而内部分歧阻碍了这一关键领域的改革进程。与许多学者一样,彭佩云认为目前是该放宽独生子女政策的时候了。不到一年前,在北京的一个学术会议上,彭佩云首次公开表明她对该政策的看法已经改变。宋健则持相反观点,他认为中国资源有限,必须保持低生育率来保持经济发展,否则中国人口将猛增,引发粮食和其他资源短缺。

在2010年 ,中央开始调研单独二胎, 参与“单独二孩”政策调研的人士透露,政策出台前,决策层做了大量调研。其间,一份由20多名国内人口学者编纂的《中国人口发展报告2011/2012:人口形势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对决策起了关键作用。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指出:如果2012 年立即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将导致妇女累积生育能量的 突然性释放,出生人口和妇女时期生育水平出现剧烈波动,年度出生人口峰值最高可达4995 万,这一时期总和生育率峰值可达4.5 左右。翟振武和陈卫的《 1990年代中国生育水平研究》 通过数据游戏论证现在总和生育率在1.8左右,是计生委的救命稻草,为推迟二胎放开起了很大作用。

今天看来,翟振武和宋健实际上是哲学观的问题,毕竟人口负担论非常逻辑自洽--------问题是人造成的,消灭问题就是消灭人。很难走出来。 至于辨证看待人口经济社会科技的发展,他们智商就偷懒了。实际上很多计生工作人员也很难走出来,计生前副主任王培安今年还在两会上说人还是少点好。翟振武宋健他们其实不是故意的,也许他们觉得自己做的很正义,能够拖延政策是为自己理念做奉献。 这和note教类似了,只要逻辑自洽,出不来的。本贴由【parasavo】于2019-09-10发表。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5/169.html

继续阅读: 邓小平 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