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回族拉面黑帮敲诈勒索公安派出所两年

作者:微博网友等 来处:微博 点击:2019-01-12 12:59:56

回族拉面黑帮多次敲诈河南郑州地方派出所和个人,在两年后,因不堪忍受骚扰和敲诈,公安部门果断拿起了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横行郑州数年的回族拉面黑帮终于被一网打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欺软怕硬的公安部门居然连续两年对一个回族黑帮卑躬屈膝?更大量出现“派出所被迫协调XXX赔偿马他黑人民币1000元”的敲诈结局,实质就是,公安派出所为虎作伥帮着回族拉面黑帮敲诈汉族人。操他妈的....一声叹息。

延伸阅读:《为什么上海警察面对化隆拉面帮很无奈》、《丰谷川面馆遭清真回族黑社会讹诈关门》、《为啥中国人越来越不待见回族人》、《我羞于与那些篡改历史的所谓回族同胞为伍》、《炎黄专题:警惕回族黑社会》。

郑州法院刑事裁定书:回族拉面黑帮多次敲诈河南郑州地方派出所和个人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3月6日出具一份文书,郑刑二终字第12号刑事裁定书,揭示郑州回族拉面黑帮有多嚣张,真是荒诞时代的荒诞剧。

(原审被告人)马一斯哈克,别名马国虎,男, 1988年1月19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炭市村七社10号。

(原审被告人)王林,别名王虎,男,1982年4月16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闫菜坪村八社17号。

(原审被告人)罗排善,男,1982年1月30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城关镇麻藏村台新社8号。

(原审被告人)马他黑,男,1988年5月27日出生,回族,文盲,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大庄村十一社3号。

(原审被告人)马热苏里,男,1988年7月20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河沿村十三社7至1号。

(原审被告人)王社木苏,男,1980年11月13日出生,回族,初中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闫菜坪村九社9号。

(原审被告人)马么力克,别名马力克,男,1985年10月9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临夏县刁祁乡尕沟村六社11号。

(原审被告人)高若力有,男,1972年7月7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临夏县刁祁乡兰达村十社35号。曾因犯抢劫罪于2003年3月12日被青海省茫崖矿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2006年5月26日刑满释放。

原审被告人马哈三,男,1989年11月10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和政县新营乡炭市村六社2号。

原审被告人高黑麦,男,1986年12月10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程度,农民,住甘肃省临夏县刁祁乡兰达村十社38号。

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马一斯哈克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王林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被告人马哈三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罗排善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马他黑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马热苏里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王社木苏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马么力克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被告人高合力录犯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高若力有犯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高黑麦犯聚众斗殴罪,被告人王哎有卜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于2011年8月13日作出(2011)开刑初字第29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马一斯哈克、王林、罗排善、马他黑、马热苏里、王社木苏、马么力克、高若力有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自2009年以来,被告人马一斯哈克、王林为获取经济利益,组织被告人马哈三、罗排善、马他黑、马热苏里、王社木苏、马么力克等在郑州经营拉面的回族人员成立了兰州拉面协会。马一斯哈克、王林作为协会的领导者,要求加入协会的成员交纳一百元会费,当协会成员经营的兰州拉面馆和他人发生矛盾后,由二人带领或指使组织成员出面解决,并对不服从命令和通知未到的组织成员给予罚款,由此,形成了较稳定的组织。

马一斯哈克、王林领导该组织通过采取暴力、威胁、围堵等手段,先后在郑州市郑东新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惠济区、金水区一带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等违法犯罪活动,肆意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马哈三、罗排善、马他黑积极参与,马热苏里、王社木苏、马么力克作为一般成员参加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他们以挑起民族矛盾为借口,对抗政府管理,阻挠政府依法行政,多次聚众围堵、冲击国家机关,进而以索要赔偿及解决民族问题为幌子,强行向受害人或有关单位索要钱款,获取非法经济利益,其中一部分留存,并在此基础上重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给相关单位和群众形成了极强的心理威慑,严重扰乱了该区域正常的社会生活和经济秩序。

二、聚众斗殴

2011年3月6日11时许,被告人高合力录因其经营的拉面馆离撒拉族人所开拉面馆较近,与对方多次协商未果担心被砸,即购买木棍并纠集被告人高若力有、马么力克、马一斯哈克、王林、马哈三、马热苏里、王哎有卜等人过来帮忙。当日中午,双方各纠集30余人手持棍棒、砖头争执不休,准备械斗,后经民警调解双方离开。当日晚11时50分许,张胡才伙同韩乙地日、韩乙四么力、韩亥比卜、韩才力木、韩哈入尼、韩而乙布、韩四力哈、韩亥子日等40余人手持棍棒、砖头等器械将高合力录经营的拉面馆(位于郑东新区通泰路宏昌街)门头、桌椅等物品砸毁,并将高合力录的左肩膀、马么力克的腿部和肩膀打伤。高合力录等人不顾民警的极力劝阻,伙同高若力有、马么力克、马一斯哈克、王林、马哈三、马热苏里、王哎有卜等30余人手持棍棒、砖头将韩乙四么力开的兰州拉面馆(位于宏图街十里铺街)玻璃门砸烂、部分店内物品砸毁。经鉴定,被损毁物品价值人民币1904元。

