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杂志抹黑攻击刘慈欣,西方媒体再秀下限

作者: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8-29 20:45:41

刘慈欣2019年六月接受米国杂志《纽约客》采访(作者为:Jiayang Fan)。下面这一段是重点,记者特意把刘慈欣灌醉了试图套话。所以我们长期认为,白皮主流媒体,都是西方资本规训后的顺服工具,必然带有对炎黄文明天然的恶感,这些媒体必然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扭曲、攻击,就像当年汉奸媒体南方系用其惯用的媒体写作手法攻击中国一样。尤其要注意字里行间频繁出现的小引导,不注意这些西方宣传细节手法,就容易被骗。

饭桌上,刘的态度稍稍放松了一些。酒精暖和了他,四川胡椒子的热辣好像把他从一贯的沉默中拉了出来。我决心将对话往政治的方向带一带,那正是他想要避免的话题。我发现他的观点坚定明确。比如声名狼藉的一胎政策,他说非如此不可:“不然国家怎么应付暴涨的人口呢?”我争辩人口暴涨正是前一项政策的结果:50年代,党宣布“人多力量大”,鼓励生育,但他并未理会。他同样抱有实用观点的是富有争议的丧葬改革法――政府推行火化,但中国传统数千年来讲究“叶落归根”。(有报道称,一些老人为在禁令生效前土葬,不惜自杀。)刘说:“如果地下到处是死人,那庄稼种在哪里呢?形势变了,人的习惯也该跟着调整。”

当我说起和平教回鹘被大量关押之事(在西域,有近百万回鹘在接受改造),他抬出了官办媒体常见的说辞:“你情愿看到他们发动恐怖袭击,在火车站和学校持刀砍人?无论如何,政府在帮他们改善经济,脱离贫穷。”这回答和政府的宣传口径如出一辙,我不由问他可曾想过自己可能被洗了脑?“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他厌烦而明确地说道,“还有没有个人自由和自治?”他叹息一声,似乎被头脑中的辩论搞得不胜疲惫,“但那不是中国人关心的问题。普通人关心的是医疗费、房价、孩子的教育。不是民主。” 

我看着他,端详他的面庞。他眨眨眼,继续说道:“国家只要稍微放松,就会产生可怕后果。”我记得三部曲快结束时有一段,三体人即将殖民地球,将全人类禁闭在了澳大利亚。

 “人类移居后,社会发生了深刻转变。人们意识到,在这块拥挤且食物短缺的大陆,民主比专制更可怕。现在人人渴求秩序,还有一个强大的政府……渐渐地,移居者的社会开始屈从于极权主义的诱惑,就像一块湖面陷入了寒潮。”

刘闭目良久,然后静静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谈论这些事情。说实话,你不会真正明白的。”他说着指向周围,“你在美国住了很久,快三十年了吧?”言下之意很明白:多年在西方生活,我才是被洗脑的那个。在那一刻,在刘的心中,我,这个怀着僵化道德感的人,如同外星人般疏远。

刘向我讲解:现在这个政权,对今天的中国是最合适的,因为要换掉它,就会招来混乱。“如果中国转型成民主国家,将是人间地狱。”他说,“我明天就撤走,搬到美国或欧洲,或者――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讽刺的是,他设想的都是民主国家,但这一点他似乎并未注意。他接着说道:“现实就是如此:如果明天由你当中国主席,你会发现只有照着现在这位做,别无办法。”

稍后我们会介绍西方媒体如何扭曲、抹黑华人米国留学生微信公众号,明白白皮猪那种丑样。详见炎黄之家文章:《纽约客》断章取义妖魔化北美留学生日报——教科书般演练西方媒体如何下套做歪曲报道

 

网友评论:

  • 跟大刘这等级作家抖机灵不是找不自在么,你那点玩意人都琢磨多少年了。
  • 白皮其实就是典型的一神教思维,我的神是唯一正确的,不信我的神,就是异教徒,就该死,本质和绿绿没区别。
  • 10亿以上人口级别管理,西方懂个屁也没管理办法传承,只有中国无数试错沉淀出的制度。按西方那套就一个印度,实际上99%人口生活就是灾难,也没改善的希望。别说了印度了,美国佬自己都搞得一塌糊涂,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现金,更不要说治安,吸毒那些问题了
  • 大刘和我们大部分人一样嘛,碰到这种话题有些无奈。你高兴就好,你洗我洗大家洗,都洗脑了好不好?老外意识中中国人可能都是没想法的机械人。。而这些黄皮香蕉们以有这样的认识为荣。。因为从精神上他们白了。
  • 这种记者不要脸的地方在于,即使按照他自己说的价值观,他也是在干一件意图落井下石不道德的事,但是他就能用高高在上的口吻得意洋洋的说出来。油管上一个比较有知名度的国内女的和WSJ等几个媒体在网上开撕就是这个原因,那几个媒体明明知道乱写会对人家实际生活有影响,但是在采访报道里歪曲人家说的话,变成攻击ZF的言论。还别说,川普把FakeNews这个词搞的还挺深入人心的。
  • 文化就这样,发展和壮大证明了现行权力制度和社会结构的有效性和一定层度的合理性,这么大体量,人口习惯差异巨大,好不容易产生了公约数,没必要主动去改变。而人类社会的变革,也鲜有在生产力飞跃之前就有先知引导变革,从而成功的例子。且这些例子都是模仿或学习了先进先变革国家的历史经验,同时,几乎必然经历巨大的底层痛苦。变革可以慢一点,小范围试验,正如近几十年来的演化。同时有一些需要注意,后面的路,没有前人他国的足够经验,只能自己去试探。则更加要避免冒进
  • 这就是"哲学的矛盾"。现在问题是,我们能理解他们,但是他们不理解不接受我们。也体现出我们的文化的包容性--文化自信也建立与此。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8/1394.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