三、聚众冲击国家机关

1、2009年12月5日13时许,贾河村村民孟祥增、张一某、孟铁棍在郑州市惠济区开元路三全食品厂对面马肖龙(另案处理)经营的兰州拉面馆就餐时,因上饭较慢与店内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后被马肖龙等人殴打。郑州市公安局惠济分局新城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到达现场处理,当民警正在进行询问时,被告人马一斯哈克不听民警劝阻对张一某进行殴打,后民警将马一斯哈克、张一某等人带回派出所处理。当日14时许,马肖龙带人冲进新城派出所值班大厅,并打电话继续纠集人员。15时许,被告人王林纠集被告人罗排善、马他黑、马么力克等二十余人将该所大门跺坏后冲进派出所,将派出所内茶几、桌子、烟灰缸、天花板砸碎,并将正接受询问的马肖龙及马一斯哈克抢走,当民警劝阻时,又对民警推搡辱骂,马肖龙将民警刘豪脸部跺伤,马一斯哈克、王林、罗排善、马他黑等人对巡防队员进行殴打,致贾利文面部受伤,杨磊腹部等多处受伤,并将张某衣服脱掉后追打,致张某腰部等多处受伤,还迫使民警将张某用手铐铐到栏杆上。其他民警陆续到达后,马一斯哈克、王林、罗排善、马他黑等人又在派出所院内和民警对峙至次日凌晨1时许,至马一斯哈克等人强行向新城派出所索要人民币6000元后离开。

2、2010年12月5日20时许,在被告人马热苏里经营的兰州拉面馆(位于郑东新区五洲小区)就餐的于某、刘延伟因琐事发生厮打,后民警将涉案人员传唤至中队处理。21时许,马热苏里以店内物品被损坏为由,纠集十余人冲进郑州市公安局郑东第一分局治安管理服务大队四中队值班大厅,无理吵闹,扰乱办公秩序,并以纠集人员到中队闹事相要挟要求赔偿损失2万元,直至凌晨2时许离开。次日15时许,马热苏里伙同被告人马一斯哈克、马哈三、马他黑、王社木苏等二十余人,多次冲进四中队大厅起哄闹事,致使该中队接处警、户籍管理工作无法进行,办公秩序严重混乱。迫于威胁,于某一方赔偿马热苏里人民币8000元

3、2010年12月10日,在王尔洒经营的拉面馆(位于郑州市金水区沙门村)就餐的孙红霞等人因琐事与王尔洒发生纠纷,并将王尔洒打伤,后王义文(王尔洒的儿子)用刀将程某肩部砍伤,程伤后到煤炭医院治疗,王义文伙同被告人王林、马一斯哈克、马哈三等人到煤炭医院对程某殴打,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柳林派出所民警出警后将程某带至杨君刘警务室,王林又带领二、三十人连续两天围堵杨君刘警务室,阻挠民警正常办公,还多次冲进警务室推搡、辱骂民警,要求必须在警务室处理问题,不能拘留王义文,并赔偿王义文人民币6万元,否则将有更多的回民围堵警务室。后派出所被迫协调程某赔偿王义文人民币3万元

4、2010年8月18日18时许,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行政执法局副局长吴某带领于一某等人到被告人王林经营的拉面馆执法时,王林、古丽拒不配合,至20时许因工作无法进行而离去。22时许,王林纠集被告人马一斯哈克、马哈三、罗排善、王社木苏等五十余人以影响其做生意要求赔偿为由,冲进郑州高新技术开发区行政执法局,跺坏门锁冲进房间,将吴某、于一某强行拉至值班室并进行谩骂、推搡,限制人身自由达5个小时,期间,王林等人以控制吴某、于一某人身自由和围堵管委会、到上级机关聚集相威胁,提出索要18万元赔偿款。直至次日凌晨3时许,王林等人向执法局索要人民币7500元后方离开。

5、2011年1月10日13时许,在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秦庄村中街的澳丝兰超市,郭某、秦金波夫妇因被告人王林挂着秦金波的衣服发生纠纷,后双方厮打,和王林一起的被告人马一斯哈克被打伤后,王林、马一斯哈克又纠集他人对郭某、秦金波殴打,致使郭某受伤。民警出警后将秦金波带回郑州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石佛接警点询问,王林、马一斯哈克遂纠集马哈三、马他黑、罗排善、马热苏里、王社木苏等二十余人围堵石佛接警点,王林、马一斯哈克提出必须对其赔偿,并带人将接警点的房门跺开后冲入,企图对正在接受询问的秦金波进行殴打,声称如不答应赔偿要求,将会聚集更多的回民。为平息事端、尽快恢复办公秩序,该接警点被迫协调秦金波赔偿马一斯哈克人民币1.5万元

四、寻衅滋事

1、2010年4月1日中午,在罗红经营的兰州拉面馆(郑州市惠济区东赵村中街),东赵村村民孙和顺、黑建平夫妇等人在此吃饭时,该饭店老板罗小强(另案处理)纠集被告人王林、罗排善等人以孙和顺酒后在饭店门口小便为由,对孙和顺进行殴打,致使孙和顺头部受伤,后经鉴定已构成轻伤。郑州市公安局惠济分局新城派出所在处理此案时,罗小强、王林等人拒不承认。后新城派出所为平息事态,协调东赵村村委会支付孙和顺人民币1000元

2、2010年9月14日,在罗红经营的兰州拉面馆(郑州市惠济区东赵村中街),卞玉超、卞俊龙等五人因结账问题与罗小强等人发生争执,罗小强等人持凳子将卞玉超、卞俊龙打伤。郑州市公安局惠济分局新城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向宋一某了解情况时,被告人马一斯哈克、王林及其纠集的马哈三、罗排善等人用凳子、啤酒瓶对宋一某、宋二某进行殴打,致宋一某头部、宋二某右胳膊受伤。民警要求参与打架的人员到公安机关接受处理时,马一斯哈克、王林、罗小强又打电话纠集四、五十名回民,并买来两捆木棍,以阻挠民警执法。

3、2009年10月份的一天下午,在被告人马他黑经营的拉面馆(位于郑州市金水区马头岗杓袁村),马他黑和汪学朋因装修拉面馆问题发生纠纷,马他黑等人对汪学朋、汪体升等人进行追打,当汪学朋报警被带至派出所询问后,马他黑仍不罢休,伙同被告人王林、马一斯哈克、王社木苏、马热苏里等几十人围堵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马头岗派出所,王林、马他黑带人从派出所一楼冲到二楼,企图在派出所内对汪学朋进行殴打,且要汪学朋赔偿3000元。为平息事端、尽快恢复办公秩序,派出所被迫协调汪学朋赔偿马他黑人民币1000元

4、2010年8月11日17时许,被告人马他黑以吉俊省在其经营的拉面店门口停放的车辆影响生意为由,将车轮胎气放掉并索要5000元。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马头岗派出所民警接吉俊省报警出警后,马他黑纠集被告人王林、王社木苏等人围堵该车5个小时,并向派出所威胁如不赔偿,将会通知更多的老乡前来围堵,到时派出所不好处理,并由王林出面索要赔偿款,后马头岗派出所被迫给王林等人人民币2000元

五、妨害公务

2010年9月15日10时许,因被告人王林经营的拉面馆(位于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瑞达路与化工路交叉口向北)私用煤炉,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石佛办事处执法队李某、陈某等人到该店检查,王林拒不配合,并对李某、陈某追逐、殴打。12时许,王林又纠集马哈三、罗排善、王社木苏等二十余人围堵办事处,以办事处将其物品损坏为由向办事处索要人民币4万元,声称如不赔偿将会继续堵门。 18时许,石佛办事处为防止事态扩大,激化民族矛盾,被迫给王林人民币4万元。

鼎盛网友评论《郑州回族拉面黑帮敲诈勒索郑州公安派出所两年》:

中牟回乱就是李治下时期,网上搜到的竟然相当部分都是绿绿的狡辩文。中牟其实不是回乱,据我听说,是屠回,政府力量再晚来一会儿那村就被灭了,工业国,机械化的灭村,在长期压迫面前爆发出来的我鳖汉民的组织力量和战术决心体现无疑。去他妈逼的全国串联,要是没政府路上挡着,来一批灭一批。

在气愤之余,欣喜的花现:几次冲突在最初人数相当的情况下,回回都被荷兰国郑姆斯特丹淫民打的屁滚尿流,拉了大队人马过来欺负人少才占了上风。郑姆斯特丹回回遍地走,正常纠纷冲突打架经常遇到回回,但是丫们如果抱团闹事,还有回共做靠山,就不好对付了。两脚羊战斗力尚在就好了,69后没有回共压制,直接送回回会骆驼老家。

天下奇闻。五胡乱华,鞑子入主中原的发生这种事不奇怪,汉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居然被少民欺负到这份上。问题在民宗委的后台上,河南省民委有没有被清洗? 别幼稚了,这事是国家以什么民族为主体决定得了的?叙利亚这种逊尼派占80%以上的国家,几十年来什叶派说了算。土鳖这种汉族占90%的国家,那是回共说了算。

他们去冲击海子的话,黄桑会不会赔偿若干万元后了事?

可以光天化日之下讹派出所,我只能说牛逼。

公安帮着邪教徒欺负四等汉。要不是看到实际受害人是汉族老百姓,警察和官老爷只是被牵连,我就选粹地大笑的图标了

马他黑,名字还成。马热苏里,马斯哈克...都他妈啥风气起这等烂名。

李成玉,回族,宁夏海原人。历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河南省副省长、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长(2003.1~2008.4),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现为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马懿,回族,2011.12--2016.05,任河南省郑州市委副书记、市长,2016.05至今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

微博网友评论《郑州回族拉面黑帮敲诈勒索郑州公安派出所两年》:

@全丫头的妈2007:古今对照,何其相似:弟自去年至今,到任以来,地方苦不可言..... 所有在城文武官员,被匪挟制多年,任其使唤,非朝廷之官也。民不敢阻,官不敢办,任从匪意,惨不胜言

@阿晓得啦:尼玛,怂的吊炸天,对普通老百姓就不是这样了

@屯主任:这是把执法机关逼急了,不然还惯着这帮黄皮马瓦里呢。

@:我记得平顶山宝丰县的公安局也被天龙人砸过,领头人张某的家属子弟现在有好几个混迹在平市政府高干!!

@华山老猎手2:怎么觉得这些公安都不如一条狗管用,平时的威风去哪里了?

@汪若博:到派出所收保护费?相声段子成真了!但他妈竟然还收到钱了?!

@善解人衣大王A:官府把他们当大爷供着,没想到畜类不知道感恩[哈哈]

@石头街777:堂堂公安被民族团结压制得如同狗一般跪地求饶,我们汉民还能指望他们来保护?!

@暴走小老虎:哈哈哈,看了案件的详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哎。

@青色蜉蝣:@平安郑州,这是真的吗,你们是怎么做到被袭警还要给犯罪分子赔钱的?你们真的有执法能力那吗,还是执法只针对汉族?

@胡之大者:带着少民光环就肆无忌惮的讹诈打杂国家专政机关,法律的耻辱。

@天堂花车36950:看看判的这些人起的不中不洋滴孬种名字,人家信基督教的也没起个玛利亚,野结衣,法克油什么的[允悲]

@ Newbee大福: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将来若有一天矛盾激化的时候,不要指望国家暴力机关能保护我们

@打呼噜的可爱:#中国# 你怎么能指望公检法&警察给你这种屁民撑腰壮胆?呵呵,公检法&警察见了绿大爷以后,腰就折断了。社会主义铁拳只是伺候守法屁民的

@送于鬼神听:国有企业被干掉,基层全部原子化。方腊怎么起来的,看看现在就知道

@ 羊羽子的美好生活:官怂怂一片的典型,根子在那些官身上

@ 采彡虫工oO:依法治国像放屁一样

@西门三叔:头戴白帽的黑涩会,赤裸裸的种族侵入

@不左不右的走着:回回就是中国最大的黑社会,中国民宗局是他们的最可耻的保护伞,变态的民宗政策必须改

@坦率的天真B:河南和郑州被驴教省长治理的不错嘛?哈哈哈。。。//@kdjso:好牛逼啊,堂堂的公安执法机关居然多年被几个小学文化水平的回回当孙子一样耍的屁都不敢放,真乃奇闻!

@飞行的我耳机里:真够耻辱的,说没有保护伞我是不信的

@中年人5776:河南省政府部门的两面人太多啦。应该动动了,不然这几个口口不会那么嚣张。

@华夏近卫军:这就是发生在河南,著名的派出所给宗教拉面黑帮交保护费事件。

@自己的小号啦啦啦啦:怎么说人家也是见官自动大一级,代大地治者[允悲][允悲][允悲][允悲][允悲],不抽政府脸,抽谁的脸,哈哈哈哈哈。。

@梦中我是天神:派出所自己对歹徒下跪,谁也帮不了他们

@一见哈喇誓不再买:马他黑、马一斯哈克、王林等黑帮份子居然把当地警力多次按在地上摩擦还勒索到钱财

@ 湍河人_:你把他们当人对待,人家把你当敌人和待宰杀的两脚羊…畜牲不如的东西只有用钢鞭刺刀机枪焚尸炉才能有效果…

@g5y678:奇闻!河南警 方给极端宗教分子交保护费!不交就砸派出所!这种案子居然9年之后才得到处理

@李辰辰61573:黑不敢治,绿不能治,只能治汉?有本事

@有熊国民:黑色幽默,红色官府怕绿色宗教//@有猫低调路过:公安部门在忍无可忍后,被迫对回族黑帮拿起法律武器,何其幽默。[doge]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1/1122.html

继续阅读: 警察 回族